閱讀歷史 |

0516 我有我的辦法(1 / 2)

加入書籤

本特利的市長和林奇一起從通道裡走出來的時候,整個球場都是歡快的笑聲,他其實聽到了外麵的聲音,解說的那些在他看來有點刻薄的話他都聽見了,還有最後那個屁。

不過他沒有表現出任何的不快,反而也樂嗬嗬的笑著,涵養和高度決定了一個人是否有廣闊的胸懷,作為一名市長,他沒有必要和幾名解說員鬥氣。

如果他真的會因為這些有點刻薄,還算不上惡毒的調侃生氣以至於他想要做點什麼,他的高度可能也就這樣了,並且很快他就會退休,因為高血壓。

長時間的生氣會讓人血壓不斷的升高,最終成為困擾一生的問題。

解說一:“他旁邊的那個年輕人是誰,他的孩子或者他的侄子之類的?”

解說三:“好像是林奇,你知道,青年領袖,今年的媒體很喜歡報道和他有關係的消息。”

解說二突然插了一句,“因為他也很有錢,有錢人總是有辦法讓你覺得他說的對……”,他說著頓了頓,“這個話題很沉重,我都快忘記我其實和他們應該是一夥的才對,我們收錢了對嗎,夥計們。”

及時的救場和自黑把稍微有點錯位的趨勢又拉回了回來,解說室中另外兩個人鬆了一口氣,他們中的一個人差點把這件事搞砸了。

作為一名聯邦人,大家都很清楚,這個世界上你可以得罪任何人,包括總統,你可以指著他的鼻子說他是一個沒有什麼能力的蠢蛋,法官不會因為你說了真話就把你抓起來。

但如果你敢誹謗乃至於誣陷那些資本家,有錢人,他們不經意間的歪歪嘴,就能夠讓一群律師陪你玩一場叫做“大家來找茬”的遊戲。

即使是停車時車輪稍微歪了一點,也能被這些人告上法庭,雖然大多數案子要勝訴並不難,可一筆筆昂貴的律師費足以拖垮任何人。

把矛頭瞄準林奇是很錯誤的做法,更何況他現在人氣也很高,媒體是不太可能隨便的把“青年領袖”這樣的稱呼頒發給某些人,就算林奇給了他們不少錢,他也要做出差不多的事情才行。

好在解說二及時的醒悟過來了,林奇不是他可以隨便口嗨的那種對象,政客就算是為了形象也不會收拾他們,可資本家們無所謂。

他救場之後,看向了解說三,“我記得你學過口語,我沒記錯吧!”

一些球場內的老球迷的哄笑聲頓時變得更大聲了,以至於很多人都茫然的看著那些哈哈大笑的人,抓不住他們好笑的笑點。

其實這件事隻有真正的球迷才知道,任何對抗類體育運動都會明顯的凸顯出對立的雙方,橄欖球這種強烈衝撞的運動也是,所以大家經常能看見球員在球場上說話,可沒有人知道他們在說什麼。

為了達到更好的解說和娛樂效果,解說三學習了唇語,然後運用到實際中。

一開始那些球員們並不清楚這個,他們肆無忌憚的在球場上說臟話,然後解說三會毫不留情的翻譯過來,配合一個看似正兒八經的解說員一和一個尖酸刻薄但也很有趣的解說二,解說的娛樂效果直接拉滿。

據說職業橄欖球聯盟和聯運會還給他們頒發了一個什麼獎章,以感謝他們為淨化球場上的不文明現象做出了卓越的貢獻——自從解說三掌握了唇語的技巧之後,大家說臟話的機會少了很多,這也算是另外一種收獲吧。

解說三知道這是找機會打岔,借由他讀取林奇的唇語看似給大家“解密”,實際上是天然的把他們自己擺放在了林奇的立場上。

這就像是兩個人麵對麵的說話,其中一個人說“xxx你是個傻嗶!”,正在圍觀的人也重複了一句,那麼這個第三方實際上已經站在了說話人的立場上。

這是一種很適合現在局麵的混淆立場的方式,解說三也很聰明,他幾乎一瞬間就明白了對方的意思,“當然,林奇先生正在說‘我聽說你免費贈送了不少球票’”

現場的場控也非常的給力,一個特寫給了本利特的市長,市長臉上先是有了片刻的茫然,然後笑著擺了擺手,邀請林奇坐下。

球場再次爆發出了劇烈的笑聲,人們這個時候才意識到,身邊有些“不解風情”的觀眾原來都是拿贈票進來的,難怪和傻子一樣坐在那。

解說二鬆了一口氣,他很及時的對解說三豎起了大拇指,並且繼續發揮他的特長,“你應該人工的為這段話說出屏蔽音,嗶嗶嗶那種,你不該說實話!”

解說三很認真的道歉,“對不起,我完事的太快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