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25 節目和刺客(1 / 2)

加入書籤

薇菈下意識的想要拒絕,這種拒絕隻是單純的……拒絕,她考慮到有可能會有一些人注意到在這裡發生的事情,會有一些閒言閒語在社會上社區內傳播開。

有時候人們不得不佩服彆人的嘴碎程度,隻是一件其實很普通的事情,也會在一些“熱心群眾”的傳播下,逐漸偏離了事情的真相。

這就像那個很有名的笑話一樣,一群來自不同地方的士兵進行夜間行軍演練,跑在最前麵的人吩咐了一聲,“不允許使用手電!”

在黑夜中使用手電筒能暴露自己,所以夜間隱秘行軍時是不能有光源的。

最終他們還是暴露了,因為隊伍最後的人肆無忌憚的使用燈光進行照明,當他們的教官詢問那些開著光源趕路的人是怎麼想的,以及問他們為什麼不遵守命令的時候,他們的回答讓人始料不及。

“不許大小便!”

口音,加上主觀意識的臆測和添加油醋很容易就能把“一個帥氣的年輕人在已經離婚的薇菈家裡住了一夜”變成“薇菈不知道從哪找了一個年輕的小白臉,已經姘居在一起!”

以及發展到帶著某種惡意的“據說薇菈依靠出賣身體維持她家裡的開支,想想看,一個女人憑什麼居住在這樣的社區,享受這裡優質的服務,她一定用了肮臟的手段!”

這也是為什麼政治領袖之間的溝通不會通過第三方來傳達,無論他們是否站在對立的立場上,都會通過電話乃至於見麵的原因,以此來保證自己可以明確的理解對方態度和決定。

薇菈擔心很快人們就會傳出她有了“下家”的傳言,這隻是女性保護自己的一種本能,但很快對安全的考慮打消了她的念頭,她默認了林奇的要求。

“我把客房收拾一下……”

林奇點了點頭,然後隨手的打開了電視,看起了晚間節目。

九點半,這是聯邦一天當中最好的時候,以前是因為人們工作的時間比較晚,資本家們會要求人們必須在七點以後才能下班,所以人們回到家裡,吃點東西,收拾一下自己差不多就九點了。

勞累了一天的勞動者們終於有時間放鬆一下,他們會選擇廉價的電視娛樂放鬆自己,所以這個時間段也是收視高峰。

至於現在,可能人們經過一天的頹廢,終於有點精神了,收視人數依舊非常的多。

州電視台正好在播放三賤客的脫口秀節目,這是一檔熱點政治類脫口秀節目,從現場人們的表現來看,三賤客表現的還算不錯。

“……據我所知,你們一直都在從事職業男子橄欖球的解說,為什麼突然想到來上我們的節目了,這是要轉行了嗎?”

隻要錢到位,就沒有什麼搞不定的事情,加上這件事情背後的推動者,節目的主持人滿臉的笑容,一點也沒有那種針鋒相對的感覺。

這隻是一個很普通的問題,彆人突然插隊來上節目,肯定是有原因的,這個時候他們可以稍微擺明一下自己的立場,比如說他們看不慣某些事情,正好發現有這樣一個渠道。

又或是他們想要嘗試新領域的東西,從體育解說人嘗試著轉變成為說話類節目的嘉賓乃至主持人。

可以回答的內容非常非常多,在引發觀眾們興趣的同時,介紹自己,並且闡述立場,這是最基礎的問答了,以前從來都沒有出錯過,但這一次顯然不太一樣。

坐在中間的解說二舉起了手,隻是單單一個動作就讓人覺得有些莫名其妙的可笑,一個大人像是一個孩子在上課那樣舉手,表情認真嚴肅的就像是準備做什麼偉大的事情。

你說不出他什麼地方好笑,但你就是會莫名其妙的覺得好笑,甚至是笑一聲。

“選我,我能回答這個問題!”,他一本正經的要求,主持人隻能點頭。

話筒交給了解說二,他直接朝著主持人的臉來了一炮,“知道我們的人都很清楚,我們很喜歡錢,有人花了錢請我們來點評,而且不介意我們說真話,所以我們就來了。”

主持人滿臉都是挨炮之後留下的空白,她甚至大幅度的改變動作看向了台下的導播,這算不算播出事故?

在直播的過程中談到了“為了錢受邀參加節目”,這是幾乎所有人都在回避的事實,不管那些參加節目的嘉賓是不是真的這麼做了,他們都儘量的回避淡化這個問題。

這會使人感覺他們在節目中的表現更多是因為錢,而不是站在中立的角度上,雖然他們從來都沒有中立過。

可是像三賤客這樣毫不猶豫說出他們是因為錢才來參加節目的嘉賓,這還是第一次,主持人看向導播的意思就是讓他儘快插播廣告什麼的,然後解決一下他們的“台本”問題。

但導播似乎並沒有那麼做,沒有給予主持人任何的回應,主持人不得不繼續麵對著這個地獄級難度的局麵。

她抬了一下眉頭,快速的瞅了一眼手中的提詞卡,然後把它捏成團握在手裡,這玩意沒用了。

憑借著多年的主持經驗,她順著對方的說法說了下去,“那一定是很多錢?”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