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26 為彆人著想(1 / 2)

加入書籤

緩緩打開的門,映出了一個背光的影子,客廳中的燈光能穿透輕薄的薄紗。

薇菈站在門口看著躺在床上已經熟睡的林奇,默默的歎息了一聲。

她睡不著,每當她閉上眼睛的時候總是能夠感受到林奇的呼吸噴在自己臉上時帶來的那種感覺,男性的氣息讓她輾轉反側。

她開始回憶起她和林奇認識的這段時間,以及這段時間裡發生的這些事情。

很神奇的感覺,她必須承認自己對林奇有相當的好感,並且有時候她也很享受那種似乎是很隱秘的**,她喜歡那種感覺。

而今天,林奇帶給她的,則是另外一種感覺,安全感,以及一個真正的男人的感覺。

第一次,薇菈知道了為什麼人們對需求的形容是“渴望”,她有了一種明悟。

她慢慢的走到床邊,她有點失望,又有點慶幸,如果萬一林奇沒有睡著,她現在是很丟臉的。

大半夜,穿著輕薄的睡衣打開了一個“男性”臥室的房間門,這幾乎都已經不是暗示了,就是赤果果的告訴彆人她需要什麼。

此時林奇睡著了,衝動的熱血又冷卻了下來,化作了內心深處的一聲歎息——哎……

她想要摸一摸林奇的臉,就在她伸手即將觸碰到林奇臉頰的那一刻,本應該在熟睡中還露出了一絲笑容的林奇突然間睜開眼睛,他一手抓著薇菈的胳膊,整個人向後一卷,薇菈就被他壓在了身下。

筆尖已經微微刺破了她的皮膚,但她沒有感覺到怎樣的疼痛,黑暗中,她看著林奇,有些莫名的驚喜,還有一些說不上來的東西。

已經褪去的衝動再次燃燒起來,她又感覺到了一陣“渴望”。

門外的光線照射了進來,林奇能看見薇菈的臉,他有些意外,“我以為是你說的那個傭人。”

他說著把鋼筆從薇菈的脖子上挪開,一滴紅裡透著黑的血珠從傷口裡湧出來。

“抱歉,弄傷你了……”,林奇把鋼筆隨手放在了床頭和床墊之間的縫隙裡,他看著薇菈脖子上還有些殘留墨水的傷口,有些失神。

薇菈不是很自在,她有點難為情,她為自己的行為解釋了一下,“我隻是想來看看你是不是習慣……”

下一秒,林奇很溫柔的吻在了傷口上,溫柔的吮吸著,想要把傷口裡的墨水吸出來,他弄錯了對象,所以他得善後,但又沒有什麼好辦法。

可這些對於薇菈來說,卻有一種不同的感覺,在一聲像是徹底放鬆的輕吟之後,一切都變得旖旎起來。

一夜無話

翌日早晨,林奇醒來的時候床上隻有他一個人,他撐了一個懶腰,走進浴室中開始沐浴。

這是一種很不同的享受,一邊淋浴,他一邊有些感慨。

像是佩妮這樣的年輕女孩,她們的相貌,身材或許更出色一些,但這些女孩經常搞砸一些事情,她們在追求自己享受的方麵遠高於一起享受。

薇菈這樣的女性不一樣,她對生活之類的認知超出那些青澀的小姑娘太多,或許這就是“侍奉”這個詞最好的解釋,溫柔如水,讓人流連忘返。

從浴室裡出來,換了一身衣服,正在準備早餐的女傭看見林奇雖然有點小小的意外,但也沒有太過於驚訝。

畢竟林奇是從客房裡出來的,而不是主臥室,這就意味著林奇可能隻是暫時在這裡停留一晚,並且沒有和女主人發生什麼。

女傭心裡對這種短暫借宿的事情見慣不慣,她沒有太注意林奇的相貌,注視這些房子的主人或者主人的客人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她隻是簡單的瞥了一眼,就有了這樣的定論。

林奇的年輕第一時間也很難讓人聯想到一些問題上,可能她覺得林奇有很大可能是薇菈的親戚之類的,比如說弟弟,或者侄子。

早餐很豐盛也,有水果,有蔬菜,有牛奶,有煎火腿,煎培根還有煎雞蛋。

薇菈雇傭的女傭並不是那種普通貨色,普通貨色也進不來高檔社會的服務公司,更不可能為那些社會精英們提供服務。

她有受相關機構認可的烹飪等級證書,這讓她製作的早餐,具備了一定的美觀。

不多時,薇菈也從房間裡出來,女傭和她打招呼的時候愣了一下,兩人都是女性,所以她稍微多看一會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她說了一句自己也意想不到的話,“夫人,您今天的氣色看上去比之前好多了!”

薇菈正在下樓,她愣了一下,在樓梯上停留了片刻,然後才笑著解釋了一下,“我換了新的化妝品,看起來這次我的錢沒有白花。”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