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29 一切都會好的(1 / 2)

加入書籤

一名穿著破洞背心的男人從一張吱吱作響的床上坐了起來,他滿臉的頹廢。

原本應該是淺色的類似絲綢麵料的被套,如今已經變得黑乎乎的,特彆是杯子的兩頭,黑的透亮,膩上了一層黑色的油泥。

每當他自己無法忍受的時候,他就會把被子換一回頭,但現在這種情況對於他來說,換不換的意義不大了。

他撐了一個懶腰,撓了撓腋下發癢的腋毛,緊接著哆嗦了一下,剛離開被窩的時候還不覺得,現在他感覺到了冷。

房間裡其實有暖氣,他和周圍的鄰居共用同一個供熱管道來保證室內的溫度,這也是今年冬天的新舉措。

市長為了避免一些突然變得貧窮的人缺少抗寒經驗凍死在某天早上,所以他們為一部分需要供暖的人提供了公共暖氣服務,隻是它的效果不怎麼好,有時候大半夜的還會停一會。

但這已經不錯了,至少它能夠讓人在睡覺的時候不瑟瑟發抖。

他換上了很久都沒有清洗,散發著濃烈味道的衣服,從狹小的門裡生生擠進了衛生間裡,然後開始清潔自己。

看著鏡子裡的自己,他對自己說,“一切都會好的。”

是的,一切都會好的。

當災難其實已經有預兆的時候,他就是這麼對自己說的,那個時候他還居住在奢華的獨棟別墅中,左右都是不安的傭人,比他年輕了快三十歲的小妻子用崇拜的眼神看著他,似乎他說的一切都是真理。

當災難真正發生的時候,他也是這麼說的,一切都會好的。

那個時候他遣散了家中所有的傭人,他沒辦法繼續揮霍手裡不多的現金,去支付那些昂貴的薪水。

比他小快三十歲的妻子有些疑神疑鬼的看著他,似乎不太確定他到底是在說真話,還是在欺騙自己。

當災難發生了一段時間之後,他還是這麼說的,一切都會好的。

他的別墅被銀行收回,他被銀行的人趕出了自己的家,比他小了快三十歲的妻子幾乎沒有給他任何準備的把他告上了法庭,起訴離婚,理由是他無法在性生活上給予她足夠的滿足。

最終他沒有和那個比他小了三十多歲,無數個夜晚都在稱讚他很“厲害”的小妻子對薄公堂,因為他請不起律師,那隻會讓自己的情況雪上加霜。

他被奪走了幾乎手中的一切,好在他還有這樣一個小房子,是政府用來安置他的,這還是他托人找了關係才有資格住進來的。

除了一個工廠和一大堆已經生產出來,卻沒有人願意支付費用的訂單尾貨,他一無所有!

此時的他,每天起來對著鏡子,都一如既往的會說那句話,“一切都會好的!”

他堅信這一點,報紙上不是說了嗎,聯邦已經尋找到了重振經濟的方法,聯邦和納加利爾的聯合開發工作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巨大進展,幫助彆的國家發展所帶來的紅利足以讓聯邦快速的恢複到經濟衰退之前,這個社會又將會變成美好的人間。

到了那個時候,他又可以住進大房子裡,雇傭數不清的傭人,然後找一個比自己小四十歲的女孩當妻子,每天都要折騰到筋疲力儘才休息。

回過神來的他看著鏡子裡胡子拉碴的自己,用力的點了點頭,“是的,一切,都會好的!”

再次費力的從狹小的門裡擠出去……這種為幾乎不要租金的公寓並不是給人享受生活的,隻是讓人有一個地方能生存下去,所以對空間的壓榨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他走到客廳的窗戶邊,打開窗戶,窗外的冷空氣瞬間湧入,他不得不裹了裹身上的衣服。

透過窗台,窗外明媚的陽光照射進來,即使是在寒冬,也能夠人片刻的溫暖。

他走到一邊的門旁,從地上拾起一份報紙,然後為自己燒了一壺最廉價的咖啡——幾個最廉價的咖啡豆用石頭搗碎,連過濾都不需要過濾直接放進鍋裡煮,這種咖啡其實不能叫咖啡,應該說是煮豆子的水,但這也是他唯一的飲料。

把一小袋從救助站領取的救濟食品隨手放在了煮咖啡的壺裡加熱,鋁製的包裝讓它可以隔著水加熱也不用擔心發生什麼問題。

幾分鐘後,他端著咖啡壺坐在了桌子邊,曬著陽光,品著咖啡,看著最新的報紙,並且把稀粑粑一樣的救濟食品擠進嘴裡。

“你好,喬納森先生……”

走廊裡有人路過他的窗口,和他打了一個招呼,他也微笑著熱烈的回應,“早上好,安德森先生……”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