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32 我們每天都在抗拒和接受(1 / 2)

加入書籤

一下午的時間,林奇就抽空見了三名需要幫助的先生,他也竭儘全力的幫助對方,不過很可惜,有一位六十多歲的先生脾氣非常的不好。

他用“我知道這一切都是你在背後搞鬼”來惡意的揣測林奇先生一切行為的目的,並惡毒無理的用“我就算是下地獄,也不會把我的工廠賣給你”以及“讓你和你的貪婪見鬼去吧”這樣話回絕林奇。

不過好在林奇是一個有仁慈之心的人,他沒有責怪這位老先生,因為不是所有人都能夠在麵對現實的時候,認清現實,並且從於現實。

林奇雖然很想幫助這位老先生,但無奈他手中並沒有充足的資金幫助老先生,隻能說抱歉了,看著他的產業被銀行合法的拍賣……

晚上的時候,林奇去了一趟退伍軍人俱樂部,俱樂部裡又來了一批新的退伍軍人。

陸軍的裁軍計劃一直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在大航海時代,巨艦主張權力的背景下,陸軍的情況有點……淒慘。

同時聯邦剛剛在海戰中打敗了蓋弗拉,為了表明自己是有穩定立場,並且也不會隨意的入侵其他國家,聯邦再次擴大了裁軍計劃。

國防部打算聯合軍方,把目前陸軍的規模縮減到百分之五十,本以為這種計劃會遭到人們的反對,但令人意外的是,不管是國內的人,還是國外的人,都非常支持聯邦政府這樣的做法。

一些國家還在國際社會上高度的稱讚聯邦這樣的做法是“保證了世界未來會持續和平的主張”,這些人的想法林奇很清楚,光有海軍,沒有陸軍,就算他們和聯邦爆發了武裝衝突,就算聯邦的軍艦開到了對方的家門口,也無法進行一場入侵戰爭。

頂多是被他們炮轟一段時間之後,認慫賠點錢就結束了,因為聯邦的陸軍規模根本支撐不起一場大規模的入侵戰爭,他們沒有入侵的潛力,現在不把聯邦舉高高,等他們回過味來重新加強陸軍建設,那全世界才是真正的危險了。

有時候人類的惡意並非來自於主觀——一些社會學家研究過一些案例,在赤手空拳的搶劫案件中,這裡是指那些劫匪,他們沒有攜帶可以輕易奪走彆人生命的武器時,在這樣的搶劫案件裡,故意傷害乃至故意殺人的概率很低,不到百分之二十。

在未遂的案件中還有百分之三十幾劫匪,反被他們想要搶劫的對象暴揍了一頓。

但是在另外一種情況下,比如說劫匪手中拿著匕首、手槍之類可以輕鬆置人於死地的武器時,他們在殺害被害人之前,甚至是作出了殺害被害人的事實時,他們都從來都沒有在主觀的意識上,想要通過剝奪彆人生命的方式來完成這次搶劫行為。

如果用另外一個世界的話來解釋這樣的顯現,那就是“身懷利器,殺心自起”,在人高度緊張的時候,如果出現了某些影響到情緒的事情發生,這些“利器”就為人類提供了一種在他們思考的範圍之外,但的確有效的解決辦法。

所以聯邦的裁軍得到了整個國際社會的一致認可,就連蓋弗拉的皇帝都忍不住發電給聯邦總統,稱他這麼做是“體現聯邦在國際社會中正麵的導向作用”。

至於國內的那些人,他們的支持其實也很容易理解,他們還是害怕打仗,十幾年逃避主義灌輸下讓人們始終畏懼戰爭和死亡,或許在最困難的時候想過要改變這一切。

但等稍微有了一些轉機,他們可能會覺得其實現在也不錯,而且戰爭的確會帶來死亡和悲傷,如果隻是讓孩子們在軍艦上遠遠的開炮就能解決問題,那麼才是最好的選擇。

陸軍裁軍得到了大多數家庭的支持,總統先生似乎也摸清楚了聯邦家庭敏感的神經線。

有時候它很粗壯,有時候又很纖細,隻要找準機會,就要取悅人們並不困難。

在這種情況下,每隔一段時間還是會有一部分陸軍被裁撤,送回兵源地。

好在塞賓市退休軍人俱樂部這邊有林奇的照拂,軍人們不需要擔心工作問題,這也導致了一些消息靈通的約克州退伍軍人在選擇回兵源地的時候,都想要來塞賓市。

“看吧,就是這個人,又要奪走我可愛的士兵!”

費拉勒妻子的父親是一個很活潑外向的人,他帶著幾名剛從部隊退伍的士官正在交談一些事情,看見林奇的時候,忍不住這麼開著玩笑。

滿臉的笑容就不會讓人認為這是什麼惡意的話,加上他主動和林奇打招呼,周圍的士官都意識到了這就是傳說中的“林奇”。

“這次你打算帶走多少人?”,兩人握過手之後,費拉勒妻子的父親直接問道。

林奇也沒有回避,“我的財務官可能遇到了一些麻煩,她發現她的傭人有盜竊的習慣,可她沒有報警,隻是辭退了那名傭人,現在的情況你也知道,我擔心那個被辭退的傭人有可能會報複回來。”

費拉勒妻子的父親點了點頭,他認可了林奇的這個說法,“她?”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