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33 不挑食的男人(1 / 2)

加入書籤

這個社會中充滿了很多暗示,充滿了很多人們不理解,但必須跟著跑的規則。

比如說聯邦的社會保險製度,聯邦的社會保險非常的殘酷,一個人從成年畢業之後,如果無法立刻投入到工作中,並且常年的累繳社會保險到一定的數量,那麼他老了之後就沒有任何依靠。

這使得跳槽、創業或者其他想要改變目前工作狀況的想法充滿了危險,一不小心就會錯失整個人生。

也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下,人們開始變得膽小,即便遇到了某些問題,也隻是象征性的掙紮幾下,連反抗都算不上,加上工人工會的和稀泥,最終人們會妥協。

所有人都妥協,這就不是什麼凸顯的社會現象,加上一些異己者暴斃在人們的麵前,成為典型的反麵教材,勞動者和資本家們之間抗爭的天平就已經開始傾斜了。

但這種規則也延伸出了一部分收益的人,也就是那部分服從規則,願意接受剝削並且效忠剝削者的人。

等他們老了,他們就可以擁有一筆豐厚的養老金,就算什麼也不做,都可以領取相當一部分的養老金生活。

據說,在徹底的事實社會保險製度之前,聯邦還聯合了資本家們做了一個針對工人階級的身體調查情況,結果堪憂,這也才致使了資本家和聯邦政府第一次提出了養老保險製度。

除此之外,資本家的手段還非常的高明。

他們會把工人分成三六九等,給予他們不同的階段性激勵目標,給他們一番他們認為隻要自己努力就能夠觸碰到的目標,給予他們接受剝削壓迫的理由,樹立一些為所謂的榜樣,他們就會認命。

這場可能持續了幾百幾千年的資本與勞動者之間的鬥爭,正在緩緩的落下帷幕。

資本家們坐在被勞動者屍體堆積而成的王座上俯視萬物,而勞動者們,則自覺的為資本家抬高他們的王座,抬的越來越高!

自我價值,人生目標……

每一個看似美好燦爛的詞語的背後實際上都是一個乃至幾個或者更多的暗示,陷阱。

要實現自我價值最好的方式並不是通過向更多的人證明自己能做到什麼,而是告訴所有人,自己正在為某一個層次的資本家服務,這就是一種扭曲的社會現象。

什麼時候,這個勞動者光榮,資本家卑劣的社會已經演變成為了這樣——為大資本家服務才是光榮的,值得炫耀的?

當人們開始以自己為資本家服務為榮,當人們開始崇尚去通過接受剝削者的剝削來實現自我價值。

當人們開始崇尚企業文化,崇尚“維啊提姆”的時候,他們實際上已經成為了整個新資本社會體係中一部分,並且還是維護新資本體係中重要的一員。

想想看,當你打算從被剝削的命運中跳出來,你周圍的人,你的父母,兄弟姐妹,叔叔嬸嬸,所有的朋友都勸你,勸你繼續接受剝削,放棄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你就會發現,其實哪裡還有什麼不可緩和,難以化解的勞資鬥爭?

資本家們用了無數年終於讓人們認為富有就是真理,整個社會也在圍繞著資本家和資本轉圈,他們無可厚非的打贏了這場戰爭!

這就是為什麼,當薇菈聽說兩名女兵是林奇員工就會放心的原因,除非這些女兵不想在這個社會生存下去,不想被社會排斥,那麼她們最好也最需要做的,就是聽從林奇的命令。

向林奇效忠,展現自己的能力,實現自己的價值,然後接受人們的稱讚!

而這,也是為什麼在聯邦社會的企業文化中會有“性支配”這樣的名詞和現象的原因。

人們沒有逃避的勇氣,沒有逃避的能力,在社會價值觀的約束下,他們/她們/它們隻能保持沉默,默默忍受,並告訴自己,一切都會好的(本處和前幾章的喬納森先生每天的自我鼓勵遙相呼應,體現出資本內部鬥爭實際上更加殘酷的事實)。

兩人說著話,薇菈的孩子趁著兩人停下的時候,突然插嘴問了一句,“林奇叔叔,以後你會住在這邊嗎?”

林奇有些好奇的看著他,他儘量讓自己露出可愛的笑容,“我有自己的房間,我也不尿床,我一點也不麻煩!”

孩子的話表達的似乎還不夠清楚,可林奇能夠明白他想要表達的意思,他其實很緊張,緊張的認為如果薇菈會展開一段新的戀情,他很有可能會成為一個負擔。

這一年多時間以來的問題讓這個孩子有超乎他這個年紀的成熟,他看著林奇儘量的表現出自己無害可愛的樣子,他不想被送到其他人的家裡寄宿,或者送到一些寄宿學校去。

薇菈也明白了自己孩子的意思,她伸手握住了孩子的手,“當然不會,林奇叔叔隻是我的好朋友,我們有時候會在一起,但我們不會結婚,你永遠都和我在一起!”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