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38 出使計劃[本章由 醉後不知天在水冠名加更-4/5](1 / 2)

加入書籤

成為政客並不是林奇的追求,倒不是說他覺得政客不好。

政客很好,擁有不同於財富的特權,政客掌握的特權從本質上來說,是要高於財富能創造出的特權的。

但政客的權力並不永恒,比如說總統先生,他隻能在連任一次,連任結束之後必須再等八年才能參加下一次選舉。

在這個過程中,他什麼都不能做,他隻能以“第xx到第xx任總統”的身份活躍在社會上。

的確那個時候總統先生或許還擁有一些權力,但這又有什麼用?

一個說話都沒有人願意聽的老頭子而已,隻有繼任的掌權者需要表現出自己的寬容時,他們才會在提及前任總統的時候不談論他們製定的那些蠢計劃。

但大多數時候,繼任者對前一任都不會那麼的寬容。

否認前任幾乎已經成為了所有政客的習慣性行為,同時政治的權力並不永恒,林奇不喜歡這樣,他不喜歡自己手中掌握著最巔峰的權力之後,又不得不失去它。

加上即便是總統也需要大量的資本家支持,那麼為什麼不選擇做那個永遠“坐莊”的人,而去選擇一任利益的代言人?

也許在這個過程中會有一些腦子不太好的人,會站在資本家的對立麵被另外一些迫切想要打破接階級壁壘的新興資本家推出來,但這個世界,聯邦這個國家,終究都是屬於資本家的,而不是屬於政客們。

這就是林奇拒絕的理由,他可以一輩子都是黑石資本的最大權利支持有者,但他當不了一輩子總統。

特魯曼先生有些遺憾的歎了一口氣,“你可以再考慮考慮,我覺得你很有天分,而且你可以一邊和我們共事,一邊做你的生意。”

林奇聽著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又能夠理解,當一個人非常希望一件事發生的時候,那麼他的思想就會變得幼稚。

“這不可能,特魯曼,你知道的。”

特魯曼先生陷入了沉默當中,林奇說的不可能,是指他一邊從政,一邊做生意。

聯邦並沒有不允許從政者經商的法律,很多政客本身就是具有影響力的資本家,但問題是,一個政客出入高級場所,住著豪宅,開著豪車,來往的都是財團總裁,人們會認為他的生活,他的所有這些,都是他通過努力賺來的嗎?

不,人們不會那麼想,人們會認為他所享受的一切,都是他通過出賣民眾的權力換來的。

這就是為什麼聯邦允許政客經商,那些政客還非要推出自己的代理人的原因,像蘭登市長,像布佩恩的那些基金,都是這樣。

在麵對政客這個問題上,仿佛全世界都通過某種不可思議的方式,統一了觀點——有錢的官員都是壞人,隻有那些貧窮的,連飯都吃不起的官員才是好人。

他們完全不考慮這是否是能力的問題,隻是很粗暴的把這些認為是貪腐的問題。

反倒是這些民眾對於資本家比較寬容,隻要法律沒有說這些資本家是壞的之前,人們會尊重這些有錢人,並且把他們當做目標和榜樣。

用另外一個世界的話來說,就是流水的總統,鐵打的資本。

五十年過去了,幾位或者更多總統都變成了前總統先生,可董事會主席,依舊是主席先生!

“總有一天會改變的!”,特魯曼先生小小的反擊了一下。

林奇也不反對,“我等著那一天!”

兩人對視了一眼,就錯開了彼此的目光,這個話題繼續下去就有點針鋒相對了,這不符合他們目前階段的訴求。

“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特魯曼先生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情緒,重新投入到工作中。

林奇則很輕鬆的回答著,“按照我們之前你定好的計劃行事,另外,蓋弗拉那邊談的怎麼樣了?”

說到蓋弗拉,特魯曼先生的臉上終於多了一些笑容,這個不可一世的目標如今成為了手下敗將,這種感覺好的讓人忘乎所以。

更重要的是,在普雷頓的幫助下,整個聯邦對蓋弗拉的內部運轉有了更加細致的了解,必要的時候還能夠一定程度上影響到大臣們的想法。

“問題不太大,很快我們就能看見成果……”,特魯曼先生稍微詳細的解釋了一下。

在大臣們的勸說下,皇帝的態度已經比以前軟化了很多,雖然現在每次出現在統治者大殿時他都要罵幾句聯邦和總統先生,但總體來說,要不了多久,他就會答應聯邦人提出的一些想法,和聯邦人一起共同開發安美利亞地區。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