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39 善款(1 / 2)

加入書籤

晚一點的時候,林奇來到了沃德裡克先生的家裡,賽維瑞拉聽說他要回聯邦,早早的就預訂了這頓晚餐。

“晚上好,沃德裡克先生,夫人,還有賽維瑞拉!”,林奇站在門外,手中捧著一瓶不錯的紅酒,據說是從一艘大概一百來年前沉沒的商船裡找到的。

一共一百多箱,每一瓶的價格大概在五千到七千塊錢左右,而且還不是那麼的好買。

畢竟聯邦的有錢人太多了,隻要東西沒有問題,是真的不錯,人們不介意花點錢品嘗一下歲月沉澱的味道。

有錢人並非對世界不好奇,有錢人比普通人對世界更加的好奇,隻是有錢人們的好奇很快就能在他們的金錢作用下轉變為認知,而不像是普通人的好奇,有可能一輩子也都隻是好奇。

布佩恩就存在一群專門為了滿足富翁們好奇心而存在的團隊,隻要錢到位,他們甚至能吃一口新鮮的屎,然後詳細的把自己吃屎時的口感,味道等詳細的描述出來,以滿足富翁們對“屎到底是什麼味道”以及“屎的口感如何”的好奇心。

林奇是有錢人中的佼佼者,不需要這些特彆的人幫助他,金彙銀行很快就幫他找到了一個願意出手的收藏者,這也讓林奇能夠在來到布佩恩的第一時間,就拿到這瓶酒。

有錢人的快樂,普通人根本想象不到。

“我以為你會來的更遲一點……”,沃德裡克先生作為家庭中的男主人,他最先和林奇搭話,並從林奇手中接過了他帶來的禮品,瞅了瞅。

“又是這瓶酒……”,沃德裡克先生忍不住笑了起來,他把酒瓶交給了一旁的管家,管家則把它交給了最後的傭人。

傭人會立刻把它打開並且提前放置在餐桌上,隨時準備主人們和客人飲用。

回過頭來的沃德裡克先生和林奇握了握手,說了一句歡迎,然後邀請他進來。

賽維瑞拉想要湊上來,可礙於沃德裡克先生在家庭中的地位和權威性,她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選擇陪伴她的母親。

“這瓶酒不對勁嗎?”,林奇對紅酒沒有太多的認識,他不知道什麼樣的是好的,什麼樣的是壞的,更不清楚那些酒瓶上的細節都代表著什麼。

但沃德裡克先生很顯然對這一切了若指掌,他以為自己買到了一瓶假酒,不過他並不覺得尷尬,這是銀行做的,如果這瓶酒是假的,銀行就要為這件事負責。

好在沃德裡克先生及時的搖了搖頭,讓林奇打算敲銀行一筆的想法落了空,“不,它是真的,但又不是真的,這裡麵有一個小故事……”

林奇有些好奇,“我可以了解一下嗎?”

“當然!”

隨後沃德裡克先生就把自己所知道的故事說了出來,實際上這些酒瓶上的酒標是新的,打撈沉船的人們和這些酒其實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有人打算借助這批陳酒做文章。

他們找來了新的酒標貼在了這些酒瓶上,與此同時一個並不怎麼出名的酒莊因為這批高質量的紅酒在很短的時間裡變成了國際比較知名的酒莊。

酒莊的主人就是整個事件的策劃者,甚至有人說那些沉沒在海底的紅酒其實早就打撈出來過了,一切都隻是為了找一個合適的噱頭,然後把這些酒放回去,再打撈起來。

除了這些酒之外,其實還有一部電影和三本小說在沉船被打撈後快速的麵世,這一切都讓這個係列的酒從幾百塊錢一瓶,漲到了現在快一萬塊一瓶。

它的漲幅看似嚇人,其實也沒有什麼,真正嚇人的是那個商業化運作起來的酒莊,從不到二十萬的估值,如今已經接近千萬,這才是那些人真正的目的。

酒莊現有的一些酒精飲品的價格,也翻了一倍到幾倍不等。

酒是好酒,故事也是好故事,唯獨故事裡的人,稍微有些複雜了點。

在晚餐開始之前,還稍微有一段時間,林奇很意外的坐在了賽維瑞拉身邊,他本以為沃德裡克先生會把他單獨的安排在某一邊。

“抱歉……”

在等待開始用餐的時候,賽維瑞拉小聲的和林奇道歉,本來她還打算去參加《林奇曆險記2》的拍攝,客串一個角色,最好是能和林奇擦出火花的女性角色。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納加利爾的動亂突然爆發,以至於她根本沒有機會前往納加利爾,即便是現在大多數城市的動亂都已經平息,沃德裡克先生依舊不允許她前往那個危險的地方。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