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05 有時候賺錢很容易(1 / 1)

加入書籤

“先生,要報紙嗎?”

一名帶著有一頂臟兮兮鴨舌帽,挎著一個巨大的牛皮挎包的半大小子出現在林奇的麵前。

這個男孩看上去大概隻有十一二歲的樣子,他有些期待的看著林奇,並且拉開了自己的挎包,露出了裡麵的報紙。

這些孩子都隸屬於各個“報頭”管理,這個報頭不是報紙頭條,而是指那些報童的管理者。

他們憑借某些關係或者手段或者其他一些方式,牢牢的控製了某些地區的流動報紙販賣市場,在這裡隻有他們自己的報童可以賣報,其他人不能進來,書報攤不在其中。

每天早上他們會聚集在報社門外把還帶著機器熱度的報紙裝上板車,拉回到自己的“基地”裡,然後分發給這些半大的孩子們,並把他們驅趕到街上。

每個孩子都會有一個銷售的標準,最低的限度,如果低於這個限度,他們就會挨打,或者挨餓,隻有超過了這個標準之後,他們才能夠享用食物,但沒有任何的獎勵。

福利院和一些貧窮的家庭已經把他們工作的酬勞拿走了,他們要做的隻是儘可能的工作,以換取有一個可以遮風擋雨的地方,以及兩頓維持生活的食物。

可能有些人會覺得這是地獄,但比起那些更生活在更加絕望的深淵中的人們來說,這些孩子就宛如在天國中一樣。

林奇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塊錢的紙幣,選了兩份報紙,本地刊發的報紙都是五十分一份,全國性刊發的報紙才是一塊錢一份。

報童不斷的感謝著林奇的光顧,甚至還不忘摘帽鞠躬,對林奇來說一塊錢兩份報紙可能隻是生活中無法避免的一部分,卻也是這個孩子每天最想要得到的救贖。

孩子準備離開,卻被林奇喊了回來。

“先生,還有什麼可以讓我問您效勞的嗎?”,半大的孩子問道。

像是他這樣的孩子,往往比那些有著不錯家庭條件,還在上學的孩子們更加的適應這個社會,看著那張還很稚嫩卻已經透著一些被現實催熟布滿笑容的小臉蛋,林奇有些感慨。

這是最壞的時代,但也是最好的時代。

他問道,“想賺錢嗎?”

孩子立刻點了點頭,“做夢都想先生,但是我不做違法的事情。”

有光明的地方就會有黑暗,黑暗把光明襯托的越光明,那麼相反的,光明也會讓黑暗愈發的黑暗。

有人利用孩子們賣報,但也有人利用孩子們犯罪,這些其實並不是什麼絕密的傳聞,在這個社會蓬勃發展的過程中,每個人都被財富迷花了雙眼。

隻要能夠賺到錢,總會有人去做,不管是什麼活。

林奇搖了搖頭,“你有九十七分嗎?”

報童雖然有些遲疑,可還是很快的從口袋裡掏出了九十七分,他的口袋裡有一些零錢,都是出來的時候報頭安排好放在每個人的背包中的。

這些錢不屬於他們,回去之後報頭會統計,如果有人弄丟了錢,或者少了錢,輕則挨餓,重則挨打,這也讓孩子們對錢非常的敏感。

看著孩子手中拿出來的九十七分——全都是硬幣,林奇再掏出了一塊錢,並且把一塊錢放在了孩子的左手裡,並從他另外的手中取走了九十七分。

“先生,這裡還少三分,我現在就找給您……”,報童以為林奇要換零錢,城市交通一般都是十分和二十五分兩種車票,一個是五公裡內的,一個是五公裡外的。

不管是公交車,還是地鐵,都不找零錢,如果你給的是五十分的,他們隻會給你兩張車票,而不是一張和零錢。

這也讓很多人多多少少都會在身上準備一些零錢,以免出現損失。

林奇阻止了報童的動作,又重複的問了一句,“想賺錢嗎?”

報童還沒有反應過來,可以第一次如此光明正大的占便宜讓他有些不安,他猶豫了一下才點頭說道,“想,先生,做夢都想!”

林奇的臉上逐漸浮現的笑容讓孩子彷如看見了剛剛升起的太陽,不刺眼,光線很溫和,卻能夠撕裂黑暗,照亮整個天空!

“你有九十七分嗎?”,他又問了一句。

報童在短暫的錯愕,震驚和不知所措後連忙掏出了包中的九十七分,托在手心裡。

他的臉色漲紅,看得出他現在興奮,緊張,忐忑,又有些懷疑,剔透的眼睛看著林奇,看著眼前這個家夥要做什麼。

林奇又拿出了一塊錢,放在了報童的手中,並且把他另外一隻手裡的九十七分拿走,他似笑非笑的又問道,“你想賺錢嗎?”

此時的報童激動的都哆嗦了起來,他連連點頭把能湊成九十七分的零錢全部的找了出來,“都在這了,先生……”

林奇數了十二塊錢放在他的手中,並且把所有的零錢都裝進了口袋裡,“看來你隻有這麼多了。”

報童有些激動,雖然他隻從林奇這邊兌換了十四塊錢的零錢,他自己的收入則已經有了四十二分,接近一塊錢的一半了。

要知道他現在的這份工作做的再好,自己也不會得到哪怕一分錢,報頭會把酬勞都交給福利院。

這個報童就是福利院長大的孩子,用福利院的話來說,他們應該為福利院做些事情了,畢竟福利院把他們養了這麼大,也沒有要求什麼回報。

一般而言隻要超過了十歲沒有被領養,後麵被領養的幾率就很小了,除了一些女孩,她們被領養是有其他原因和目的的。

不過福利院方麵不會多管,當孩子們超過十四歲後,可以拒絕被領養,同時超過十六歲之後,就要離開這裡獨自進入社會求生。

換句話來說,超過十歲的男孩,基本上已經處於算是福利院的“邊緣人”,從這些孩子的身上很難賺到領養補貼和領養捐贈,那麼他們就必須去工作。

他們要用工作來補償這些年裡福利院把他們養大的付出,至於這麼做是不是對的,那不重要,因為沒有什麼人會關心這些,每個人的眼睛都隻會盯著和自己切身利益有關係的東西。

如何在被趕出福利院後儘快的融入到社會中,並且找到一個容身之所,是這些孩子們當下最頭疼的事情。

如果,他們能夠在離開之前弄到一些錢,不需要太多,隻要能夠撐過一小段時間,他們就有機會能夠生存下去。

林奇的兌換零錢舉動讓這個孩子發現了一條光明的大道,就像是他之前問的那樣——你想賺錢嗎?

以及他自己的回答——做夢都想!

把錢收好,報童有些猶豫的問了一句,“先生,明天您還會在這裡嗎?”

林奇點了點頭,“在午餐之前,我都會在這裡,如果我不在,那麼第二天也會出現!”,他用手指敲了敲手腕,“你還有足夠的時間……”

這些已經開始接觸社會的孩子們頓時就明白了林奇的意思,大概十多分鐘後,一群報童圍在了這邊,並且還有人不斷的趕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