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11 站在第一格眺望第十一格(1 / 1)

加入書籤

邁克爾臉上帶著一絲得逞勝利的笑容漫步的走進房間裡,他瞥了一眼坐在床邊的林奇,嘴角一挑,嘿嘿的笑了兩聲。

他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間會笑出聲來,可能是一種炫耀?

他不知道,他隨意的撩開了風衣的衣襟,露出了裡麵卡在口袋裡的皮夾子,上麵有他的證件,“聯邦稅務局,有人舉報這裡剛剛發生過違法交易,我們要檢查一下……”

這次不隻是邁克爾和他搭檔兩個人來的,還有幾個人,這些人在邁克爾的示意下立刻開始搜查起這個房間。

邁克爾走到了林奇的身邊坐了下來,看著這個讓他有過那麼短暫恐懼的年輕人,似笑非笑的說道,“上次我把一個像你這麼大的孩子送進監獄裡時,他還很狂妄的說那對他而言隻是度假。”

“他覺得坐牢一點也不可怕,你知道後來他怎麼樣了嗎?”,他說著一些令人不安的話來警告林奇,“他成了監獄裡的‘小寶貝’,每個人都喜歡他的……”,他說到這裡時拖了一些音,然後才笑著繼續說道,“屁股!”

他伸手想要去摸林奇的臉蛋,可在林奇目光的注視下,他放棄了這個念頭,轉而繼續說道,“我能夠想象得到,像你這樣英俊的年輕人在裡麵會有怎樣的待遇,每個人都會喜歡你的屁股還有你的嘴,你不用擔心會受苦,因為你會有多男朋友……”

邁克爾說著說著又閉上了嘴巴,因為他突然間發現眼前的這個年輕人並沒有在聽了這些話之後有任何的不安或者恐懼的神情。

他就像是一開始那樣的冷靜,鎮定,這也讓邁克爾有一種自己反被羞辱的感覺,他就像是一個小醜那樣說著一些能讓人覺得可笑的話,他又被小看了。

臉色逐漸變差的他輕哼了一聲,決定不再說話,等他們找到那些證據的時候,就能夠讓這個家夥哭出來!

隻是……為什麼到現在都沒有發現?

看著自己手下又開始從門口重新搜查的邁克爾突然間頭皮一緊,他意識到了什麼,斜睨了林奇一眼,立刻衝進了裡間。

這個房子並不大,嚴格意義上來說隻有兩個空間,一個連著大門的走廊和臥室,還有一個有衣櫃的梳洗室。

梳洗室裡沒有什麼太多太複雜的東西,一個完全敞開的衣櫃,一個已經被他手下放下來的燙衣板,一個放了一些雜七雜八工具的小收納箱,一個用來放洗過的衣服的筐子。

再往裡麵走,一個淋浴的小空間,最後是馬桶,一輛推車就隨意的橫梳洗室的中間。

“錢呢?”,他厲聲問道,剛才那些孩子每個都聲稱林奇把錢放在了箱子裡,用推車推到了梳洗室中,可現在看樣子……,似乎不是那麼一回事。

兩名手下有些尷尬的搖了搖頭,“抱歉波士,我們什麼都沒有發現。”

“木箱呢?”,他還帶著最後一絲努力的問道,“木箱在嗎?”

其中一人指了指放在燙衣板上的木箱子裡,裡麵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

邁克爾雙手並攏在一起用力搓了搓臉,揪了揪自己的頭發,他掐著腰來回走了幾步,然後緊接著有些歇斯底裡的走過去抓著木箱狠狠的摜在地上。

四分五裂的木箱讓他想起了林奇那似乎在嘲笑他的眼神,他猛地衝出去揪著林奇的領口,把他提了起來,“錢在哪,你把那五千塊錢藏在了什麼地方?”

他咆哮著,內心的憤怒讓他的理智開始消退,兩次了,他被這個小子愚弄了兩次,從來沒有人敢這樣對他!

林奇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他平靜的注視著邁克爾,“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全身上下加起來連五百塊都沒有,我不知道你是從哪裡得來這個消息的,很顯然它是錯的。”

錯你馬熱的法克,這筆錢是他親眼看著那些報童們送進去的,這麼短的時間,不到兩分鐘的時間,林奇連房門都沒有出過,他把錢藏在了什麼地方?

他很想給林奇的臉上來一拳,讓這個混蛋知道自己的可怕,可他同樣也知道,如果他這麼做了,很快他就要接受檢查。

人們可能會在某些小的細節方麵視而不見,這些是為了更好的讓罪犯伏法,但他們不會允許通過暴力手段去栽贓陷害,一旦這種事情被捅到媒體那裡,整個塞賓市司法界都要丟人。

到時候自然會有邁克爾的上司都得罪不起的人來調查這邊的職務犯罪,他將會成為塞賓市司法界的罪人。

他強捺住心頭的怒氣,一把將林奇推到在床上,然後親自在房間裡搜了起來。

所有的東西都亂成一團糟,包括了馬桶上麵的水箱都被他們弄了下來,最終他們什麼都沒有發現,那五千塊錢就像是不翼而飛了那樣。

不,就像是根本就沒有存在過那樣!

林奇始終弄保持著平靜,沒有恐懼,沒有不安,隻是平靜的看著邁克爾在這個五十來平方的房間裡忙忙碌碌,直到他徹底的停下來。

到了這個時候,邁克爾也很清楚,這次行動又失敗了。

不,不隻是這一次行動,連帶著針對福克斯的行動也會受阻,他的麻煩大了!

他指了指林奇,“這次算你運氣好,逃過一劫,但你最好祈禱你每一次都能這麼機敏。”

“隻要一次,隻要你被我抓住一次,我保證把你送進監獄裡,這輩子都不會給你出來的機會!”,他攥了一下拳頭,轉身朝著門外走去,“還留在這乾什麼,都滾回去寫報告!”

目送這些人離開之後林奇笑著搖了搖頭,他們沒有搜身,一方麵是他們沒有搜查令無法搜身,其次他們的目標不是林奇身上可能存在的小錢,而是那五千塊足以直接定罪的錢。

大額的現金交易需要向稅務局報備,他們並沒有這麼做,這就是違法的行為,彆說什麼事後補,沒有事後的事情。

不過就算他們搜身了,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反而會因此違反規定,邁克爾經常失控,可有些事情,他卻不會輕易的觸犯。

稍等了幾分鐘後,林奇把房間裡收拾了一下就鎖上門離開了這裡,有一句話說的很好,叫做“再一再二不再三”。

邁克爾已經兩次“冒犯”他,他不可能一直這麼忍氣吞聲,現在他手裡的錢加起來大概就七八千,八千多塊錢還不夠他完成自己計劃的第一環。

賺錢的活動還要繼續,同時他也要開始考慮如何把仇報回去。

上輩子在小房間裡他接觸到了一個有趣的朋友,那個朋友告訴他,猛獸捕獵並不完全是為了填飽肚子,你不反抗,彆人就會得寸進尺,必要的時候還是要聲明一下自己的立場的。

不多時,他在外麵兜兜轉轉了一會之後,找到了一個比較偏僻的珠寶店,走了進去。

拴在門頭的鈴鐺隨之響起,櫃台內一名戴著放大眼鏡的人直起身露出了笑容,“歡迎光臨……”

林奇微笑著點頭致意,走到了櫃台邊上,“我想要一枚樸素一點的金戒指,我打算送給我的女友,你能幫我在戒指內刻字嗎?”

年輕的外表,英俊的麵容,加上略顯羞澀的笑容,這很容易就讓有些上年紀的珠寶店老板心生好感,“當然,孩子,我得說你來對了地方,明白嗎?”

二十分鐘之後,林奇離開了這家珠寶店,同時他的手中多了一枚內圈雕刻了“我的摯愛凱瑟琳”的金戒指!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