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13 論疼痛教育在成長過程中的必要性(1 / 1)

加入書籤

林奇正在觀察邁克爾的家庭時,邁克爾也被他的上司叫到了辦公室裡。

塞賓市聯邦稅務局的辦公室並沒有和塞賓市市政廳的辦公室群在同一個街區,而是在另外一個街區,他們似乎想要用這樣的方式來告訴聯邦稅務總局,他們沒有和地方上的人搞在一起。

不過還有一種可能是他們的風格不太一樣,比起看上去有些寒酸的市政廳以及其他辦公部門,聯邦稅務局的裝修簡直可以用奢華來形容。

這也不奇怪,誰都知道聯邦稅務局是非常富有的機構,他們不僅可以使用大理石的板材來作為地磚,更可以在牆壁上掛上駝絨的毯子來彰顯他們的尊貴。

辦公室內,寬大的半包圍式辦公桌圍繞著塞賓市聯邦稅務局的局長,這是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男人。

他有一頭灰白色的頭發,有點抬頭紋和魚尾紋,總體來說保養的還算不錯,至少看起來和那些四十多歲的工人沒有太大的區彆。

他穿著考究的正裝,還佩戴了領帶,此時他的爭皺著眉頭,站在辦公桌另外一邊的邁克爾有些不太習慣此時房間裡的氣氛。

“我很苦惱,邁克!”,邁克是邁克爾的朋友們,也包括了上司在生活工作中對他的簡稱,這樣會顯得更加的親近一些,更像是自己人。

邁克爾撓了撓頭,一點也不見工作時的暴脾氣,臉上甚至還掛著一些懵懂,“我不明白,喬治。”

“不,你明白!”,被邁克爾稱作為“喬治”的局長歎了一口氣,他垂下目光在桌麵的兩份文件上看了看,“你明白的,邁克,福克斯讓他的律師正在收集你濫用職權的證據,另外……”

他翻了翻麵前的報告,“還有些人對你近來幾次行動也有些看法,我本以為你已經有了把握才批準你的行動的,可明顯我高估你了。”,他把目光從文件上收回,看著邁克爾,“你說我該怎麼做?”

邁克爾此時顯得有些惱怒,“這些都怪那個叫做林奇的混蛋,他不知道用什麼辦法躲過了我們三次的搜查,但我可以向您保證,喬治,那個小子絕對有問題。”

“我親眼看著報童把五千塊送進房間裡的,他們把錢留在了那裡,可我進去的時候卻什麼都沒有發現,他是一個狡猾的小子,並且做好了防備!”

喬治抬手阻止了邁克爾繼續說下去,並且指了指他,“你說的太對了,他很聰明,也有了防備。在他沒有防備的時候你們都沒辦法抓住他的小尾巴,現在他有防備了,你就更抓不住他的小尾巴了!”

這句話背後的意思讓還在羞惱中的邁克爾瞬間就冷靜了下來,他有些謹慎的看著辦公桌後的局長,“你什麼意思?”

“沒有什麼意思……”,喬治局長攤了攤雙手,雙手十指交叉向後靠坐且深陷進椅子裡,“你的幾次失敗的行動造成了一些很不好的影響,福克斯的人打算對付你,你最好冷靜一段時間!”

敏銳的邁克爾立刻就意識到了什麼,他的嗓門頓時提高了不少,“你要我停職?”

“停職?”,喬治局長啞然失笑,“不不不,你誤會了,庫裡蘭市那邊有一個大行動,他們的人手不夠,向我們這邊申請的支援……”,喬治局長聳了聳肩,“你知道我們和他們的關係一直都不錯,所以我沒辦法拒絕這個要求,你和你的手下立刻去庫裡蘭市給他們提供一些幫助,等回來之後,再去抓什麼林奇,聽明白了嗎?”

“可是這段時間情況可能會有變化,可以讓其他人去,我留下來,如果錯過這段時間想要抓林奇和福克斯就很難了,我們都知道他們找到了一條成熟的方式來避開我們的偵查,我……”

不等邁克爾說完這些話,喬治局長臉上的笑容就逐漸的收斂起來,他看著邁克爾,“這不是請求,是命令,明白了嗎?”

兩人對視了片刻。邁克爾意識到他已經無法改變這個決定,才氣呼呼的說道,“你會後悔你今天的決定的!”

喬治局長毫不猶豫的反駁道,“我隻會後悔沒有早點給你找點事情做!”

看著邁克爾離開辦公室,喬治局長歎了一口氣,邁克爾已經升到了調查組組長的位置,他一直想要往探員或者特工組那邊調動。

但問題是他現在是管理層,調查組的組長,他不可能從最底層的探員或者特工開始做起,他的起步就是副組長之類的行政職務。

那麼這就同樣有一個問題了,在沒有空位的情況下,他是升不動的,他也知道這些,所以以前一直都很“低調”。

最近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傳來一些消息,說是局裡有人要升上去,他立刻就動了心思,主動的申請要調查福克斯的案子。

對於聯邦稅務局來說,這個國家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人,都涉嫌各種的稅務犯罪行為。

聯邦稅務局的作用不是杜絕稅務犯罪行為,那根本就是一個不可能的事情,路人隨便給乞丐丟了一塊錢,乞丐可能會請會計為自己報稅嗎?

所以聯邦稅務局的工作主要是查一查納稅大戶的情況,保證主要的納稅群體不會存在太過嚴重的逃稅行為,至於普通人……除非是有必要,不然也沒有什麼人會主動去查他們。

來自北大洋的六眼飛魚影響到了邁克爾,他現在想要抓住一些功績,準備在有空位的時候直接提拔上去。

他做的其實並不算過火,比他做的更過火的事情在這個聯邦發生過不止一次,但是人家每一次都能拿到足夠直接釘死目標的罪證,而不是行動了三次,失敗了三次。

這將會成為係統內的笑話,他必須去冷靜一下!

福克斯那邊完全不是問題,他讓律師搜集邁克爾的犯罪證據不過是一種態度的表現,對於這種級彆的人物來說,如果稅務局一直在針對他,他卻不作出任何的反應,很快就會有人掀翻他的統治。

等他知道邁克爾被送到庫裡蘭參加那邊的行動時,這件事就會消停下來。

至於林奇……,那隻是一個小人物,喬治局長很清楚這一點,邁克爾的三次失敗讓他成為了笑柄,他現在的舉動已經嚴重的違反了規章製度,他在意氣用事,是時候讓他冷靜一下了。

從局長辦公室出來的邁克爾一臉難受的表情,他的搭檔站在門口還沒有來得及問一句“怎麼了”,他就揚著手罵了一句謝特。

“頭讓我們明天去庫裡蘭市報道,協助他們行動,謝特,他不信任我能抓住林奇!”

他的搭檔笑了笑,跟在他的身後沒有說什麼,這其實是一件好事。

心裡有氣的邁克爾直接選擇了回家收拾東西,這也算是一種無聲的對抗吧。

經過短暫的駕駛他回到了居住的社區,就在他思考如何向妻子說起自己突然要出差的說辭時,一股憤怒帶著一絲驚懼湧上了心頭,他猛地一打方向盤,車子直接駛上了人行道,甚至差點撞到一個人!

有些路人尖叫出來,也有人跑了過來查看是否有傷員,這太驚險了些。

邁克爾怒氣衝衝的出了駕駛室,用力的關上車門,走到那個差點被撞的家夥麵前,揪住了他的領子,大聲的問道,“你在這乾什麼?”

林奇始終保持著笑容,就像是之前他們之間的每一次交鋒那樣,冷靜,穩定,麵帶微笑,“你妻子很年輕,也很漂亮……”

看著邁克爾已經揚起了拳頭,林奇依舊不緊不慢的說道,“你可以打我,但你要承受所有的結果,你應該調查過我,一個窮小子,一無所有,就連這條命都不怎麼值錢。”

“我們可以賭一把,我相信你會體會到比拳頭落在身上更令人難以忘記的疼痛,痛進你的心裡,你信嗎?”

他一如既往平靜的看著這個男人,男人凶狠的眼神出現了遲疑,猶豫,軟化下來,他收回了拳頭,還放開了林奇的領子。

每個人都有自己最珍貴的東西,誰都不例外。

找到這些東西就能夠輕易的摧毀一個人,誰都不例外。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