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14(1 / 1)

加入書籤

“這就對了,我們是文明人!”,林奇退了一步,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領口,“還有其他事嗎,如果沒有,我就離開了,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邁克爾忍不住又上前了一步,低聲的咆哮著,“這是我們之間的事情,你彆搞我的家人,你在破壞規矩!”

“規矩?”,林奇臉上帶著一些疑惑,“我不是你們這個行業裡的人,和你沒有打過什麼交道,你口中的那些規矩你確定適合用在我的身上嗎?”

他說著還笑了笑,“當然,我是一個守法的公民,這一點不需要你提醒我也能記得,如果你沒有其他要說的,我就要離開了。”

他看著邁克爾,兩人對視了大概秒,邁克爾讓開了位置,林奇微微點頭致意從他身邊擦肩而過。

看著林奇離去的背影,邁克爾展示了一下自己衣襟內的證件,然後把車從人行道上倒下來,不多時就停在了家門口的停車位上。

他快速的回到家裡,看見妻子正在收看每天下午的情景劇,快速的走過去擁抱了一下有些驚訝的妻子,“剛才沒有發生什麼異常的事情吧?”

“我是說沒有人來敲門,或者沒有人入侵我們的院子吧?”

他的妻子比他小了好幾歲,這也是每年那麼多人想要進入聯邦稅務局的原因,他們擁有政府體係中最高的工資,最好的福利,最優渥的工作環境和待遇,還有各種意外的好處。

這也讓每一位聯邦稅務局的工作人員在婚姻市場中成為了香餑餑一樣的存在,不管他們是男士還是女士,都能夠找到自己心儀的對象。

大多數男士會選擇年輕一些的女士,比自己小個歲甚至十歲都不稀奇。

邁克爾的妻子比他小了六歲,他一直很珍愛自己的妻子。

“沒有,沒有人來,我一下午都坐在這裡看見電視,如果有人來的話我會發現的。”

從大門進來就正對著客廳,如果有人敲門或者進入院子,完全可以透過牆壁上明亮的窗戶看見入侵者,下午非常的平靜,平靜到她都快要睡著了。

邁克爾摟著妻子的肩膀坐在沙發上,不知道該如何說起他要出差的事情,更不知道如何讓她的妻子小心可能會再次出現的林奇。

另外一邊,在外麵轉了幾圈,買了一些電工用品的林奇回到了臨時居住的地方,他掏出了鑰匙正在開門,從身後走來的家夥突然貼近了他的身邊,一個尖銳的東西抵在了他的腰上。

耳邊緊接著傳來帶著濃重口臭味道的聲音,“我的錢在哪?”

林奇的動作隻是稍稍停頓了一下,就繼續打開了門,他推開門朝著裡麵邁出了一條腿,同時說道,“如果你不想有人打乃玩完的話,最好和我一起進來,有什麼問題我們可以通過溝通解決。”

在這個不到五秒鐘的過程中林奇就已經鎖定了身後的這個家夥的身份,得益於他上輩子那麼多年的累積,這具隻有二十歲充滿了精力,並且一切都還處於巔峰期的身體讓他有一種說不上來的痛快感覺,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沒有像現在這樣清楚的感知過自己的強大。

門外的那人有些遲疑,可還是跟了上來,兩千多塊錢對於他來說也不是一筆小錢,他意外的是林奇這個年輕人居然不畏懼他手中的刀子。

房間不大,一間連著大門的臥室,一間用來梳洗的裡間,房間裡隱隱透著一股……屎的味道,報頭挑了挑眉,他以為這裡會比較乾淨。

那天晚上林奇回來衝洗了很長時間才解決掉完全滲透進褲子裡的糞便和水,隻是這股子味道到現在都無法驅散,明明已經衝了很多遍,還打了芳香劑,可還是有一些隱藏不住的臭味。

“你和邁克爾是你們自己的事情,和我沒有關係,把我的錢還給我!”,報頭比劃了一下手中的匕首,再次重申了自己的觀點。

報童們回去之後他收繳了報童手中的那些報紙包,結果發現隻有兩千來塊錢,差不多少了兩千六七百的樣子,這筆錢不是一個小數目,以他賣報紙的賺錢能力來說,可能是他好幾個月的收入了。

他不會放任這筆錢就這樣消失在自己的世界裡,他去找過邁克爾,邁克爾說這件事和他沒有任何關係,他現在隻能來找林奇,也許這個年輕人更好說話一些。

“我隻想要回自己的錢,你明白嗎,一切都和我沒有關係!”

林奇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後坐在了床上,他翹著腿,雙手架在膝蓋上,他看得出報頭很緊張,他有點語無倫次,不斷的強調手中的匕首,可實際上他未必有多麼的可怕。

他的眼神飄忽不定,睫毛微微顫抖,目光的焦距大多數時候都在兩人之間的地麵上,他自己也在恐懼,這是他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拿著匕首,站在彆人的地盤上,要求彆人做些什麼。

林奇已經看出了他的外強中乾,他笑著說道,“你知道嗎,即使我現在殺了你,法官也不會對我做出任何審判,因為你手持凶器闖入了我的房間裡。”

報頭猛地抬起頭回頭看著身後的門,他腦海中一瞬間冒出了一個想法,林奇讓他進房間來談,不是為了避免被彆人看見,而是想要暗算他。

他頓時變得更加激動起來,也更加的畏懼了,因為他發現自己從獵人變成了獵物,這讓他的呼吸變得急促,以至於有一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他向後退了幾步,揚起了手中的刀子,作出凶狠的模樣,想要上前給林奇一點顏色瞧瞧,比如說劃破他的衣服,可又害怕林奇有什麼後發製人的手段,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

看著這個家夥陷入到了一種繼續不下去的狀態中,林奇才指了指一旁的椅子,“為什麼不坐下來我們好好談一談,暴力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他說的很誠懇,也許是被這誠懇打動了,也許是林奇冷靜鎮定的態度影響到了報頭,報頭在考慮一下之後同意了他的看法,坐在了椅子上。

等他坐下來之後,林奇才問道,“其實我的損失比你的損失大的多,我損失了五千塊!”,這句話說完的時候報頭露出了明顯震驚的表情,同時還有一絲“果然如此”的了然。

“你有沒有想過,也許這是一個局?”,不等報頭反應過來,林奇繼續逼問道,“我把五千塊分給了五個孩子,他們點過了,我也當著他們的麵點了一遍,這筆錢不會在我這裡出問題。”

“他們離開了我的房間之後,是直接去了你那裡,還是去了其他地方?”

“如果他們直接會到你的身邊,你有沒有考慮過這些報童是否可靠?”

“如果他們去了其他地方,會不會有在你和我之外的人插手了這件事?”

林奇聳著肩膀攤開了雙手,一臉遺憾的表情,“邁克爾對彆人說他從我這裡沒有獲得任何東西,但是我真的丟了五千塊,我認為這五千塊就在他的手裡!”

這些話很快就讓文化程度不高的報頭開始胡思亂想,為了避免暴露出自己,同時也為了避免被牽扯進這個案子裡,他當時的確沒有出現在這附近,而是在更遠一點的巷子裡等待著。

那些報童拿到了錢之後也沒有直接回到他哪裡去,而是去了馬路對麵的一個房間裡去見邁克爾,這期間有大概一兩分鐘的時間。

如果這筆錢出了意外……,那隻有可能出在邁克爾的身上。

他此時已經有一些相信這一點了,他派來的這些報童都可以說是他比較信任的那種,同時他們彼此之間都談到了他們數了錢,林奇也數了錢,然後把親眼看著錢和以前那樣被包起來。

就在他開始回憶這些事情的時候,林奇又補充了一句,“我們都在畏懼某些人而不敢發聲,我相信不隻是我們不敢說真話,那些孩子也未必不敢說真話。”

“你拿著刀子來找我,其實你找錯了人,再去問問那些孩子們,也許你會有新的發現。”

沒文化的人,真好騙!

林奇再次露出了關愛的,透著慈祥的眼神。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