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44 上節目(1 / 2)

加入書籤

林奇離開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本來沃德裡克先生應該表現出身為主人為客人著想的高貴品質,他應該嘗試著邀請林奇在他的房子裡過一夜。

畢竟時間不早了,這個時候離開不太符合社交禮儀。

在過去交通不方便,社會也不像現在那麼的穩定,走夜路是十分危險的行為,無論是乘坐馬車還是自己駕車,亦或是步行,都非常的危險,所以隻要天黑之後,主人們都會挽留客人在自己的房子裡過一夜,避免危險。

現在的社會雖然沒有這些危險,可這種禮儀還是留了下來,基本上都是象征意義的詢問,客人們未必會願意留在主人家裡。

但沃德裡克先生沒有禮節性的挽留,他現在有點捉摸不透林奇,萬一林奇真的就住下來怎麼辦?

他剛剛才拒絕了自己的寶貝女兒,如果明天早上兩人在碰見,說不定還會發生其他的事情。

所以他用“你快點走吧”的目光笑眯眯的目送林奇離開而沒有出聲挽留,看著林奇的車走遠了,他才轉身回到房間裡,並且去了賽維瑞拉的房間。

在這個時候他還向管家抱怨了一句,“我們的房子應該裝電梯了,我知道有些人認為這樣的房子不應該裝電梯,但你瞧,我也老了,上樓梯真的太累了!”

對此管家表示會儘快安排人來做這些事情,設計新的裝修方案,以及把電梯安裝上。

等上了四樓並且在賽維瑞拉的房間裡看見她時,她看上去好像剛剛哭過,作為父親,他肯定要安慰一下自己的寶貝女兒。

“你不應該為了一個不喜歡你的人傷心,除了我和你的母親之外,不會再有第三個人因為你傷心而傷心了。”,沃德裡克先生雖然是一個大人物,可他說起這樣比較“家庭”的話也很熟練。

賽維瑞拉搖了搖頭,她看著她的父親,“不,我不是因為林奇拒絕我傷心,讓我傷心的是優秀的人情願自汙也要遠離我,而那些隻想搞大我肚子成為你女婿的人,卻在外麵和野狗一樣排成隊的尋找機會。”

“我在為我自己難過,優秀的人看不上我,能看上我的人隻有野狗!”

這句話非常成功的讓沃德裡克先生無話可說了一會,“人傷心的時候情緒很激動,思考事情的角度也很奇怪,你沒有必要如此的詆毀自己。”

“不選擇你,是他的損失,不是你的!”,沃德裡克先生不打算在這個問題上和情緒激動的小女孩討論這個問題。

不過此時的賽維瑞拉反擊很快速,並且角度很刁鑽,“我隻看見他麵帶笑容的離去,而我隻能坐在這裡哭泣,我不確定這到底是誰的損失!”

“呃……,好吧,看起來你現在需要冷靜一下……”,他舉起手表示了投降,隻有等賽維瑞拉冷靜下來之後,他才能和她繼續談論這個問題,否則他會被折磨瘋!

讓女仆長留在房間裡避免賽維瑞拉做出人們想象不到的事情,沃德裡克先生和夫人離開了房間。

在回自己的房間的路上,兩人都有些感慨。

作為房間的女主人,沃德裡克先生的妻子輕聲的說道,“其實林奇表現的還不錯……”

在這個圈子裡,隻有極少數人能保持乾淨,更多的還是非常複雜的,比如說她的兄弟們,簡直已經不能用複雜來形容了,那就是極端的混亂。

比起那些混亂卻沒有任何優點的人,林奇其實已經有了很高的得分。

沃德裡克先生搖了搖頭,“沒那麼簡單,林奇會有一群他自己的人,我們也有,你把一些複雜的事情想的簡單了一點,你忘記了我們剛結婚時發生的那些事情了嗎?”

說到這裡,他的妻子才回憶起來,“抱歉,的確是我把事情想得簡單了,隻是看著她在那邊哭泣,作為母親我也很難過。”

“她會好的,因為她是我的女兒!”

在沃德裡克先生和他妻子結婚的初期,他們身後兩個家族的人為誰來主導這個新的家族彼此爭論乃至於攻擊。

當然,領導者還是沃德裡克先生,但那些公司的董事會成員,董事會主席該怎麼安排?

每一個產業的負責人該怎麼安排,一套班子變成兩套班子,那些多餘的人該怎麼安排?

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會帶來非常麻煩的變化,動搖這個新家庭的根基,好在沃德裡克先生有出色的手段能解決這些問題,但如果他們依舊為賽維瑞拉選擇強強聯合,最終也肯定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林奇的強勢絕對不會允許不是他的人進入他的利益圈核心,也就是說現在沃德裡克先生,賽維瑞拉身邊那些值得信賴的人很有可能會被林奇一係的人排斥打壓,甚至因此發生激烈的衝突。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