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20 正道的光(1 / 1)

加入書籤

林奇不是自走炮,他不可能在見到一個女人的第一麵就想到了他們晚上的時候應該保持著怎樣的姿勢去對峙。

他曾經在另外一個世界裡的小房間裡聽一個朋友說過故事,這個朋友的故事並不像彆人的故事那麼的奇幻和精彩,那隻是一個數字不斷增長的故事。

他其實也沒有做太的事情,他在吹噓了自己短暫繁華的人生過程中,總結了幾個很重要的成功經驗,其中有一項就是一定要說(shui)服會計站在自己這邊……

一名會計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多到很多人都想象不到,一個最簡單的例子,一名會計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把數以百萬千萬乃至上億的資金變沒有,如果不是某些人需要動用這筆錢的時候才發現不對,可能這件事會一直隱藏下去。

在這裡,他們也能夠輕而易舉的混淆一些資金的來源問題,並把這部分錢向聯邦稅務局報審,雖然大多數時候人們雇傭會計的目的是為了減少報稅的數量。

林奇現在所處的世界並非是一個信息化高度發達的世界,很多的東西還在以手工抄錄的方式進行保存,這也意味著會計這個特殊的角色將會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

一個站在自己這邊的會計很重要,她能夠用她專業的知識幫助林奇解決很多的麻煩,有些事情不是通過簡單的學習就能夠完全的掌握的,他需要一個靠得住的女人。

靠得住,並非是說兩個人一定要成為緊密的團體,而是他們的命運需要緊密的聯係在一起,不會因為某些矛盾的產生分開之後,某個人曝光另外一個人的黑材料,這是一種很奇妙的鏈接。

任何一個人輕易的開口毀掉的不僅是另外一個人,同時也會毀掉自己,那麼每個人在開口之前都會有充分的考慮以及權衡利弊。

比起更願意掌握主動權的男性會計來說,女性會更容易控製一點,很多人多說男人是被荷爾蒙控製的生物,其實女人才是,至少有些女人還相信愛情。

有了林奇的這番話薇菈的表情有些古怪起來,她還笑了一聲,緊接著歎了一口氣,“我很感激你的這些話,我知道你隻是想要拉進我們之間的距離……”

這就是人長得帥的好處了,不需要開口,彆人就會主動為林奇考慮並且找到合適的理由,她看著林奇微微搖頭,“我已經結婚了,你這麼說是不合適的,我們隻談工作,好嗎?”

林奇抿著嘴點著頭,“隻談工作……”

人的情緒以及體內複雜的化學變化開始演變時再說停下,會不會有些太遲了?

兩個人看上去好像並沒有因為這段時間內小小的,有趣的交流產生什麼隔閡,一直努力的談著工作,但隻有他們自己才知道這段被他們假設已經忘記的談話到底有沒有作用。

經過短時間的協商之後,林奇會雇傭薇菈成為大帝國的會計,全權負責這裡的所有需要會計負責的工作,如果將來大帝國的生意會有突破,那麼辦公室裡也不會隻有一個人,會有更多的人。

最後決定好薪金之後薇菈就和林奇告彆了,她需要回事務所備案,然後申請就職協議——她隻有在沒有全職工作的情況下,才會在事務所工作。

事務所像是一個綜合性的地方,一邊他們會處理一些代理記賬服務,同時也會把一些會計輸入到企業中擔任全職工作,並且還可以提供更多的相應服務。

這樣做看上去會讓事務所的人才流失,可實際上並不會,因為有些人才的確很稀少,但是也有些人才是可以批量生產的,而這個社會最不缺少的就是人。

這些離開了事務所的會計們會擴大事務所在整個城市乃至整個拜勒聯邦的影響力,從而讓事務所獲得更多的關注和客戶,這是一種良性的發展,更不用提這些會計本身還是掛靠在事務所名下。

薇菈隻要把申請提交過去,並且和林奇簽訂協議,她就可以從拿事務所小時工薪水的工作,變成按周期拿全職工作薪水的會計,這對她本身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提升。

晚上回到家裡的時候她和丈夫談起了這件事,薇菈的丈夫是一名審計師,說起來很有趣,大多數人總是說女性在數字方麵的謹慎,讚美她們的細心,可是在重要事情上卻從來不相信女性。

比如說一些重要的工作人們更加願意相信男性,在規模比較大的企業中,男性會計的比例也會更高一些。

“你回來的比平常晚一些,接到新工作了?”,薇菈的丈夫在一家大企業工作,有著不錯的薪水,他本質上是看不起在小事務所工作的妻子的。

這就像是職業選手看那些半職業的,或者剛入行的,充滿了一種經過沉澱累積之後的輕蔑。

他手裡翻動著交易報,查看最近國內的一些金融新聞,庫裡蘭市據說爆發了一樁稅務醜聞,當地聯邦稅務局管理層和當地商人勾結在一起偷稅漏稅被某人捅開了,現在事情正在擴散,據說更是波及到了幾名眾議院的議員,整個聯邦的稅務體係目光都集中在了這邊,很有可能會因為這件案子,引發本州稅務和金融體係的變化。

要知道,除了基本法之外,地方性法律明顯先行於國家性的法律,其中也包括了和稅務以及職務犯罪等相關的法律。

作為一名尖端的會計,社會中產階級以及社會精英,薇菈的丈夫很顯然非常關注這些動態,希望能夠從中發現一些細微的東西,爭取在兩年內成為公司的低級合夥人。

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報紙上,這句話也隻是他本能的維持家庭成員必要溝通的“無心之失”,他可能自己都沒有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

薇菈走到廚房裡開始為丈夫和孩子製作晚餐,她一邊擺弄著食材,一邊點頭稱是,“事務所介紹了一份工作給我,我以為隻是代理記賬的工作,沒想到對方需要我全職。”

這件事其實並沒有定下來,派遣誰去大帝國服務公司,事務所會有自己的決定,除非雇主有強烈的要求。

明明一切都還沒有那麼準確的協商確定下來,薇菈卻在這句話裡肯定了自己會成為大帝國服務公司的會計,她的內心遠遠沒有她表現出來的那麼平靜。

如果她能夠被一顆穿越了空間的子彈彈中腦袋,她可能會說出圓渾這個詞,噢,她的發音不那麼準,是緣分。

她的丈夫挑了挑眉,幾秒種後注意力才從報紙上的內容回歸到現實中,他半側著身,側著臉,眼睛卻隻是盯著地毯而不是他妻子的背影,“全職?”

“嗯,全職!”

這讓他稍稍有了一些興趣,“公司的注冊資本有多少?”

薇菈手中的動作稍稍停頓了一下,感覺有些羞恥,“一百塊!”

她的丈夫很快又回正了身體,翹著腿,打開了報紙,“挺好的,一百塊,至少你有更多時間做你想做的事情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