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22 都是為了工作(1 / 1)

加入書籤

薇菈認同了聘用請求之後很快就開始收拾東西和林奇離開,其實也沒有什麼東西,無非就是一些辦公用品,像是尺子、橡皮,各種筆和做賬本需要用的到工具。

在林奇雇傭她之前,她一直在這邊做小時工,聽上去好像挺廉價的,實際上也是如此。當事務所有工作需求的時候,就會通知她,她才會到這邊來開始工作,每個月能夠賺到的錢其實並不多。

大多數事務所都會采取“培養新人”的方式來開源節流,像是薇菈這樣做過一段時間的會計,往往隻會負責最後的審核,這個過程不會太長。

真正的長期的工作都讓那些新人負責了,為此事務所並不需要開具一份高額的報酬,這為事務所節省了一大筆錢。

林奇帶著薇菈回到倉庫的時候,理查德和另外兩個家夥已經在這裡等了一會,他們每個人都背著一個巨大的背包,看上去非常的吃力。

“您終於來了,波士……”,理查德鬆了一口氣,老實說把上千塊錢背在身上不是一件輕鬆的活,可如果放在地上……,又不那麼的安全。

塞賓市的治安僅限於城市中心地帶,城市中心地帶以外的地方沒有那麼多的巡警和騎警,萬一發生一點什麼事情警察也很難及時的趕到。

倉庫區就是這樣的地方,如果不是他們三個人站在一起,隻有一個人在,可能他們已經先一步離開了。

林奇點著頭打開了倉庫的邊門,並打開了所有的照明燈,他一邊走向辦公室,一邊為大家介紹薇菈。

不得不說,有了這樣一名會計的角色之後,理查德三個人七上八下的心也稍稍穩定了一些,至少一個皮包公司不會想著要雇傭一名全職的會計。

同時,林奇也為薇菈解釋了一下他們目前的主要業務,零錢的兌換服務。

“我的業務員們從外麵收集零錢送到我這裡,然後彆的公司或者個人再從我這裡以一定的比例兌換零錢,我賺取其中的差額,這就是我目前最主要的生意……”

薇菈聽的很仔細,因為這是她接下來主要一段時間的工作,林奇則繼續說道,“你不需要為我的稅務問題考慮,你知道的……”,他看了看四周極為寒酸的辦公室,似笑非笑的說道,“市政廳鼓勵我們這樣的微型企業創業,也免去了我們的稅收,我們隻需要完整的申報就行了,不需要避稅。”

這個世界上其實並不存在什麼合法避稅與非法避稅,說到底都是逃稅的行為,既然都不是合法的行為,為什麼有些逃稅行為會被追責,有些則不會?

其實很簡單,被追責的那些就是手段太簡陋,他們雇傭的會計不夠專業,本身也不夠謹慎,加上聯邦稅務係統的正常運作,他們肯定會栽在這裡麵。

而那些不被追責的,沒有人知道他們在逃稅問題上花了多少錢,打通了多少關節才躲掉了一部分的稅收,更彆說其中某些人甚至是推動了地方法律的變化才順利逃稅。

想要“合法”逃稅的成本太高了,那不是林奇現在能夠承擔的起的,加上微型企業的免稅和減稅政策,在他開始被聯邦稅務局正視之前,他完全不需要考慮這些為問題。

“對了,在我注冊公司之前我已經做了一些類似的生意,手裡有了一部分錢,這部分錢可以做進接下來的賬目中嗎?”

薇菈微微有些失神,她第一次聽說有人如此積極的想要報稅,在過去她結束的那些人都是想儘辦法少繳稅,哪怕隻是少交一塊錢,對於他們來說都是勝利。

這突然間的立場轉變讓她有一種很新奇的感覺,專業的水準使她很快就回過神來,稍稍推了一下眼鏡來掩飾剛才的恍惚,“當然可以……”

她說著稍稍頓了頓,又補充了一句,“我覺得你應該定做一組票據,稅務係統會要求我們提供相關的佐證,如果有合法且完善的票據係統,一切都會變得更簡單一些!”

在薇菈接下來的解釋中林奇才知道這個世界並沒有發票這個玩意,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被司法認可的注冊票據係統。

任何一家注冊公司都可以花錢在稅務局申請屬於自己的注冊票據,看上去這好像是很官僚很繁雜的係統,其實並不是。

隻要給出自己設計的票據樣式,然後提供給聯邦稅務局,稅務局批準采納留下樣板後,就可以使用了。

當然,票據的印刷需要去各地和聯邦稅務局有合作關係的半官方的印刷機構去印刷,他們會為票據打上編碼以確保它的合法性。

至於票據到手之後如何填寫,那完全看大家的自覺程度了。

有時候林奇不得不說,他喜歡這個世界,他不僅有很高的素質和教養,還十分的自覺!

“太棒了,你解決了我很多的麻煩!”,林奇突然伸手握著薇菈的手,又很快鬆開,在她表現出情緒之前。

看上去他隻是因為一時興奮作出了一些可能會讓人誤解的舉動,就連薇菈都覺得這未必是林奇故意的,反倒是覺得如果自己太過於糾結這個問題,會顯得自己太在意了。

她按捺住心頭的無端猜測,微笑著看著林奇。

“你真是我的天使,晚上我請你吃飯?”,他把一張椅子放在了薇菈的旁邊坐了下來。

一股淡淡的,高端的香水味從林奇的身上向外擴散,不濃烈,很清幽,但時時刻刻又在提醒著被它所影響的人這股香味的存在。

這是昨天晚上特意去買的,對於中產階級來說,格調能夠最大限度的提升一個人對另外一個人的感官,加上林奇對薇菈短暫的觀察,他購買了這款清淡型的男士香水。

古典的草木香裡透著一絲活潑的果香,很古怪的組合反而襯托出了林奇一種特彆的氣質,一種矛盾的氣質,也令人著迷。

她看著林奇,還沒有來得及有任何的反應,林奇就補充了一句,“為我們的工作,入職的第一天,難道我們不應該聚餐嗎?”

這個理由薇菈很難反駁,她有些猶豫,在思索了很久之後並沒有給林奇任何準確的答複,而是說道,“我需要先和家裡人說一聲,你知道,我已經結婚了,還有自己的孩子……”

林奇的臉上沒有表現出任何沮喪或失落,隻是看著她,點著頭,“沒有問題,我等你!”,說著他頓了頓,“而且我還有一些其他工作上的事情想要和你商量一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