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46 越沒有什麼越想要什麼(1 / 2)

加入書籤

電視機前,一名衣冠楚楚,風度翩翩的先生看著電視中林奇和歐拉之間的針鋒相對,露出了一些不快的目光。

他拿起手邊的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片刻後對著話筒說道,“讓他們把話題轉移開,她得罪了那麼多人,這次讓她像一個正常的主持人那樣,問點正常的問題……”

說著他把電話掛了,然後繼續看著電視。

電話就在他的手邊,就在沙發的邊上,在大多數的家庭布局中,電話都不會放在沙發的邊上,那不是放電話的地方。

比如說主人家正在會客,來了一通敏感的電話怎麼辦?

回避,會讓客人覺得彼此之間的關係還不夠好,連一個電話都要互相回避。

碰到那些敏感的,可能還會覺得這通電話和自己有關係,也許是某些人正在說自己的壞話,或者其他什麼。

不回避,並不是所有的通話都能正大光明的展現在不相乾的人麵前,同時對來電者也是一種非常不好的對待方式,明明是兩個人之間的私密通話,卻多了一個第三方,這可不是什麼好的體驗。

所以絕大多數家庭——這裡我們需要排除掉那些普通的家庭,他們把電話安裝在沙發邊上的原因更多是為了炫耀。

除了這些人,絕大多數家庭都會把電話安裝在離公共區域更遠一點的牆角,或者單獨找一個房間來安排。

從這間房子的裝修看得出房子的主人並不是一個貧窮的人,沙發側麵的壁爐裡燃燒著火焰,上方的牆壁上懸掛的公鹿首已經有些年頭,它誇張的犄角總是能讓一些女士驚叫出來。

周圍的牆壁上還有一些熊首、獅首和一些其他動物的腦袋,栩栩如生,不討論狩獵這些動物的成本,僅僅是把它們製作成為精美的標本並且保養它們,就不是一筆便宜的開支。

房間裡的裝飾,另外一麵牆壁上懸掛著的幾幅價值幾萬到十幾萬的畫作,都說明這不是一個普通的家庭,主人不應該犯下如此簡單的錯誤,把電話安放在沙發邊。

但他那麼做了,這是因為他的工作很繁忙,繁忙到隨時隨地都需要接聽電話的程度。

這位先生是一名國會眾議員,並且在撥款委員會占據著一席位置。

在聯邦的國會體係中,撥款委員會屬於八大常立委員會之一,並且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機構,負責權貴非軍事方麵的財政預算撥款,可以說是大權在握。

這位老人就是其中之一,有很強的社會關係。

電視中正在播放的節目,那個叫做歐拉的主持人,正是他的女兒。

他無論再怎麼忙,隻要有時間,就一定會收看這個節目,以此表達他對家庭成員的關注。

但是隻有他們自己,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他繼續吃著東西,烤肉,不那麼講究的直接用手抓著,手上都是油漬,他此時表現出的這些特征,一點都不像是一名大人物。

他的眼裡閃爍著某些光芒,似乎在回憶著什麼。

其實不隻是他在回憶,電視機中的歐拉也陷入了某種不愉快的回憶中。

林奇的一句話攪動了她的心神,讓她回到了很多年前。

當節目組的導演告訴林奇歐拉不好惹,並且會挑釁節目嘉賓的時候,林奇就抽空打了一個電話給安委會。

他現在可是安委會特彆顧問,他有權力調閱非權限級保密文件——這裡需要指出的是即使是非權限級的保密文件,也一樣不會對民眾們公開。

聯邦政府所說的保密和解密,從來都是和民眾沒有關係的事情,隻有擁有特殊身份的人才能調閱那些非保密級的文件和解密的文件。

至於保密文件則需要更高的身份以及權限,最高的權限就是總統本人。

很快一些和歐拉多少有點關係的最淺顯的信息就進入了林奇的耳朵裡,至於更多的,比如說她自己和她的家庭,則沒有獲得授權。

不是林奇的資格不夠,而是根據聯邦的法律,任何機構不得對正在從事公共職務的個人進行立案和調查,眾議員也屬於公職。

這條法律的製定是為了避免在政治傾軋過程中,雙方毫無節製的使用國家機關作為武器互相攻擊傷害,這的確避免了很多問題,但也製造了很多的問題。

也正是因此,林奇才知道,歐拉的父親是一名國會眾議員,沒有更高機關的批準林奇不能調閱她和她家庭成員的個人資料,但是安委會給了林奇一些額外的收獲,那就是歐拉的叔叔因猥褻侵犯男童被判了重刑。

更讓他覺得……有些震驚的是,那個男童就是他自己的兒子,也就是歐拉的表弟。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