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25 多才多藝小郎君(1 / 1)

加入書籤

一大堆聽說過的沒有聽說過的專利顯然不是兩三分鐘就能夠決定下來的,林奇和這家律師事務所達成了一個口頭的協議,等他準備好材料之後,再委托律師事務所和他一起前往社會服務局去注冊。

其實他可以不需要律師的陪伴就能夠注冊專利信息,但有些問題他也不一定就能夠真的解決,比如說州範圍的專利,聯邦的專利和世界的專利還有各種相關條款的適用性,為了最大限度的避免以後被其他人鑽空子,最好還是找個律師陪同。

商量完這些事情他回了一趟倉庫,理查德這些勤勞的小蜜蜂在他離開的兩個多小時的時間裡又回來了一趟。

一大箱一大箱的零錢看起來格外的震撼,即使它們隻是硬幣,但也恰恰因為它們是硬幣,這些小可愛閃爍著的光澤能夠直接讓人們把它們和財富聯係在一起。

現在最大的問題還是數錢的問題,或許可以先讓人把分幣器做出來的同時,順帶著把專利注冊了,接下來他要做的不隻是福克斯先生的生意,還有整個塞賓市的生意,這是一個大買賣。

林奇把這些硬幣過了紫外線燈後用清洗劑清洗了一遍晾乾,等著福克斯先生的人來收取硬幣。

在他們的人到來之前,林奇還會和福克斯先生通一次電話以確保這個來接貨的人是福克斯先生的人。

一上午兩趟入賬了一千六百多塊,速度比昨天又快了一大截,特彆是理查德,他的速度和數量幾乎等於另外兩個人的總和,也是最賣力的那個。

另外兩名工具人兌換零錢的速度慢了一些,他們也詢問過理查德為什麼他總是能夠又快又好的把自己口袋裡所有的錢都兌換成零錢,理查德總是一臉傻笑的說多跑跑就好。

林奇知道他的竅門,不過沒有揭穿,理查德縮減了自己的一部分收入來把整錢換成零錢,而不是一毛不拔。

看上去他的收益好像降低了,可實際上他的收入反而因為速度和數量的增加,取得了遠超於其他人的進展。

在相對公平的環境中,有一定距離的收入差異會激發人們之間的競爭力,這其實是一件好事。

一整天的時間都消耗在這家小小的公司上,其實他沒有必要完全泡在這裡,可到目前為止薇菈還不能夠讓人信得過,加上有些東西彆人未必能做,暫時隻能先辛苦自己。

任何一個微型企業誕生之初,企業主往往最先壓迫剝削的人就是自己,在這個過程中他們逐漸掌握了如何正確壓迫剝削工人的方法——通過在自己的身上實踐,最終他們邁出了朝向資本家最堅定有力的一步。

稍晚一些的時候,林奇把薇菈送回了家之後回到了倉庫區,關閉了電源之後簡單的弄了一下,製造了一個看上去像是齧齒類動物啃咬之後導致的短路點,然後推動了電閘。

在短暫的類似某種持續高頻震動聲之後,剛剛亮起的光線再一次暗了下去,林奇從容不迫的走到辦公桌邊,提起了電話。

不多時,倉庫區的電工趕到了這裡,那是一名三十多歲看上去很有經驗的電工,他先看了看保險盒,將熔斷的熔絲取出來之後一邊和林奇回報這裡的情況,一邊開始尋找短路的點。

與此同時,他還給了林奇一個寫字板,上麵有一遝表格,這是塞賓市乃至整個州通用的電路報修表。

電工會通過這份表格的填寫情況,作為每個月底薪之外獎金的憑據,他們有越多的單子,那麼他們就會有越多的獎金。

激勵製度本質上也是一種壓迫剝削的方式,不過比起其他赤果果的表現方式,人們其實更喜歡這個。

趁著電工不注意,林奇撕掉了最上麵的一張放進了辦公桌的抽屜裡,然後在第二張開始填寫報修的表格。

大概十多分鐘後,電工找到了那個點,他看了看,便對林奇說道,“你的倉庫裡有老鼠,先生,我建議你找個滅蟲公司過來做一次滅鼠,不然它們可能還會破壞這裡的線路……”

老鼠咬壞線路並不是什麼奇聞,每年都會發生很多起,電工也早就習以為常了,他一邊更換電線,一邊繼續說道,“我這裡有一張名片,如果你有這樣的想法可以聯係他們,提起我的名字他們會給你一個合適的折扣!”

他回頭看了一眼正在填寫表格的林奇,然後快速的把電線分開並更換。

稍後他看了一眼林奇填寫的表格,撕下了一部分交給林奇,有時候上麵的部門會對這些維修單進行隨機的抽查,供電公司並不會傻傻的完全遵照這些單子給電工發放工資,他們總能夠找到一些問題拒絕支付其中的一部分。

同時,他也把一張名片交給了林奇,林奇很自然的收下,並和他握了握手,送他離開。

他沒有立刻就支付維修的費用和人工費用,等月底的時候供電公司會把這些維修單中的另外一聯發給銀行,銀行具有代收業務,他們的服務費比起電工當場收費和人工催繳的不確定性以及高昂的額外人工費用而言,要節省也安全許多,所以到了月底賬單會直接寄到倉庫這邊。

至於會不會有人連夜搬走來躲避賬目,基本上不太可能發生,林奇租下這間倉庫的時候,也是繳納了足夠的保證金和提前的租金,為了一些不多的費用丟掉這些錢顯然很不值得。

在回去的路上他隨意的選了一家文具店,購買了一個大號的寫字板,買了一些用來印刷宣傳海報用的油紙。

一麵略顯粗糙,一邊有一層薄薄的蠟,把模片壓在紙上,用油墨滾筒一推,一張能夠造成大麵積汙漬的油墨小海報就出現了。

這種油紙很像是電工的維修單,蠟麵可以保護一些水性或者油性的汙漬不會對紙張本身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

文具店的老板按照林奇的要求裁切了一小部分之後,他帶著寫字板,一遝什麼都沒有的油紙和一麵空白的維修單回到了臨時租住的房間裡。

稍稍吃了一些東西後他換上了之前買回來的電工裝,這種東西有不少地方都能買到,不屬於管製類的商品,任何人都有權力購買。

隨後他把那張維修單放在油紙的最上方,夾在了寫字板裡,壓低了帽簷後趁著擦黑的天色從小酒館的背麵離開了那裡。

大概二十來分鐘之後,他出現在了邁克爾家的社區周圍。

他覺得昨天晚上報頭鬼鬼祟祟的到處跑,也許是預示著他要下手了,這是一個機會,也需要他警惕起來。

林奇從來都不是一個好人,至少他自己和法官的看法是一致的,但他也認為自己不是什麼壞人,所有因為他走向末路的那些人,實際上都是死在了他們自己的貪婪之下。

他不過是利用了一些人的貪婪而已,他不是好人,但絕對不是壞人,如果那些人沒有貪婪的心,理智能夠壓製**和衝動,那麼就沒有人會受傷。

他要盯著點報頭,不能讓他把事情弄的脫離了自己的控製。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