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26 正在進行時(1 / 1)

加入書籤

大多數中產階級的社區都會有非常不錯的配套服務公司,從保潔到保全,還包括了社區醫院和醫生,他們能夠提供給住戶全方位的照顧和服務。

為了這些服務,住在這些社區中人們每個季度都要花上不少錢來維持這些享受,不過他們的付出是有價值的,因為這些錢帶給了他們明顯高於底層社會的某種“尊嚴”和“體麵”。

林奇剛剛騎著車從主乾道拐進了社區的入口,門口崗亭值班的保安就攔住了他,“這裡是非公開地區,你不能進去……”

天色已經有些黑,保安一開始沒注意到林奇的裝扮,他走進了一些之後才發現林奇的裝扮,一名典型的電工。

一般來說不少中產階級的社區都有自己的電工,電工的工資不需要服務公司出,而是全體社區業主來出,並且他們還會額外的支出一部分給服務公司,作為管理費用。

這樣做的好處是一旦有某一戶人家的電路係統出現了問題,電工很快就會出現在需要他的地方並且解決問題,但也因此衍生出了一些其他的問題,比如說供電公司的不滿。

原本應該屬於供電公司的業務被服務公司拿走了,他們肯定不會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於是他們也找了一個辦法來挽回損失,那就是電路的老化和檢修。

服務公司不承認供電公司的要求,然後供電公司通過各種方式,主要是電話恐嚇的方式告訴那些有社區電工的業主,他們的電路正麵臨老化,某某社區的業主不願意檢修線路,結果發生了火災,若乾人去見了天主之類的。

最終大多數業主都會要求供電公司來檢修,並且願意為此支付另外一筆錢——實際上有一部分人並不清楚,這筆錢會在周期結束前由服務公司把賬單送到他們的信箱裡。

有些人會閱讀每一筆錢的作用,這些是那些已經開始變得拮據的中產階級,大多數正常的家庭不會在意這些小錢。

這也是為什麼中產階級社區和一些頂級社區內各種線路和設備上,都包了一層禁止拆卸的鉛條的原因,隻有供電公司的人能拆卸,如果拆卸檢修了其中的一部分,那麼整個社區的業主都要為此買單。

這並非適用於所有的社區,也有一些社區的服務公司並不提供電工服務,這都是很正常的現象。

林奇停下了自行車,他舉起了手中的寫字板,寫字板第一頁的維修單讓他看上去更正規了一些,“我來檢修線路,有人說看見了一些線路出現了老化開裂現象……”

保安皺了皺眉,他很清楚這些都是供電公司的鬼把戲,不過那和他沒有關係,他沒有必要因為公司的事情自己去得罪人。

他揮了揮手,叮囑了幾句,讓林奇不要影響到這裡的住戶之後又回到了崗亭裡,繼續兢兢業業的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

林奇輕車熟路的找到了邁克爾的家,在他家院子旁邊有一個電線杆,在電線杆上有一個像是一個中世紀海船上瞭望塔可以提供人站立的地方,這也是主要檢修的地方。

那裡有一個盒子,裡麵安裝著一些電力設備,並且用鉛條封住了開口,需要用專用的工具鉗斷鉛條才能打開它。

這個鉛條上的編號就是用來像服務公司收費的依據,正常情況下電工會把這些有編號的鉛條出示給服務公司並留檔,然後帶回供電公司。

林奇順著電線杆上凸起的部分,很輕鬆的爬了上去,在這個角度可以清楚的觀察到邁克爾房子的全部。

不得不說這個混蛋很會挑地方,看上去足足有兩百左右平方的三層獨棟房子,加上前後的院子,雖然說沒有遊泳池,卻也有一些小的園藝造景。

有時候也會有人從這裡路過,他們偶爾會抬頭看一下正在“忙碌”的林奇,很快也就收回了目光不會再停留。

天氣越來越熱,也的確到了線路檢修頻繁的季節,每年的夏天基本上每周都會出現一些因為線路老化引發的火災,這裡指全聯邦範圍內。

像是一些比較高檔的社區,每個月檢修一次是很正常的情況,特彆是最炎熱的那些天,又是用電高峰,很容易出現一些問題,幾乎天天都有人檢查。

等到了晚上差不多十點多也沒有見到報頭過來,他已經準備回去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鬼鬼祟祟的黑影從社區的後方摸了過來。

報頭早就想過來了,可問題是他被攔在了門外,像他這樣穿著廉價衣服,渾身散發著酒臭味的人肯定不可能是這個社區內的住戶,保安很負責的把他攔在了門外。

考慮到不時有保安在裡麵巡邏,加上晚上為了壯膽喝了一些酒,報頭在等待機會的過程中,迷迷糊糊的就在路邊的草叢裡睡了一覺。

如果不是溫度和蚊蟲把他弄醒了,他可能會睡到明天早上才起來。

從正門是沒有機會進去了,他就繞到了後門。

後門其實也有一個崗亭和一條直接通往主乾道的小路,隻是這條路比較靠後,加上人們習慣了從前門出入,所以這邊的門就被關閉了。

汽車無法正常的出入,其實行人也是,可這些不算嚴格的措施阻擋不住一個有手有腳的人,報頭很輕鬆的翻了過去,等了兩批巡邏的保安經過弄清楚他們巡邏的間隔後,才摸到了邁克爾家的附近。

此時的路燈在燈罩的約束下無法把光線送給與它們平齊的,站在電線杆上端的林奇,在黑暗中如果不是特彆靠近,誰都不會想到有個人藏在黑影中。

林奇看著報頭偷偷摸摸的翻閱了一麵隻有一米二左右植被院牆跳進了院子裡,看著他偷偷摸摸的順著房子轉了一圈,並且嘗試著推開每一扇可以觸碰得到的窗戶。

也許是因為這裡實在是太安全了,也許是因為女性固有的麻痹大意,在房子的朝向西邊的側麵,在報頭的驚喜中推開了一扇窗戶。

窗戶緩緩的,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的被他推上去,他用力一撐,上半身就鑽進了窗戶裡,這一切都被林奇看在眼裡,但他沒有動,他在等。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寧靜的夜空散發著星輝和靜謐的美,在黑暗中林奇的目光始終停留在那個房子裡。

從報頭進去到現在,已經有差不多十來分鐘了,這個蠢貨連這點小事情都做不好?

又等了一兩分鐘,二樓的等突然亮了,一個影子出現在並不是很隔光的窗簾後,凹凸有致的影子應該是個女性,那個影子在窗口處停留了一小會,便消失了。

幾秒種後,林奇聽見了驚呼聲!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