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48 心理遊戲和滅口(1 / 2)

加入書籤

每個人在人生最黑暗的時候,都會尋找一種東西來作為自己在黑暗中支撐下去的力量。

這種東西未必一定要有什麼特殊的含義,不像是影視作品中所說的,必須是某些家人的相片,或者具有宗教儀式性的道具。

可能是一支筆,一本書,一張海報甚至是一個發卡。

人們會本能的給這些沒有意義的東西賦予特殊的意義,比如說這支筆是誰送的,或者它能書寫光明的力量。

比如說這本書裡蘊藏著感人至深的故事,激勵著人頑強的抗爭。

又比如說那個陪伴了自己無數個夜晚,上麵還殘留著自己獨有氣味的美女海報,隻要它還在,人生就有一些樂趣。

比如說……一個發卡。

對於年紀不大的人而言,一些彆人贈予他們的東西往往會有特彆的意義,對他們自己來說,他們也喜歡這麼做。

這些東西也能夠成為他們在困難時期支撐下去的勇氣,支撐著他們不斷的前進。

觀眾們享受了從來都沒有享受過的九十分鐘,雖然後麵趨於平淡,可最開始的針鋒相對和歐拉的認輸讓人們感覺到非常痛快。

也在這個時候,一些人才意識到,他們一直以來認為的勇士——敢於向社會上流人物發難的歐拉,被他們視為勇者榜樣的主持人,其實自己也變成了一個大魔王。

看著她被林奇批駁的啞口無言時,人們不會感覺到憤怒,隻會感覺到痛快,他們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彆人分享自己的感受。

在幕後人員的指揮下,他們很快離開了現場。

林奇把麥克風放在了桌子上也準備離開,可就在這個時候,回過神來的歐拉喊住了他,並且讓導演把演播室裡的人都驅趕了出去。

“你是誰?”,此時的歐拉和一開始時她,哪怕是幾分鐘之前的她都不一樣了。

她露出了一絲軟弱的模樣,眼睛裡藏滿了畏懼,心底最深處的秘密被人發現後,她有一種想要立刻逃走的衝動。

但她抑製住了這股衝動,她看過林奇的資料,這就是一個平平無奇的普通階級家庭出生的窮小子,他不可能知道當年的那些真相,更不可能知道發卡和發卡對她的含義。

她也不認為最後林奇問的那句話是沒有任何緣由的隨口胡說,他一定知道什麼。

有著那樣的過去,對歐拉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的回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她甚至想要向惡魔求助來讓林奇閉嘴,如果值得的話。

林奇瞥了她一眼,輕聲說道,“我注意到一個小小的細節,當你感覺到不適的時候,就會捋你右側的頭發,有個笨蛋告訴過我,當一個人在心理不適期出現數次以上相同的下意識動作,就可以把這種動作看成一個人心理成長時期心靈上重要的依靠。”

“有些習慣,一旦養成,就會陪伴你一生,甚至你自己都不會察覺出來,但彆人的觀察可以。”

“對於一位女士來說,在她年輕或者年幼時,她的頭發上會有什麼?”,林奇的諄諄善誘的問出了這個問題,然後自問自答,“發卡。”

“你還在捋你的頭發,但你的頭發上沒有發卡,我猜如果那個東西沒有丟失的話,應該被你放在一個安全又隱蔽的地方。”

“那個在特殊時期對你來說是心理上的依靠,實際上也代表了一種你不願回憶起的恐懼,今天恐懼出現了,你又需要它了。”

“夠了!”,歐拉突然咆哮著將手中的東西灑落一地,她惡狠狠的瞪了一眼林奇,轉身快速的離開。

她的身體在微微顫抖,林奇很輕鬆的就在她的心靈上找到了那個縫隙,並且插進去一個撬杠,把塵封已久的蓋子撬開了。

看著她抱著雙臂瑟瑟發抖的離去,林奇撇了撇嘴,他無意探索彆人的內心世界,隻是這個娘們先針對他的。

當然,他也要感謝那位小房間裡的心理醫生,教會了他很多的東西。

其實這些東西說起來也不是那麼的複雜,隻是一些細致的觀察,一些大膽的猜想,一些敏銳的出擊,有些東西就會自然而然的體現出來。

這本來隻是一個很普通的訪談節目,《歐拉九十分》終於在開播以來第一次實現了嘉賓勝利的結局,這很讓人驚訝,以至第二天就有很多人給電視台打電話,要求儘快複播一期。

以前人們對這檔節目的印象就是主持人讓各種名流、名媛下不來台,親自上場肉搏手撕上流社會,撕的名流低頭,名媛流淚。

很多人的確很喜歡看,但每次都是這樣,難免會讓人覺得有點過度重複,但這一次不同,歐拉失敗了,還差點被撕成碎片,於是人們就來了興趣。

電視台也緊急的安排了複播,而且還是複播兩次。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