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33 即將過去的和即將迎來的(1 / 1)

加入書籤

貿然的進入彆人的生活並不是一個聰明的選擇,這就像是你可能覺得鼻腔不那麼舒服,突然有人伸手幫你摳鼻子。

且不論他能不能扣中那個地方,會不會讓你覺得舒服,你第一反應都是這真特麼的惡心,因為他居然用手指摳你的鼻孔。

感情,生活,家庭也是一樣,林奇看著就像是溺水的薇菈輕輕的擁抱了她一下就鬆開了,並且關懷的問道,“你沒事吧,看上去你現在的情況很糟……”

她臉色和嘴唇都有點發白,就像是受到了劇烈的驚嚇那樣,她抬頭看著林奇,很快就收回了目光,然後開始收拾東西,“我有些事情要處理,想要請假,希望你能批準……”

她一邊擦著眼淚一邊擺弄著一些零碎的隨身物品,林奇點了點頭,同意了她的要求,“當然,這是你的權力,還有……”

薇菈抬頭看著他,他也看著薇菈,“如果你需要任何的幫助,給我打電話!”

薇菈感激的握了一下林奇的胳膊,然後快速的站起來離開,今天蓋普還有一場應酬,她覺得有些事情還是要親眼目睹更好一些,也許……她得找個借口來騙自己,然後讓生活繼續下去。

當然更有一些可能是她還不願意承認這個事實,她需要找到證據來反駁自己。

薇菈離開之後林奇等了大概三個多小時,理查德這些人期間來了兩趟,他們手裡的錢越來越多,兌換的速度也越來越快,每個人都是。

不知道另外兩個人是不是給了理查德一些好處,或者其他什麼原因,理查德告訴了他們自己為什麼能夠又快又好的把所有錢都變成零錢,這樣林奇和福克斯先生之間的交易愈發的頻繁起來。

下午三點半後,林奇讓他們繼續去收集,明天早上再來兌換,他把錢檢查了一遍之後交給了福克斯先生的人,同時還和福克斯先生在電話裡聊了一會。

“林奇朋友,現在塞賓市很多人都在通過你的方法把錢送進銀行裡,你知道嗎?”,福克斯先生的話很平靜,隻是平淡的敘述了一個現實存在的情況的。

隨著福克斯先生的錢越來越快的送進銀行裡,在塞賓市從事這個行業的人們也都差不多摸清楚他是如何做到了,他們也開始按照福克斯先生的方法,把錢變成零錢,報稅後存入銀行中。

隻是他們和福克斯先生不同的是他們沒有“中間商”,不需要支付額外的百分之十的手續費。

他手底下的某些人已經不止一次問了這個問題,既然大家都能做,為什麼福克斯先生還要和林奇保持良好的交易關係,而不是越過林奇自己兌換零錢呢?

這樣他能節省百分之十,而且速度會更快一些,數以十萬計乃至百萬計的財產的百分之十,不是一筆小數字了。

福克斯先生雖然有一點心動,卻還沒有像那些人那樣自己乾,他把這個事情告訴了林奇,想要聽聽林奇的看法。

林奇覺得福克斯先生人如其名,他稍作沉吟後在電話中說道,“福克斯先生,你很難在一千隻蒼蠅裡發現一個蚊子,但是想要在一千隻蚊子裡發現一個蒼蠅,卻非常的簡單。”

“隻有我們在做的時候,沒有人會在意我們的行為,我們隻是少數派。但是當所有人都加入進來之後,他們隻會逼迫某些人動起來。”

“這將會引發一場戰爭,我唯一可以給你的忠告就是……”,他輕聲笑了笑,“不要從彆人那裡拿錢,要不了多久你就會明白為什麼我要這麼說了。”

福克斯先生聽完隻有有些擔憂,“那我們是不是最好暫停一段時間?”

“不,沒有必要,我們都在做合法的生意,為什麼要停下來,我倒是希望他們能來查一下我們的交易,這樣反而能夠洗清我們身上的汙點。”

林奇的話其實沒有說完,如果聯邦稅務局查了他之後什麼都沒有查出來,這等於在給他提供一種另類的廣告,接下來人們會更加傾向於和他合作,不過這些東西福克斯先生沒有必要知道。

兩人又說了幾句無關緊要的話之後掛了電話,林奇瞥了一眼電話後搖了搖頭,開始接手處理一些原本應該薇菈來處理的工作。

薇菈教會了他如何登記自己的收入,大帝國目前的業務種類非常的單一,所以這個並不複雜。

他把錢帶著去了稅務局申請證明之後又送到了銀行裡,有稅務局的登記證明,他手裡的這部分錢就可以輕而易舉的進入到銀行的合法流通體係裡。

等明天理查德這些人拿著零錢過來找他兌換的時候,他隻要開一張現金支票就行了,身上留太多現金並不安全。

這麼做的目的一方麵是避免出現可能存在的漏洞,另外一方麵也是在完善銀行與個人的流水,以後銀行評估他個人信用的時候,會相應的有所提高。

稍晚一些的時候,他回到了小酒館的二樓。

炎熱的夏天終於姍姍來遲,天氣的溫度越來越熱,沒有空調更沒有風扇讓這間迎街的房子差點要變成蒸籠。

天氣逐漸熱起來,晚上來消費冷飲的人們也變得多了不少,加上那些女舞者們可以更加賣力的表演,每天小酒館都要營業到晚上十一二點才會休息。

吵鬨噪雜的環境讓林奇有點扛不住了,他琢磨自己手中有了這麼多的錢,差不多可以考慮購買一棟房子裡,不管是安全性還是適用性,都遠遠高於這裡。

他正想著要買個怎樣的房子以及房價的時候,門被敲響了。

他翻身坐起,拿著一把起子,站在門邊低聲問了一句,“外麵是誰?”

“警察,先生,有些事情我們想要和你談談!”,林奇把起子隨手放在了手邊衣服的口袋裡,他把門開了一條小縫,外麵站著兩名穿著警服的警察。

對方有些不耐煩的出示了一下手中警徽,並且告知林奇他們是塞賓市城市警察,如果縮寫的話就是……

好吧,那是一個罵人的話,林奇打開了房門把兩位警察迎了進來,兩人隨意的看了看,就停留在門口。

“林奇?”,其中一名警察問了一句,林奇點頭之後他拿出了一個小本子和一支筆,開始繼續詢問起來,“前幾天你這裡遭到了入室盜竊?”

林奇再次點頭,他還給出了明確的時間,以及出警的警察分局,這些和兩名警察手中的資料都對的上。

“我看了出警報告,裡麵說你丟失了一枚銀戒指……”

“不,是金戒指,警察先生!”,林奇果斷的打斷了警察的話,並且補充道,“在戒指的內圈還有‘我的摯愛凱瑟琳’字樣,那是我準備送給我女友的戒指。”

兩名警察對視一眼,基本上可以確定林奇這邊沒有任何的問題,那麼今天他們抓到的那個小子就有問題了。

一下午的時間他們已經查出了小邁克爾的身份和家庭,他們沒有想到小邁克爾居然是稅務局調查組組長唯一的孩子,這讓分局的警長感覺到有些棘手。

他們已經向其他分局和州警察局通報破獲了這起入室盜竊案,並且還把小邁克爾的身份信息填入了進去,也包括了他的相片。

這些信息擴散的很快,現在差不多整個州的警察係統都已經有了這個案子的相關進度信息。

塞賓市警察局的局長助理——可以看做是警察局的行政副局長,在拜勒聯邦隻有一線城市的警察局會有明確的副局長這個位置,而一線城市隻有二十個,其中並不包括塞賓市。

其中包括了十七個州的首府和三個特區,除了這二十個城市之外的城市警察局裡都沒有副局長這個職位,取而代之的是局長助理,協助警察局局長處理各種事務。

本地的局長助理覺得如果能夠說服林奇私了的話最好,這不是說警察局的人害怕了邁克爾,一個調查組組長還沒資格讓警察局都畏懼他,隻是局長助理想要避免一些衝突。

他甚至暗示警員,如果林奇願意撤案,那麼他可以獲得一些好處彌補他的損失,這就是兩名警察出現在這裡的目的。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