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34 態度決定了未來,不要隨便許諾(1 / 2)

加入書籤

兩名警察站在房間門口對視了一眼,其中正在記錄一些信息的警察收起了本子和筆,“有一個好消息,我們已經抓住了那個拿走你東西的家夥,但你也需要去指認一下,明白我的意思嗎?”

他沒有說“偷”和“入室盜竊”這樣的關鍵詞,而是用了拿,他在弱化林奇對這件事案子的性質問題,同時給對方施加壓力。

不是每個人都有膽量去現場指認罪犯,去年還有人做過統計,大約有百分之六十一點九四的目擊者不願意指認罪犯,有超過百分之七十七點五三的目擊者不願意出庭作證。

這已經說明了很多的問題,可以看做是拜勒聯邦糟糕的治安造成的惡果,也可以看做是犯罪勢力依舊張狂的原因。

總之讓人去指證罪犯無疑是一種增加證人壓力的方式,但他們找錯了人,林奇立刻就換上了衣服,“還等什麼?”

兩個警察有些摸不清楚林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他們也的確希望這件事能夠“圓滿”解決。

在前往警察局的路上,坐在副駕駛的警察談起了他們抓獲的“罪犯”。

“那是一個十六七歲正在上學的年輕人,他不承認自己做過這些事情,而且我們的確也沒有足夠多的證據徹底把他的罪名釘死……”

這句話說的對也不對,完全是把林奇當做外行人去對待,在警察局裡,隻要他們認定某個人就是罪犯並且有必要的話,稍稍給證據動一下手腳就能夠釘死罪犯,很顯然這次他們的打算並不是這樣。

那警察側身回頭瞥了一眼林奇,“我覺得應該給那個小家夥一次機會,這件證據不太充足的案子有可能會毀掉他往後的人生。”

他說著頓了頓,“你沒有受到傷害,損失也很有限,如果他願意補償你一些的話,我覺得你們可以談一談。”

說完這些話後警察就回過了身,他該說的也都說過了,至於結果如何就不是他一個一線的小警察可以做主的了。

對於車裡的兩名警察來說,其實林奇如何選擇他們根本就無所謂,反正天塌了也砸不到他們的頭上,他們隻是儘量的去完成上級的吩咐而已。

在接下來的行車過程中他們也沒有和林奇再說些什麼,直到車子停在了警察局內。

“你想好了嗎,年輕人?”,一名警察帶著他走向警察局的辦公大樓,並為他推開了大廳的門。

林奇麵色平靜的點了一下頭,“也許我的確應該和他談談。”

“聰明的選擇!”,警察拍了拍他的肩膀,帶著他走向了一邊的審訊室,臉上也出現了一些輕鬆的笑容,並低聲說道,“你可以像獅子那樣張大嘴巴從他身上撕咬下一塊肉來,他是一個有錢的混蛋,至少比我們富有,你明白我的意思?”

林奇點了點頭,那警察很滿意的抿了一下嘴,他站在審訊室門外打開了房門,再次低聲囑咐道,“我們關閉了錄音係統,出來的時候記得敲門,我就在門外等你!”

這樣的好人太少了,林奇用力的點了一下頭後走進了房間裡。

其實到這一步整個警察局的流程都徹底的弄砸了,在上法庭之前受害者和施害者,或者說原告和被告之間是不能見麵的,不過有些事情就是這樣。

規矩是規矩,現實是現實。

審訊室隻有一張桌子和四把椅子,這些東西都是固定死在地麵上的,小邁克爾垂頭喪氣的坐在桌子的一邊。

林奇的到來讓他忍不住抬頭看向林奇,他完全沒搞明白為什麼他父親抽屜裡的戒指居然是一個贓物,這讓他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把心提了起來。

這枚戒指並非是邁克爾背叛家庭的證據,但它的來路有問題,就意味著他的父親可能涉嫌到犯罪中,他內心有一種……自己都無法表述的掙紮和痛苦,他不知道如何做,同時又覺得邁克爾很不容易。

警察那邊和他也談了,會把報警人找來,如果他能說服報警人撤案,那麼他繳納保釋金之後就可以直接離開了。

這件事並不會成為他檔案的汙點,撤案後在一定時間內他沒有再犯罪,所有的信息都會被徹底的裝入另外一個資料袋裡,一般人永遠都看不到。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