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38 “我”是建立在獨立人格基礎上的一種思維方式(1 / 2)

加入書籤

“你可以讓你的人去銀行嘗試貸款,看看他們的流程,然後把他們的那份貸款文件抄錄下來,並且加入一些額外的內容。”

他瞥了一眼身邊的福克斯先生,“比如說一定期限後放棄質押物的同時,依舊要償還全部的欠款和利息,這樣你就可以在明麵上把利率放下來了。”

這套做法就是銀行一貫以來的玩法變種,從銀行貸款後如果不能夠及時的歸還欠款,他們就會把質押物送到拍賣會去進行拍賣。

拍賣獲得的款項永遠歸還借款人無法歸回的欠款,看上去好像這是一個很合理的過程,其實並不是。

因為從一開始銀行給質押物的估價就放到了很低,利息又相當的高,大多數需要貸款的人短期內其實並不具備還款的能力。

很簡單的一個道理,如果這些人能在一兩個月內籌集到這部分錢,他們也就沒有必要從銀行貸款了。

既然他們籌集不到這部分錢,那麼自然也無力歸還銀行的貸款,銀行就能夠正大光明的把這些質押物吃掉。

如果貸款人能夠在短期內歸還這筆錢,銀行也沒有做虧本的買賣,他們在短期內就獲得了一筆利息。

可能這筆錢在某一個單獨的流程中不怎麼起眼,隻是一百塊的百分之幾到百分之十左右,可把銀行所有的業務都堆在一起,那就不是一百塊,可能是一千萬,一個億,甚至更多。

林奇的建議隻是比起銀行終止後的結束,多了一個要繼續追償本金和利息的條款。

其實就算是在銀行,這也絕對不隻是終結,他們有的是辦法把貸款方吃的連骨頭都不剩!

銀行也許不如福克斯先生之類的財務公司那樣在社會上全都是負麵的新聞,但銀行本質上也不是什麼大善人,大好人,要知道所有和非法款項有關係的法律政策裡的界限,全部是參考銀行的最高標準……,他們不僅是運動員,還是裁判!

福克斯先生之前說的某些人不願意看見他們的生意合法化,說的就是和銀行有關係,和大財團有關係的那些議員們。

銀行,財團,養活了他們和他們的家庭,可能還有他們的私人班底,維持了他們體麵的生活,那麼他們自然而然的要學會為投食給他們的主人聲張權益。

林奇的這套東西一點也不複雜,如果不能夠打敗對方,那就加入對方。

隻是現在為了規避風險,在合同上加入了一些文字遊戲,讓一些事情在模棱兩可之間,可以方便行事。

福克斯先生認真的思考了片刻之後,有些猶豫,“我會試一試,無論如何,非常感謝你提供的建議!”

林奇擺了擺手,笑著說道,“你的事情解決了,我也有一件事需要你幫我一個忙……”

在福克斯先生的農場吃了一頓飯之後,帶著一些土特產離開了這裡,一些牛角的擺件,如果忽略掉上麵的黃金和一些不怎麼起眼的寶石,它其實不值幾個錢。

與此同時,他們談起的邁克爾經過一上午的申請,終於在塞賓市地區監獄見到了他的兒子小邁克爾。

有時候人們認為刑事案件一定會經過好幾次庭審才會判決的認知其實是錯的,如果在罪犯主動承認犯罪行為的情況下,流程會極大的縮短。

雖然法庭還沒有最終宣布小邁克爾的量刑結果,但他已經開始提前服刑了,這也算是對他的一種優待吧。

用來接待犯人家屬的房間裡,父子兩人隔著一張桌子坐著,獄警和邁克爾點了點頭之後,離開了他本來應該始終駐守的位置。

規矩就是這樣,有些人在遵守,有些人會破壞他們,破壞這些規則的人往往都是那些特權階級,甚至是規則的製定者,而服從規則管理的,永遠都是那些沒有反抗能力的人。

這很滑稽,不過卻不好笑。

更滑稽的是那些能夠破壞規則的人一直在指責那些不能破壞規則的人,說他們在破壞規則,並且不斷的增加對自己有利的規則來鞏固自己的地位,還有手中的權力。

“過幾天庭審時你一定要提出上訴,千萬不要認罪!”,邁克爾回頭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繼續說道,“我已經請了一名律師,他會儘力為你洗脫罪名,你放心好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