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39 嗨嗷噗普勒斯,桑木完苟鷹圖開嗷米!!(1 / 1)

加入書籤

從負責這件案子的警察那邊邁克爾拿到了最初的報案筆錄,也就是林奇報案他的居所遭遇入室盜竊的拿起案件,上麵不僅有林奇的地址,報案的原因,也有一些現場的記錄。

不得不說聯邦稅務局是一個很吃香的部門,邁克爾隻是付出了一個人情的代價,不僅看到了這份筆錄,還看見了本應該封存起來的重要證據,那個帶著銘刻的金戒指。

邁克爾用自己的老發惹發誓,他絕對沒有見過這枚戒指,更沒有把它從林奇的房間帶走。

這枚戒指頂多也就兩三百塊錢到位了,他沒有必要為了這點錢去冒這個險,但是它不僅出現在了自己的“地盤裡”,還被小邁克爾拿到並且在銷贓的現場被抓捕。

這個蠢貨甚至連正確的銷贓方式都沒有掌握的家夥,怎麼可能會盜竊這枚戒指?

所以邁克爾更加確認案件的本質就是栽贓陷害,他立刻就來找林奇了。

他本想要和林奇好好的談一談,可是當他看見這個家夥的時候,一股說不上來的怒火就騰的一下點燃了,燒的他的理智差點崩碎。

這是他第四次,栽在了同一個人的身上,而且前後時間不超過一個月,這在邁克爾的人生中還是第一次發生。

不僅讓他憤怒,也讓他恐懼。

他的脾氣,還有性格,都非常的惡劣,但依舊能夠被上司看中,不是因為他足夠“惡”,是他的能力,他雖然有諸多的缺點,可他在工作方麵絕對算得上是一名乾將。

就是這樣一個驕傲的人,輸給了一個連揚名都沒有做到的小子。

哦不,現在林奇已經揚名了,隻是他自己還不知道,“林奇方法”是一種被聯邦稅務局,聯邦警察局,聯邦調查局,聯邦國土安全局,聯邦……等十多個部門官方認可的一種算是灰色流程的行為。

它比之前那些人玩弄的手段更高明,更隱秘,更難以控製,以及速度更快,危害更大,也更難以杜絕。

這裡麵絕對不隻是兌換零錢這麼簡單的小把戲,在林奇的建議下,福克斯先生麾下的洗衣店幾乎大變樣,裡麵分門彆類提供了至少數十種可供選擇的選項。

根據洗滌的衣服種類的不同,數量的不同,洗滌劑,芳香劑,是否甩乾或者烘乾以及眾多的選項的不同,洗一件衣服可以花上數十塊,如果再加上人工乾預,那麼就更貴了。

且不論他們是如何實現用一台非定製洗衣機做到如此之多的複雜選項的,以及那些衣服丟進去會不會洗壞,總之他們做到了,在沒有任何違反法律規定的情況下解決了某些弊端,讓他們漂白的速度越來越快。

從某種方麵來說,林奇也算是一個人才,一個有些不倫不類的人才。

再次麵對這個家夥的時候邁克爾還是無法抑製自己的暴脾氣,他這次沒有退縮,眼神凶狠的盯著林奇的眼睛,“把事實和經過說出來,否則今天晚上你彆想好過。”

林奇笑了一下,邁克爾一拳打在他的小腹偏上的地方,就像上次那樣,打的林奇小腹與胸腔交界的地方都開始痙攣起來,他略微彎下腰,深呼吸舒緩著橫膈膜的抽搐。

他吐了一口口水,張大的嘴巴和因為橫膈膜痙攣導致反胃的口水布滿了他的嘴巴。

“你最好說出來,彆逼我!”,邁克爾不為所動,他的眼珠子都紅了起來。

他的兒子即將入獄服刑,以後一輩子都會因此而毀掉,一個孩子的一生都完了!

任何政府部門都不會要一個有過入室盜竊經曆的人擔任任何職務,一些大的集團,財閥,也不會要這樣有劣跡的人擔任重要的工作,他這輩子都隻能在底層廝混。

他的妻子也受到了嚴重的驚嚇,他從妻子和醫生那邊了解到了一些更細節的情節,報頭一直在羞辱她,毆打她,甚至差點侵害她。

邁克爾實在難以想象自己平日裡當做寶貝的妻子,是如何承受這一切的,又是如何堅強的堅持下來的。

他的一切都因為某些人毀掉了!

林奇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了,痙攣這玩意疼起來真的能要人命,他始終保持著粗重的深呼吸來平複身體上的痛苦,說話時的聲音也有些變化。

“你可以殺了我,他們也許會包庇你的小過失,但不會縱容並且幫你隱瞞你蓄意謀殺的事實。”,他嘴角邊微微挑了一下,有一絲譏誚,這讓邁克爾更不快了。

他又一拳打在林奇的小腹上,疼的林奇整個身體都斜靠在牆壁上,他連站穩都很難做到,“報頭在哪,那天晚上你們是不是在一起?”

林奇愣了一下,他眼睜睜的看著報頭死在了出城的馬路上,他甚至都想到了會有好事者去報警,邁克爾還不知道報頭出事,是不是意味著發生了其他什麼事情?

他猜的很對,實際上沒有那麼多人願意惹麻煩,這不是看到老太太摔了一跤,而是一起很明顯的凶殺案,現場大灘的血跡和被搜刮乾淨的屍體,沒有人會為了彆人的事情被警察列入重點監控目標。

至於曝屍荒野倒也不至於,其實此時的報頭屍體就在塞賓市醫學院的某個教室內。

有人發現了這具屍體並且不怕麻煩,一千五百塊的價格把它賣給了塞賓市醫學院做研究用。

拜勒聯邦百分之八十七的人堅信有天主,並且人死後會進入另外一個世界,至於另外百分之十三雖然不信天主這套,可他們信其他的東西。

這些東西都有著大概類似的教義和準則,保持土葬的原因各有不同,但它的目的都是相同,那就是入土為安,然後才能升入各種理想鄉。

在這種情況下醫學院想要新鮮的屍體做研究基本上是很難的,有時候一具教學用的玩意能用上好幾年都不帶換的。

不是醫學院沒錢換,而是就算有錢也找不到,當然這也促進了另外一種職業的誕生,他們曾經火過一段時間,後來很快又銷聲匿跡了。

這也導致報頭的死亡並沒有被官方列入死亡名單通報整個聯邦,換句話來說,在塞賓市警察局之類的執法部門眼中,報頭已經潛逃。

隻是這個時候不管是林奇,還是邁克爾都並不知情。

林奇的沉默讓邁克爾更加的怒火中燒,他剛準備再動手,沒想到林奇卻突然喊起了救命。

這讓人有些措手不及的求救聲頓時驚動了樓下的小酒館,要知道此時已經到了夜晚,小酒館裡多的就是那些不服輸的酒鬼和沒事找事的醉漢,他們頓時來了興趣,林奇反而一把抱住了邁克爾,繼續大聲的呼救,隨著一連串的上樓聲,以及遠處騎警的警哨聲響起,邁克爾有些蒙了!

他從來都沒有過這樣的經曆,不管是以前的報頭,還是其他什麼人,他動手的程度都比對待林奇要厲害得多,報頭都被他打的吐過血。

他們一直以來都隻會默默的承受,沒有一個人像林奇這樣,居然會喊救命。

其實他有一個認知上的障礙,他總覺得林奇和其他人都一樣,都是罪犯,他們不敢報警更不會喊救命,可他高估了自己的判斷,也低估了林奇的果斷。

很快,林奇被送往醫院,而他則坐上了警車,臉色陰沉的被送往警察局。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