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40 意識之間的鬥爭凶狠程度,有時候超過於鬥毆(1 / 1)

加入書籤

林奇住院之後聽到消息的福克斯先生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現場,在醫生那邊知道他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除了有些營養不良外,也就剩下兩處軟組織挫傷。

雖說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可福克斯先生依舊非常的憤怒,他很看好林奇,不管是出於本意,還是想要拉攏林奇,他最少都要表現出自己該有的立場。

“我們要起訴他!”,福克斯先生在病房裡來回的走著,“要告到他家破人亡為止,要告到他連褲子都穿不起為止!”

林奇看著福克斯先生在那表演,雖說也有一半是真的,可他還是忍不住笑著擺了擺手,“算了吧,沒有必要這麼做。”

其實到了醫院的時候他體內的痙攣已經緩和了下來,除了胃有些難受外沒有也就沒有其他什麼問題了,在這段時間裡他認真的思考了一下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已經有了決斷。

福克斯先生挑了挑眉梢,他說這些話其實本質上是為了順著林奇,他雖然不知道林奇是怎麼把小邁克爾送進監獄裡,據說還主動認罪了,可他感受到了林奇睚眥必報的那種性子。

這樣的人,會不利用這樣的機會嗎,這明明是一個非常不錯的機會。

在來之前福克斯先生已經谘詢過了自己的律師,對方認為隻要起訴,邁克爾絕對要完蛋。

首先他在沒有經過主人的允許下強行破門入室,緊接著以暴力毆打的方式脅迫房主人,並且本身還是公務人員,在明知道自己的行為是違法的情況下,還依然去做,他不僅會被扒皮,還要麵對至少五年以上的刑期。

福克斯先生覺得,林奇這麼聰明,他肯定會讓邁克爾身敗名裂,可令他有些意外的是林奇居然讓他算了吧,難道他猜錯了,還是說林奇在演戲?

看著福克斯先生一臉的求知欲,又想到對方第一時間趕過來,雖然他這番做作的戲有點演崩了,不過林奇還是很感激的,加上後麵還要借助福克斯先生的一些幫助,他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起訴邁克爾會被當做是對聯邦稅務局的挑戰,這是一種非常敏感的信號,它甚至會起到和我們考慮的相反的作用。”

“聯邦稅務局肯定會想方設法死保邁克爾,以確保聯邦稅務局本身的權威性,神聖性還有他們的現場執法權不受到乾擾,所以他們會想儘一切辦法,把我釘死在‘罪犯’這個標簽上。”

“到了那個時候,和我打擂台的就不是邁克爾,而是整個聯邦所有的稅務體係官員,以及這些人背後的利益集團,我贏不了。”

他看似說著很輕鬆,福克斯先生的內心卻震撼到讓他已經做不出表情的變化來了,而林奇則還在繼續說。

“接下來最好的辦法就是利用媒體和他們對抗,那些不怕事的記者會幫我們解決邁克爾,全國都會知道這個醜聞,聯邦稅務局為了保持形象,他們反而會發落邁克爾。”

林奇微微皺了皺眉,“有很大的可能他會被停職查辦,冷處理一下,等風波過去了也許會調往偏僻的地方開始養老的生活,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媒體的力量。”

“讓媒體去做那些我們想做,卻不敢做也做不到的事情,到時候我依然還是那個受害者,而邁克爾?”

林奇聳著肩攤了攤雙手,“已經成為了一個流浪狗。”

起訴邁克爾本質上是對權力的挑釁,甚至是褻瀆,因為邁克爾在某種程度上代表著的不是一個具體的人,他代表著的是聯邦稅務局的執法權。

這就像律師和警察的案子一樣,律師起訴警察,實際上是在挑戰整個聯邦警察的權力,這才是他惹了眾怒的原因。

如果他能夠更聰明一些,用的方法更委婉一些,那名警察必然會為自己做的事情後悔一輩子,律師也不需要再整天擔驚受怕受到警察合法的騷擾。

林奇不知道這件事,如果知道了,他可能會覺得律師未必都是聰明人。

一旁的福克斯先生額頭上已經泌出了一層汗珠,他又聯想到了之前林奇找他幫的忙,忍不住掏出了手絹擦拭著額頭上的汗珠,他有點看不準林奇這個年輕人了。

他的心思,他的手段,他的縝密,都不像是一個接受快樂教育然後進入社會沉淪的廢物能夠擁有的。

如果說他其實是某個大家族的接班人,福克斯先生此時都是願意相信的,而且是無比堅持且虔誠的相信,因為一般人真的做不到這種程度。

“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地方嗎?”,他連忙詢問了一句,此時的他已經不再用俯視的角度來看待兩人之間的關係,而是平等甚至更低一下的身段去看待林奇。

一個如此厲害的年輕人,如果沒有半路夭折,他必然會成為舞動聯邦風雲的大人物。

在他尚且沒有發達的時候在他身上投資,總好過將來他發達了再去厚著臉皮舔人家啃乾淨的骨頭。

福克斯先生的態度變化一下子就被林奇察覺出來了,他雖然有點疑惑,卻也沒有較真,此時他吃了大虧,滿腦子都是報複回去的想法,“當然,我需要媒體來采訪我,大量的媒體,最好有聯邦級彆的媒體,可以花點錢,一定要引起轟動!”

福克斯先生輕鬆的吐了一口氣,這個事情他能做,老實說乾他這一行的最經常打交道的就是各種有牌照的人,以及一些和娛樂圈的邊緣人物。

當即他拍著胸脯保證道,“你放心,最遲不超過後天,國內一些知名的媒體都會出現在這裡!”

“那就拜托了!”,林奇客氣了一句。

“我應該做的!”,福克斯先生同仇敵愾的答道。

他離開之後林奇找來了護士,護士又把主治醫師找了過去,兩人在房間裡稍稍停留了片刻後,主治醫師麵色嚴肅的從病房裡走了出來,“立刻把這位病人送去急救中心……”

於是乎那邊半夜被人叫起來的塞賓市聯邦稅務局局長剛剛躺下準備繼續睡覺,又被一通電話鈴聲吵了起來,他還沒有來得及發火,臉色就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受害者重傷病危,已經送入急救中心,醫生已經下發了風險通知書,有可能會出現不可預料的風險。

一想到這裡他還哪裡睡得著,一邊臭罵著邁克爾,一邊穿衣服趕往醫院,萬一林奇真的死了,他要第一時間著手處理。

沒多久後,急救中心的主治醫生和正在接受“搶救”的林奇做了一個歐極八凱1的手勢,兩人笑了笑,默默無語。

而這一切,都因為匆匆趕來的局長說的那句整個大廳所有人都聽見了的話——一定要把林奇救回來,用最好的設備和特效藥,聯邦稅務局買單!

成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