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41 在我們之中,混進了一個異類!(1 / 1)

加入書籤

短短三個多小時的時間裡,林奇吃了宵夜之後躺在床上裝慫,急救中心的醫生還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弄了一些他不知道的玩意抹在他的臉上,讓他看起來憔悴的很。

當他被推出急救中心的時候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包括了始終沒有回去的塞賓市聯邦稅務局局長,他一直在這裡等著,等到這一刻心才落地。

隻要林奇不死,問題就不會鬨到無法收拾的地步,其實不管是他,還是更上層的人士或者管理部門,怎麼可能不知道下麵存在的一些工作方麵的問題?

問題隻要不弄到無法收拾的地步,上麵也就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裝作什麼都不知道而已,大家也都能夠體量,在第一線工作如果一切都按照規章製度辦事,恐怕什麼都辦不成。

適當的放權甚至是逾越規則並不算過分,隻要他們能夠完成自己的工作,自己的任務,那麼一切就都不是問題。

每年拜勒聯邦因為執法尺度的問題造成的矛盾不下數百起,前些年的時候可能會更多,也沒有見各地執法部門就因此不敢伸手了,更不會見到執法部門被上級關進了籠子裡。

可如果林奇死了,那這件事就很難辦了,任何一個有效健康的機製本身都會有一套對內的清理流程,清理掉一些腐壞的部分,聯邦政府也有。

拜勒聯邦的“監察部”就是這樣一個特殊的部門,在這個部門內有許多下轄的部門,其中比較出名的如“職務犯罪調查局”、“紀律委員會”以及“反滲透偵查辦公室”。

一旦輿論開始沸騰,很快其中的一些人就會出現在塞賓市,圍繞著執法尺度過量和可能存在的職務犯罪行為進行偵查工作,到時候倒黴的就不隻是邁克爾一個人了。

一個小小的調查組組長承載不起這樣的“分量”,必須要有一個陪綁的人跟著他一起撤職才行,而這個人極有可能就是“知情不報”的局長級人物。

好在,林奇蘇醒了過來,這也意味著情況不會鬨的太糟糕,如果不考慮他接下來要看見的那一連串的收費單的話。

林奇和醫生談了談,然後促成了他們這次簡單的合作,在這裡醫生的行為並不算是重大的過錯。

要知道在拜勒聯邦,醫療結構都是被醫療集團所控製,換句話來說醫院就相當於這些披著醫療集團外皮資本家手下的商場。

他們販賣的是一種叫做健康的東西,想要獲得健康就要支付金錢,醫生和護士就是推銷員,他們在這裡工作並不是為了救死扶傷,雖然他們總是這麼標榜自己。

從最開始,他們學習這些醫療知識的目的,就是為了進入醫院中成為一名醫生或者護士,為了成為高薪人群。

他們本質的工作,也是為集團創造利潤,那麼為什麼醫生要拒絕一個沒有任何風險的合作,從而獲得巨大的提成呢?

當然,這也是隻要總統提起醫療改革的問題,就會得到人民支持的原因,居高不下的治療費用和醫院冷漠的態度,大多數人都希望它可以發生改變,但又真的很難做到。

這就像要求那些大資本家們不要賺錢一樣,他們不是慈善家,即使是慈善家,首先慈善家也需要先從平民的身上吸夠了血,才能夠有鮮紅的愛心去奉獻給彆人,這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總之林奇受到邁克爾暴力脅迫且病重的消息很快就傳了出去,在警察局裡配合調查的邁克爾也沒有想到林奇居然會傷的這麼重。

幾名警察猶豫著的讓他配合,並給他佩戴了手銬和腳鐐,這在警察局裡已經是最頂級的享受了,同時也意味著邁克爾有可能涉嫌到了一級謀殺案中,而且還是施害者一方,如果林奇半夜嗝屁了的話。

一連串的變化並沒有驚動太多的塞賓市市民,哪怕等到天亮了,他們也未必會知道有一個叫做林奇的家夥被一個叫做邁克爾的稅務局調查組組長打住院,還下了風險通知書。

絕大多數人的日子和往常沒有絲毫的不同,小邁克爾也是。

他早上清醒過來之後吃了不怎麼好吃的早餐之後和大家夥一起進入了監獄的“車間”裡,有時候拜勒聯邦的一切都讓人迷惑。

監獄明明應該是國家性質的結構,但是在拜勒聯邦中卻有很多私人性質的監獄,資本的力量真的是無孔不入,就連監獄和犯人,在某些人的眼中也變成了可以榨取利益的工廠。

不過好在塞賓地區監獄並不是私人性質的監獄,這座小城市的服刑人員沒有多到讓塞賓市政廳感覺到吃力的程度,所以他們暫時還負擔得起這些開支。

被羈押在這裡的罪犯也不是每天都吃乾飯,他們也是要工作的,隻是這種工作更像是一種……時代性的政策下的結果。

之前有人認為罪犯離開監獄後還會繼續犯罪的主要原因,在於他們沒有一技之長,出獄之後無法快速的融入社會,不能賺到足夠養活自己的錢,也沒有其他工作能力,隻能重新走上犯罪的道路。

由此經過好幾年的討論最終通過了一條名為《服刑人員技能培訓就業指導法案》的玩意,每個服刑人員都必須在刑期內掌握一門吃飯的手藝。

這條法案從開始實施起就誕生了許多新的問題,為了解決這些新的問題又誕生了更多的問題,不過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小邁克爾老老實實的坐在縫紉機前,開始按照他“師父”的要求進行縫紉工作,這就是塞賓市地區監獄的就業技能。

以老帶新的方式讓服刑人員熟練的掌握使用縫紉機的技巧,如果他們自己有興趣還能自學機修相關的內容,等出獄之後不管是去當工人還是怎樣,都有了一技之長。

一般新入獄的獄友都會被安排在新手組,監獄方麵會安排一些老手來教導他們,直到他們能夠獨立為自己做一件獄衣時就算成功了。

那時候他們可以選擇去曬曬太陽,鍛煉身體,或者在這裡工作,他們每按照要求完成一件衣服的縫紉工作,就會獲得一些金錢方麵的獎勵。

這些獎勵會在他們離開監獄的時候一次性的發放給他們,或者用於監獄內的消費。

小邁克爾坐下後他的師父還沒有讓他開工,而是望著大門的方向,隨口說了一句,“今天有新人過來,上麵把你們安排在了同一組……”

小邁克爾沒有任何的問題,他最近已經開始適應這裡麵的生活,沒有人們說的那麼可怕,他覺得哪怕沒有邁克爾的幫助,他也能夠平安快速的在這裡完成自己的刑期。

沒多久,幾名新人被帶入了車間裡,他們都朝著小邁克爾這邊走了過來,他們都是新人,統一學習進度並不麻煩。

就在大家都開始準備學習的時候,有一個一直盯著小邁克爾的家夥突然大聲的說道,“嘿,我認識你,你爸爸是個有‘牌照’的家夥!”

霎時間,整個車間都安靜了片刻,小邁克爾咽了一口唾沫,他突然間覺得這裡的氣氛有些不太對勁了,就連這幾天和他有說有笑的“師父”,看他的眼神也有了一些變化。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