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53 怒其不爭(1 / 2)

加入書籤

我們常常說某些人很適合某些工作,其實嚴格意義上來說沒有人天生就適合某種工作,隻是有些人把工作隻當做是工作,一種維持生計的手段,那麼他不僅無法投入十二分的熱情,還會對自己的工作感覺到厭煩,疲憊,絕望。

也有些人不這麼認為,他們把自己的工作看作是自己生命中的一種使命,他們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做好這份工作,精益求精,讓自己和這份工作結合在一起,綻放璀璨的光華。

海倫就很適合生活助理的工作,首先它不會讓人覺得疲憊,隻是每天挑選一些在過去她連上門拜訪都不具資格的邀請函中,挑選出一些她覺得符合林奇形象的,送到林奇的麵前。

至於其他的,她不會拿過去,但她會在和林奇談論日程安排的時候簡單的說起這些邀請函。

接著,她要做的就是陪同林奇參加各種活動,采訪,幫他端著水,提著包,或者做點力所能及的事情。

不累,反而很新鮮,更重要的是林奇給她開了一份不錯的薪水,每個月八百塊錢。

林奇總是說她配得上這份工資,但是海倫很清楚,她現在做的這些工作,在大街上隨便找個本地人都能做,她也知道,林奇給她這麼多,隻是因為她需要照顧家庭,還有一個生病的妹妹。

他不想讓自己覺得這份工資是一種施舍,一種憐憫,海倫很清楚這一點,他為了顧全自己的體麵,所以才會那麼說,這讓海倫很感動,所以她也決定把這份工作做好。

此時,在她的視線中,林奇正坐在聚光燈下和一名時尚的女主編聊的很開心,這個主編是《浪潮》的金牌主編。

《浪潮》正在逐漸的成為一種現象級的雜誌,用雜誌社的說法,他們每一期的封麵人物,都具備改變世界格局的能力!

雖然這句話有誇張的成分,但他們每次邀請的人都非常的不俗,從商業巨擘到政界領袖,從人們最初不是那麼的感冒,到現在人們的肯定,它已經成功了,並且走向輝煌。

這次《浪潮》邀請林奇就是為了抓住兩件個熱點,第一個自然就是百億先生,第二個則是聯合開發公司。

比起邀請像是帕圖先生、沃德裡克先生這樣真正的頂級名流,《潮流》還是有點太單薄了,而且這些頂級大亨根本不會接受任何雜誌的邀請,所以基本不考慮可以邀請到這些人。

相反,林奇正在冉冉升起,他更好邀請一些,林奇也接受了《潮流》的邀請,畢竟這也是一個宣傳自己的好機會。

他和麵前的女主編談的很愉快,這種有相當文化藝術內涵,並且有著很高學曆的女性在聊天過程中很能讓她的對象獲得一定程度的快感。

這種快感並不是那種很直接的,來自於生理上的快樂,而是一種精神方麵的,你會覺得眼前這個人能讀懂自己,不隻是單純的那麼說說。

知己這個詞用在這裡可能有點貿然,但很接近。

林奇也有過知己,那種感覺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就像是對方是另外一個自己。

隻需要一個眼神,不需要任何的語言和更多的動作,對方就能夠理解自己全部的想法,而自己也能夠跟得上對方的思維。

已經死去很多年的人也曾經留下過類似的感慨,不管是金錢還是權力都是唾手可得的東西,唯獨能夠理解自己,能夠在心靈上交融的人很難尋找到。

此時林奇又有了一點這樣的感覺,聊天是愉快的。

“林奇先生,我們的政府和一些社會名流始終在宣傳納加利爾對聯邦的重要性,我們也的確看見了這幾個月來一些大的集團公司和財團開始恢複生產,一些工廠也得到了一些訂單。”

“可是這些現象都隻出現於聯合開發公司內部,換一句話來說,對於聯合開發公司的成員們來說,納加利爾存在著價值,可對於那些非聯合開發公司的人來說,似乎這一切都不那麼的美好,你如何解釋這個問題呢?”

聊天愉快歸聊天愉快,該問的問題還是要問的,對此林奇也沒有什麼反感的,這也是女主編的工作。

她提出的這個問題有點尖銳了,或者說在某種程度上新的矛盾又誕生了,大家一直在說納加利爾能夠為聯邦帶來發展和複蘇,但現在好像複蘇的隻有那些大公司,隻有聯合開發公司的人受益了。

於是在民間就有了另外一種說法,納加利爾帶來的好處隻針對少數既得利益者,大多數人的生活和聯邦現在的情況並不會發生太大的改變,乃至於有可能聯邦大力的幫助納加利爾,忽略了本國的本土工業和經濟複蘇,於是就像是往常每一次那樣,有人喊出了“陰謀論”。

幫助納加利爾的發展就是社會高層的一個大陰謀,這種說法還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所以在這一期的采訪中,會提出這樣一個問題。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