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55 新的生意,新的分成(1 / 1)

加入書籤

半個月之前林奇並沒有預料到今天此時此刻發所發生的一切,準確的來說他並沒有想過會發生邁克爾以及和他所有有關的事情。

林奇沒有全知全能的能力,他隻是一個普通人的,算計考量的跨度比普通人要大一些,但也做不到站在起點,就能看見終點,那不是人,是神。

邁克爾引出的一係列事情破壞了他最初的計劃,他本來的計劃是撈一筆就走,根本就沒有考慮過注冊什麼正規公司的事情,可他為了應付邁克爾這些人,不得不注冊了一家公司,讓自己至少儘可能的無懈可擊。

雖說計劃發生了一連串的變動,但錯有錯著,通往終點的路並不是隻有一條,條條大道通銀行,現在他的計劃也不算太壞。

福克斯先生猶豫了片刻,反問道,“百分之十不夠嗎?”,他覺得百分之十不算少了,可這點錢真的不夠。

林奇搖了搖頭,“如果你隻是要兌換零錢,百分之十足夠了,因為我做的生意就值這點,但是你想要從我這裡拿走錢去經營,百分之十是不夠的!”

他說著不給福克斯先生任何反駁或者提問的機會,緊接著繼續說道,“這絕對不是自我的吹捧,現在整個塞賓市隻有我能在短時間裡為你籌集到大量的現金,我有辦法弄到合法的錢,而你也需要錢……”

福克斯先生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他有點頭疼,在認識到林奇的“智慧”之後,他總覺得自己有點蠢。

很多人說他是一個狡猾的狐狸,但隻有在林奇麵前才能讓人認識到狡猾不是智慧,隻是小聰明,他不願意和林奇兜兜轉轉,因為最後暈頭轉向的那個人一定是自己,所以他非常直白的問林奇到底要多少。

“本金的百分之十,和其他收益的百分之五,並且我不承擔其他任何的費用!”

這句話裡的每一個字福克斯先生都知道它怎麼寫,是什麼意思,有哪些常見的變化,可是當它們組合在一起的時候,他就有點……蒙圈了。

他思考了一會,之所以要思考一會隻是為了不讓林奇看清楚他的虛實,雖然從一開始林奇就知道他未必能夠理解自己所說的話,在半分鐘以後,他略皺著眉頭問道,“什麼意思?”

林奇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生動起來,對待每一個顧客或者說是金主,林奇都有充足的耐心,也比任何人都能表現出自己的誠意,他的笑容就是誠意中的一種表現形式。

“很簡單,福克斯先生,假設你借給了湯姆一千塊錢……我們隻是假設,這是一個例子……他抵押了一個價值一千塊的東西給你,但他逾期了,最後你追討回了本金連同利息,本息各一千塊。”

“在這筆生意中你本金是一千塊,收益是兩千塊……”

福克斯先生抬手打斷了林奇的話,“抱歉,我沒聽明白,我的收益不應該是一千塊嗎?”

林奇沒有絲毫的不耐煩,非常耐心的解釋,“我讓你擬定的那份協議,逾期後借款人自動放棄抵押物所有權,借款和利息依然存在有效那條……明白了嗎,實際上你獲得了一千塊的利息,還有一個價值一千塊的抵押物。”

看著福克斯先生恍然大悟的樣子,林奇覺得這個老頭子還是有些可愛的,他則繼續說道,“一千塊的百分之十,和收益的百分之五,加起來一共是兩百塊。”

這其實是一個比較原始的保底加分成的商業合同,雖然不多見,但也不算少見,特彆是在少數對賭合同中都會有類似,或者形似的條款,來保障某一方最大的利益。

福克斯先生想了好一會才想明白,他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的樣子,“其實我們合夥乾,就不像這麼麻煩了,我可以給你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這比複雜的計算簡單的多。”

他說的或許是一種解決辦法,但不是林奇所喜歡的,說到底福克斯先生的生意現在看上在自己的幫助下已經沒有違法的內容了。

但是不違法不意味著就合法,這是一種灰色的界限,當福克斯先生強勢的時候,沒有人打算踩著他出頭的時候,他就是合法的。

可有人打算挑戰他,社會自行的發展也要把他淘汰的時候,隻要有這種需求,他的這些生意就是違法的。

灰色可能意味著暴利,但也擁有極大的風險。

看看最近一段時間被關進去的那些,已經潛逃的那些人,就知道這行生意的風險已經超過了大多數商人對風險的概念。

況且這門生意並非是穩賺不賠,如果有人借了錢就是不還,甚至是跑掉了怎麼辦?

當然,抵押物的確勉強能保本,但是也會因此損失這筆資金不斷滾動所帶來的更多的預期利潤,加上追討債務時有時候不那麼和規矩,總之林奇並不打算進入這個行業裡。

如果他打算進來,也不會和福克斯先生談這些,直接找個地方把自己的攤子支起來就行了。

他和福克斯先生談合作,目的就是在最大限度的合法範圍內,旱澇保收的撈取最大的利益,所以福克斯先生是一個慈眉善目的好人,林奇始終這麼覺得。

他果斷的搖了搖頭,用不強硬的方式委婉的拒絕了福克斯先生的再三邀請,“不是我不願意,如果你想要拿到這筆錢,甚至更多的錢,我們之間就不能夠有明顯的,直接的聯係,我們必須是兩個獨立的個體,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不明白!”,福克斯先生搖了搖頭,他覺得林奇說的太複雜了,他一點也聽不懂,“不過這不妨礙我們繼續合作,我可以答應你的要求,那麼你打算怎麼做?”

福克斯先生的語氣中帶著一些探究的興趣,他知道林奇現在的情況,身上也就幾萬塊錢,他不太相信林奇能夠拿出他所說的幾十萬幾百萬來。

林奇則笑了笑,“本來在沒有簽合同之前,我是不會把商業秘密透露出去的,但我們是朋友,我也信任你的品德,我不介意告訴你……”

“等一下!”,福克斯先生突然站起來,走到了辦公室的玻璃牆邊上,把所有的百葉窗都關上,還把門反鎖了,這才放下心來,“說吧,我非常的好奇!”

在林奇充滿自信的笑容中,他把自己的解決辦法徐徐道出。

要說現在塞賓市哪些地方能夠在短時間裡成百上千萬的資金,那麼毫無疑問就是銀行了。

六大私人銀行富可敵國,他們隨時隨地都能夠弄到數不清的資金,林奇的計劃就是通過銀行拿到這筆錢,至於如何拿到這筆錢,則和之前他督促福克斯先生修改的合約有關係。

借款人從他這裡借錢需要一個抵押物,這個抵押物就是從銀行借錢的關鍵,換句話來說,隻要福克斯先生膽子夠大,他一個人就能夠包圓了整個塞賓市的對私對公所有資金援助業務!

但在這裡麵,還需要有一個人來作為牽線搭橋的第三方,這個第三方就是林奇。

為什麼林奇敢把實話告訴福克斯先生,也正是因為這一點。

整個塞賓市都在抓洗錢和金融犯罪活動,這個時候福克斯先生這樣“榜上有名”的人想要從銀行借錢,哪怕他手續合法,銀行都不敢把錢借給他。

鬼知道這筆錢最後會變成什麼性質,會不會因為這筆錢把聯邦調查局和聯邦稅務局的目光牽連到自己的身上。

但如果有一個第三方就不同了,這個第三方不僅在媒體上證明了自己的青白,他甚至能夠得到稅務局局長的友情,那麼隻要不太出格,銀行為什麼要拒絕林奇這樣的大客戶?

這就像是一個實施嚴格門禁製度的區域禁止任何陌生人進入,福克斯先生就是這個陌生人,他沒有門禁卡,也不是裡麵的人,守衛不可能讓他過去。

可如果有一個人來領著他,這個人還算是小頭目,並且願意為福克斯先生的所作所為全權負責,那麼門衛為什麼要為了彆人的事情,自己去得罪人?

所以林奇絲毫不在意直接說出來,如果福克斯先生想要吃獨食,他不僅會發現自己一片草都吃不到不說,還會崩掉一嘴牙!

這個世界上除了父母,親人之外,能占他便宜的人還沒有出生!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