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62 總有人走在時代的前麵(1 / 1)

加入書籤

房間門開啟的那一刻,房間裡響起了短暫急促的鈴聲,不刺耳,也不太長,隻持續了一兩秒的時間。

這種鈴聲就是為了專門提醒房間裡的人,有人正在開門,這樣能夠儘可能的避免一些尷尬的問題,至少有那麼幾秒鐘的緩衝。

喬格裡曼站了起來,他身邊還有三名年輕人,這些人都以喬格裡曼為首,緊隨其後的迎接著林奇。

林奇麵色從容的走過去伸出了手,和喬格裡曼握了握,喬格裡曼表現的有點矜持,兩人說了幾句應景的場麵話之後,他為林奇引薦了身後的三名年輕人。

“這都是金彙銀行出色的客戶經理……”,忽略這三人一點也不重要的名字,林奇大概已經知道喬格裡曼的意思了。

他不會獨吞這筆生意,甚至自己都不會牽扯其中,林奇將會和這三名客戶經理達成貸款意向,他手裡的那些質押也將會成為這三名客戶經理的業績。

對於喬格裡曼來說,誰簽下林奇的生意都無所謂,到了他這個地位個人的業績已經不重要了,哪怕一整年他都沒有搞定過一張單子,都不會有人覺得他是一個廢物。

作為信貸部經理,他的“業績”是整個信貸部的集體成果,既然他自己簽不簽都不重要,為什麼不把這些單子拿出來收買人心。

有人的地方就會有鬥爭,有鬥爭,就會有人站隊,這三名年輕人都是喬格裡曼堅定的支持者,他們年紀更小,潛力更大,如果這些單子以及以後那些單子落在他們的手裡,會把他們推向更高的位置。

同時自己作為信貸部的經理,也會因此受益,那麼為什麼不做一個慷慨的上司?

況且這還是一種預防手段,如果在整個過程中林奇那邊出了問題從而影響到銀行的利益,喬格裡曼可以立刻從中脫手,一切都和他沒有關係。

他隻是負責了引薦,他隻是確認了這些貸款申請複核銀行的流程,至於其他的事情則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如果其中有違法的地方,自然也與他沒有關係。

如果合作沒有出現問題,他也能夠從中受益,幾百萬的貸款單子是在他主持工作的情況下簽訂的,作為這些業績的直接負責人,他也會從分部乃至總部得到重要的評價。

銀行的高層,特彆是信貸部這樣重要的部門,對風險的評估和預防永遠都放在第一位,他們可以不賺什麼錢,但絕對不能有什麼巨大的虧損。

由喬格裡曼牽頭,大家先是簡單的聊了一下,很快聊天的內容就從很不起眼的普通事情,演化到了最近聯邦的經濟趨勢。

經濟的發展就像是突然鬆懈了下來一樣,各行各業都出現了一些小問題,從六大行上半年發放的貸款和往年貸款率,放款額的同比就看得出,社會正在悄然的改變。

聊著聊著喬格裡曼就放開了談話的主導權,由這些年輕人去自由發揮,他則在一邊觀察,主要是觀察林奇。

蓋特瑙財務公司的新合約的副本已經送到了分部,分部那邊的法律顧問認為蓋特瑙財務公司借款合同中的附加款項有巨大的意義和價值,他們也打算在明年的第二季度到第三季度推出新他們自己的新合同。

之所以要過那麼久,一方麵是等現在的這些合同都使用完了,才好印刷新的,這樣能節省不少錢,另外也是要做一個調查工作,看這些內容是否和某些州的地方法律有衝突。

總體來說喬格裡曼已經立了一功,他不認為這是那些沒上過幾天學的財務公司老板想出來的,也不是他們的律師顧問想出來的,否則他們早就有了這些東西,又何必非要等一個叫做林奇的年輕人出現?

這就說明,這一切都和林奇有關係。

此時林奇的表現都被他看在眼裡,最讓他印象深刻的就是林奇的自信,他對未來金融經濟趨勢的判斷讓喬格裡曼都隱隱覺得他說的很對。

“市場持續疲軟下去很有可能會造成產能過剩,如果聯邦政府不能夠很好的解決這些問題,資本家們下一步就要著手裁員,大量的工人將成為失業人口,社會衝突與矛盾有可能會進一步的激化並爆發!”,林奇的侃侃而談讓另外三名年輕人連插嘴的餘地都沒有了,同時他說的也有些駭人。

經濟學家整天都在說觸頂反彈之後會有新一輪的大發展,雖然不知道這個回彈要什麼時候結束,不過大多數人都持有樂觀的態度。

林奇的反潮流觀點一下子就抓住了人們的眼球,就在其中一名年輕人用“林奇先生”這樣帶著敬語的詞彙去請教這個比自己都小的林奇先生時,喬格裡曼站了起來。

四人的目光和注意力都被他吸引了過去,他歉然的笑了笑,“我去接一個電話……”,同時眼神有一種說不上來的變化。

眼神是一種很特彆的媒介,有人用眼睛是心靈的窗戶來描寫眼睛的特彆,也有一些人認為眼睛和眼神並不能夠傳遞消息。

可是總有那麼一個瞬間,人們能夠通過彆人的眼睛,目光的糾纏對視,體會到彆人的意思。

最簡單的如“不要”,“明白”之類的。

林奇點了一下頭,說了一句“請便”,等喬格裡曼進入了另外一間房間的時候,年輕人適時的停止了他們之前的“請教”,開始了今天的正事。

今天這次碰麵很大程度隻是一種更深層次的意向,合同不會在這裡簽,如果是在這裡簽訂貸款協議,林奇可能不會有什麼問題,但這三個年輕人不僅會丟掉自己的工作,還有可能會坐牢。

他們開始圍繞著林奇帶來的一些資料進行討論,因為有了喬格裡曼的態度支持——如果他不支持這筆生意,就不會把他們帶來和林奇見麵,事情的基調已經定下,剩下的就是一些細節問題。

四十幾分鐘後,終於把電話打完的喬格裡曼先生從另外一間房間裡回來了,他臉上帶著些許的充滿歉意笑容看著四名已經開始聊閒天的年輕人。

“抱歉,我接到了一個重要的電話,需要回去加入一場電話會議,不能繼續作陪……”,他壓著袖口看了一眼手腕上鑲嵌了寶石的名表,“快到中午了,你們可以在這裡用午餐,也能去自己喜歡的地方,總之下午兩點鐘之後,我要在銀行看見你們,有沒有問題?”

事情到了這一步今本上就確定了下來,下午簽訂了協議之後等銀行走完審批流程,錢就會打進戴森資產管理公司的對公賬戶內。

但是他們之間的生意不會到這裡就停止,喬格裡曼很清楚,當林奇拿到了更多的錢之後,蓋特瑙公司就能擁有更多的抵押貸款協議,這將是一個不斷前進的雪球,為他帶來巨大的收益,還有聲望。

在回去的路上,他看著街上那些愁眉不展的路人,神差鬼使的想到了林奇之前的那番話,那番在很多人看來可以算作是駭人聽聞的話!

他連帶著想到了總行最近內部刊印的有關於個人信用體係建立的報告書,以及下調銀行存款利率的要求……

迎麵而來的風裡不在透著令人沉醉的香甜,反而有一股暴風雨來臨前夕時才會有的腥味!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