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63 做一個知道感恩的人,才能獲得更多的友誼(1 / 1)

加入書籤

“一共是……三百二十四萬!”

喬格裡曼的辦公室裡,他有些驚歎的看著手中的這份統計書,不由的發出了一種驚歎的語氣。

林奇告訴他差不多有好幾百萬的抵押物時,喬格裡曼認為這大概是一種誇張的說法,這種情況在金融領域內很常見。

各種分期兌現,抵價兌現,折價兌現讓人從來都不對彆人口中說出的數字有多少的信心,沒想到林奇倒是給了他一個驚喜。

他把統計單放下,稍稍調整了一下坐姿,“很驚人的數字,不過你應該知道,我不可能按照估價給你放款,最多隻能有百分之五十,不能再多了!”

他又用手撥了一下統計單,臉上的表情露出了一些遺憾,“這些並不是優質的資源,銀行的風險還是很大的,所以……”,他聳了聳肩,重新看向林奇。

銀行有自己專業的估價師,他們在統計這些東西的時候發現其中並沒有那種非常緊俏,可以立刻脫手的貴重物品,比如說貴重金屬,如黃金,或者一些珠寶之類容易變現的東西。

反倒是一些……不怎麼容易脫手的東西,比如說一些日常的用品,一些器具,其中以房子和汽車居多。

塞賓市不是大城市,不是一州的首府更不是聯邦的中心,這裡房子的保值率並不是很安全,而且在這些協議中抵押的房子大多數都是普通社區的房子,沒有中產階級社區和上城區的房子。

在小城市中值錢的房產基本上是指那些中產階級社區和頂級上流社會社區的房子,他們坐擁最好的地段,最優美的景色,最齊備的配套服務。

這樣的房子很容易就能夠賣出去,隻要比市價低一些,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十五,可以說立刻就能脫手。

但平民社區的房子並不會這樣,平民和貧民區的房地產開發,特彆是住宅的開發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緩慢的銷售周期很容易把房地產商拖垮。

加上有些人喜歡亂來,那些窮人們喜歡破門而入進入沒有銷售的房子裡生活,經常會弄出一些麻煩來。

聯邦有些州的地方法律已經規定,在彆人的房子裡居住了一定年限之後,就能夠自然獲得這棟房子的產權,這也讓很多人更加熱衷於找那些沒有賣掉的房子居住,或者找已經搬遷走的空房居住。

平民區和貧民區混亂的環境,各種令人毛骨悚然的街頭文化,都是製約這些房價上升的原因,這倒不是說它們不值錢,隻是難以兌現它的實際價值罷了。

汽車也是,沒有豪華的汽車品牌,大多數都是普通的汽車品牌,而且還有一些年限,其中有一些估價師認為還有可能是放棄追責的贓車。

這些東西的變現之路充滿了曲折,如果真的砸在手裡能不能保本很難說。

如果林奇是真的想要用這些東西換一筆錢,也隻是這一次交易,喬格裡曼會更加的謹慎,乃至於拒絕和林奇之間的生意,他情願沒有這筆交易,也不願意承擔風險。

可他已經明白了林奇的想法,他給林奇的錢,林奇會拿去給蓋特瑙財務公司,實現持續的轉動。

到時候會有更多的類似協議被抵押到銀行來,最終將會滾出一個驚人的數字,所以他並不介意這樣的生意。

喬格裡曼思考了一下,“我最多給你一百六十萬!”,他覺得這個價格相當的安全,林奇也沒有任何反對的必要,一百六十萬,他能拿到十六萬的服務費,以及差不多一倍到兩倍的預期利益收益。

僅僅是這一筆買賣就給林奇帶來了至少不低於二十五萬的收入,這可比換零錢快得多,同時他不需要支付銀行哪怕一分錢的利息。

這部分利息由蓋特瑙公司支付,支付的方式是他們委托戴森資產管理公司全權管理這些資產,並為此支付“管理費”。

換句話來說整個過程中戴森資產管理公司完全切割了蓋特瑙財務公司和金彙銀行之間的關係,這就是雙方能夠合作的基礎。

林奇沒有爭取更多的份額一口答應下來讓喬格裡曼對他的好感更多了,他的臉上也多了不少的笑容,“你要支票,本票,彙票還是賬戶轉賬?”

到目前為止聯邦六大行的支票都是有限額的,根本開具不了百萬級彆的現金支票,連轉賬支票都開不了,支票太容易造假,加上一些技術上的原因,很難實現。

喬格裡曼的意思實際上是指小額現金支票,不過很顯然林奇有不同的看法。

“我要現金!”,他的話一出口喬格裡曼就愣住了,倒不是銀行拿不出這些現金,隻是大額的現金出櫃需要一係列的手續,有點麻煩,可能還要讓警察局那邊來兩個人配合一下。

看著喬格裡曼的表情,林奇微微皺了一下眉,隨機就舒展開,看上去就好像很不在意的問道,“不行嗎?”

喬格裡曼想了一下,最終還是點了點頭,“不是不可以,隻是很麻煩,這裡麵的流程很多,我要先做文檔然後送到分部和總部去,還有一些其他的司法程序,最少需要四到五天的時間。”

“我可以等!”,麵對這些困難林奇沒有絲毫的退縮,兩人對視了兩三秒的時間,喬格裡曼點了一下頭,表示會儘快完成這筆交易。

林奇適時的站了起來,“那麼……”

喬格裡曼也站了起來,跨越辦公桌伸出了手,“合作愉快!”

送走林奇之後喬格裡曼笑著搖了搖頭,他知道林奇為什麼要現金,而且態度那麼的強硬。

上百萬的現金出具證明足以讓林奇他們混淆進去更多的現金,簡單一點來說銀行出具了一張證明,證明林奇從銀行拿走了一百六十萬的現金,那麼在隨後的工作中,他隻要一次性拿出的現金數量不超過一百六十萬,都可以說是合法的,隻要他足夠聰明。

換句話來說林奇可以把更多的,一百萬,兩百萬甚至更多的錢混入這份證明裡,徹底洗乾淨,真是一個聰明的人!

簽下了這份生意,以及以後一係列的後續合作,喬格裡曼的情緒很高,晚上的時候三名手下邀請他出去慶祝一下,這筆生意中他們大概能拿到不少提成,他們有理由放縱一下。

這就是和金錢打交道的工作的日常,賺錢,賺大錢,然後徹底的放縱,不斷的循環。

喬格裡曼謝絕了他們的邀請,作為信貸部的經理他不太適合這個時候和他們一起出現,他需要回避一下。

驅車回到家裡時停好車,在路過院子時下意識的看了看信箱,像他這樣的人每天都會有全國各地的來信,有些是同行,有些是各大基金會的自我推薦信,還有一些各種金融機構的訂購或者免費金融服務。

晚上吃完晚餐,和妻子還有孩子在一起待了一會,看了一會電視後,他獨自回到了書房,開始處理這些信件。

令他意外的是第一封信件居然沒有郵戳,信封上什麼都沒有,沒有寄信人,沒有收信人,甚至連一個字都沒有。

他有些困惑的用信刀裁開了這封信件,夜晚的房間裡光線永遠都不如白天那樣的充足,他放大的瞳孔在看見信封內的東西時,快速的收縮起來。

一張支票,三萬塊錢的支票,支票還散發著油墨的香味!

雖然信封上什麼都沒有,可他知道這張支票從何而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