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66 課代表哪裡找(1 / 2)

加入書籤

“拿到薪水了嗎?”

剛剛用鑰匙打開門,一張略顯焦急的麵孔就出現在安德森的眼中,他迎著夫人的目光,有點心虛的看向了腳下的位置,同時轉身將放在門外的箱子搬進來,還甕聲甕氣,有些不耐煩的答道,“沒有。”

“沒有?”,安德森夫人已經缺少保養的肌膚已經鬆弛了不少,法令紋,魚尾紋,額頭紋……,黯淡粗糙的皮膚,她滿臉的失望,雙手下意識的握在了一起,“那我們這個月怎麼辦?”

馬上就要有賬單郵寄過來,如果他們無法支付這些賬單,就會列入一個高危險的名單中,接下來他們如果再違約一次並沒有把這次欠下的重新支付,銀行或者一些企業就會啟動調查程序。

隻要調查員認為他們沒有繼續還款的能力,那麼他們通過分期購買的商品,甚至是房子,都會被拍賣,並用拍賣所得來償還欠款。

更可怕的是隻要有一家啟動了調查,所有有分期支付協議的企業都會啟動調查,這足以直接摧毀一個家庭!

最近幾個月已經有好幾例發生在他們的周圍,那些鄰居不得不賣掉房子搬去環境更差,更危險的社區生活。

那裡充滿了各種罪犯,有技術的女人,皮條客以及其他什麼,那裡就是地獄,當然對某些人來說那裡也是天堂。

安德森把三個紙箱搬進了房子裡,他直接走到沙發上坐下,他的妻子這圍繞著箱子打轉,“裡麵是什麼?”

麵對妻子絮絮叨叨的盤問,他腦子都要炸了,“工廠用來抵工資的東西,也許你現在出去問問鄰居有沒有人需要,比在這裡讓我頭疼是一個更好的選擇,你說呢?”

兩人對視了片刻,安德森夫人並沒有離開房間,而是開始沉默的收拾衛生,拿著抹布到處清理。

其實在安德森回來之前,安德森夫人就已經把家裡大掃除了一遍,對於大多數全職家庭主婦來說,除了伺候孩子與丈夫之外,她們剩下的事情也就隻有這麼幾件可以做。

看電視,和鄰居聊天,打掃衛生,個彆的還會偷情。

每當安德森夫人的情緒抵達臨界值的時候,她就會開始乾家務,沉默的乾家務,仿佛自己隔絕於整個世界之外,也不會受外界的乾擾,直到她的情緒恢複正常。

坐在沙發上的安德森看著又進入“狀態”的安德森夫人頭更疼了,他覺得自己才是冷暴力的受害者,看看這個目中無人的女人吧!

他其實並不是很喜歡安德森夫人,他們結婚,生活在一起隻是生活的需要,這就是普通人的悲哀,現實永遠不會為理想讓步。

有錢人,特權階級則恰恰相反,隻有他們那裡,才有適合理想和浪漫生長的土壤。

安德森拍打著腦袋離開了家,他需要出去轉一轉,然後考慮一下下個月怎麼辦。

剛離開家沒有多久,一個年輕人就微笑著給他送上了一份宣傳單。

平時碰到這種情況,安德森會把它變成紙飛機或者一團廢紙,然後丟進垃圾桶裡。

可現在的他正處於中焦躁中,他需要做一點事情讓自己的注意力轉移,於是他把目光投向了這張宣傳單。

“蓋特瑙,即時到付!”

“能給你三五十塊的是你的朋友!”

“能給你三五百塊的是你的親人!”

“能給你三五千,三五萬的隻有我們!”

“蓋特瑙,即時到付,蓋特,鬨!”

一張財務公司的宣傳傳單,剛準備把這個傳單隨手丟棄的安德森突然愣了一下,也許這些人能夠解決他的麻煩!

不多時,安德森就背著三個紙箱子來到了傳單上的地址,那是塞賓市的城市中心區的邊緣,這和其他那些幾乎在城市邊緣的財務公司完全不同,也給了安德森一些莫名的心理上的認可。

現場有很多人,這也讓他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氣息,甚至比早些年社會發展還不如現在時差一些。

以前雖然窮,雖然經濟不發達,可是每個人都過的很充實,而不像是現在,至少在過去他不需要考慮丟掉工作這件事。

他看著遠處露天下一溜排的協議桌,又看了看一旁堆的如同小山一樣的各種抵押品,他默默的歎了一口氣。

“要注意整個城市和周邊城市的市場動態,不能一味的過於死板……”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