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67 就是這麼的乾脆(1 / 1)

加入書籤

“先生,這棟房子從建造到今天也不過三年,它還是新房子,如果不是它的主人急需要錢……”,一名房產公司的客戶經理抿著嘴露出一個大家都懂的笑容,“它未必會放在我們的出售列表中!”

這個時代就是這樣,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應該被尊重,應該被重視,需求的背後就是龐大的市場,所以不管是銀行,還是房產公司,或者其他什麼服務行業,隻要是個業務人員,他她它都是經理。

客戶經理是最常見的,然後就是售後經理,可能很多人都沒有想過自己給這些經理打電話,或者他們給自己打電話的時候是一種怎樣的狀態。

不過,人們喜歡這個,“有經理為我提供專門的服務”永遠都是可以誇耀的經曆。

林奇麵前的這棟房子是一個新興的中產階級社區的新房子,建成實際上隻有兩年十個月的時間。

它有獨立的前後院,後院還有一個不是特彆大的遊泳池。

主體建築地上三層,地下一層,占地二百二十平方,不包括院子。

林奇手中有了一些錢,前後加起來差不多二十多萬,很難想象在上個月“他”還因為沒有工作的事情被凱瑟琳的父母嫌棄,從而和女友分手,這個月就賺了很多人一輩子都未必能賺到的錢。

命運就是這麼有趣,當然更多的還是個人的能力,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能力,隻有林奇一個人。

有了錢之後再居住在那個小酒館的樓上就不太合適了,他需要一棟房子來隱藏一些私密的東西,所以他挑選了這裡。

新興的中產階級社區內居住的團體還沒有冷漠化,這裡的住戶中有差不多一半都是新晉升的中產階級家庭,對於這些人來說他們此時最迫切需要的就是更加充沛的人際網絡關係。

社區社交就是很好的一種交友方式,他們會很熱情的去認識社區內的每一個人,並且思考著這些人對自己會不會有一些用處。

幾年之後他們就會喪失這種熱情,因為絕大多數鄰居和他們的生活沒有一毛錢關係——除了會在早上說早安,中午說日安和晚上說晚安之外,不會再有任何的交際。

不過現在,大家都很活躍,活躍就代表著熱心和責任心,當林奇有需要的時候,這群傻……好心腸的熱心人們會踴躍的幫助他,並且為了幫助林奇來擴散某些事情。

“把門打開,我要進去轉轉……”,扶著台階下扶手圓形的柱頭,溫潤的手感令人舒服,他回頭瞥了一眼客戶經理,給出了自己的要求。

客戶經理表情微微發生了一些變化,她立刻在臉上堆滿了笑容,扭著屁股走上了台階。

夏天,天氣這麼人,每個人都恨不得不穿衣服在身上,畢竟衣服被汗水打濕後濕漉漉的感覺真的糟透了!

打開房門之後,客戶經理邀請林奇進入了房間,不得不說這棟房子的設計還是非常不錯的,原主人應該請了不錯的設計師來為他的家庭設計這套房子。

實用,美觀,新潮,簡約又不失典雅,透光和通風都非常的好,沒有進入那種停用一段時間的房子裡時的腐朽的黴味。

房間裡的絕大多數東西都已經被搬走了,隻剩下一個毛坯房,林奇每個房間都轉了轉,還去了一趟地下室看了看,非常的滿意。

它不像是有些設計師為了讓房間數多起來,看上去更符合多人口家庭的需求,把每個房間都設計的緊湊。

這位不缺錢的原房主讓房子的每一間房間都有很大的空間,居住在這裡的人很難會滋生出一種被製約,約束,緊緊束縛住的感覺,這點他很滿意。

“多少錢?”,重新回到了一樓,林奇看向了客戶經理,後者臉上的驚喜難以掩藏的住。

大城市現在的情況大家不清楚,但是塞賓市的經濟和社會問題已經開始逐漸的明顯起來,失業率不斷的升高,工作越來越難做。

幾年前這些金主們根本不在乎地皮多少錢,設計費多少錢,人工多少錢,那個時候每個客戶經理都能輕飄飄的把錢就賺了。

但現在卻很難了,他們想要做成一筆買賣,不僅要約客戶吃飯,約客戶逛街,約客戶放鬆,甚至還要有一些不允許寫的內容。

行業內甚至說是好幾個地方都出現了那種以買房為借口到處騙財騙色的人渣出現,這讓本來一個人人豔羨的行業,變成了高危行業。

有人開始抨擊這些房產客戶經理不檢點,本身作風就有問題,可如果不是為了活下去,誰又願意出賣自己的尊嚴?

女孩悄悄的向上提了提本來就非常短的短裙,又整理了一下衣服,捏著衣角向下拽了拽,“四萬八千塊,先生,它絕對值這個價!”

房產公司給她的底標是四萬二,超出的部分中有相當的比例是她的提成,而且她開的價格也不算高。

一個非自建房從拿到手到入住,設計費和基礎裝修將是一筆額外的支出。

一套五萬塊錢的房子,花個三五千的設計費很正常,也許那些住在貧窮街區廉租房裡的窮人們會覺得這不劃算,可中產階級們卻並不覺得這是一個問題。

用半個房子的錢來設計和裝修已經快要成為了一種標準,甚至成為了人們的一種觀念。

林奇搖了搖頭,“太貴了,四萬塊,我現在就可以付款……”,他把支票從口袋裡拿了出來,並且還拿出了鋼筆。

客戶經理的呼吸急促了起來,她抬手捋著頭發來隱藏心中的一些微不足道的小閃光,低眉順眼的說道,“先生,其實這棟房子來還有一些其他你沒有了解的東西,需要我帶你去看看嗎?”

這是一個非常恨明顯的暗示,林奇已經在裡麵轉過一圈了,沒有什麼是他不了解的東西,如果有,那麼隻能說不是房子的本身。

未知的秘密就像是一個黑洞能夠吸引絕大多數男人的興趣,但林奇不在其中。

“我不睡你,給你五百塊,給我一個最低價,或許我和你的上司親自談會更簡單一些?”

女孩翻了一個白眼,她倒是情願林奇睡她幾下,“八百塊,我需要錢!”

“成交!”

這是一種違規的操作,但是大家都不在乎,林奇是為了節省時間,畢竟探索未知的隱秘也是需要時間的,女孩則保住了自己的尊嚴,雖然她透露了低價。

稍後林奇就在女孩的陪同下簽訂了購房合同,房產公司那邊也鬆了一口氣,並沒有因為成交價格壓著他們的底線就不那麼情願。

對於手裡積壓了大量房產的房產公司來說,這些房子都快要他們的命了,彆說壓著底線,就算再少一點他們也未必會留下來。

房產公司的錢有些是銀行的貸款,有些是社會上的集資,現在經濟發展緩慢,各方的資金缺口壓力倍增,能脫手兌現比留在手裡等待宣判聰明的多。

短短半天時間就完成了所有的合同,看著這個房子,林奇滿意極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