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57 絕望和更迭(2 / 2)

加入書籤

下下次呢?

下下下次呢?

“通知各部,不要把事態擴大了,現在我們不清楚這背後到底是怎樣的情況,我們需要等一等……”,老國王疲憊的擺了擺手,一名站在不起眼的角落裡的侍者俯身行禮後消失不見。

納加利爾青年黨,就是老國王扶持起來的一個機構,甚至他最看好的一個兒子,還是青年黨的領袖!

其實最初這個納加利爾青年黨成立的目的是為了對付普雷頓商行那些人做的,一旦這些人對國內的壓榨過強,納加利爾青年黨就能代表著民眾的思想站起來,乾掉那些吸血鬼一樣的外國人。

甚至徹底的推翻普雷頓商行對納加利爾的經濟殖民,重新實現完全的自由。

很可惜,普雷頓還沒有享受到老國王為他準備的大禮,就被聯邦人攆的不知所蹤。

但這個青年黨並沒有就此解散,而是開始逐漸的浮出水麵,因為在普雷頓之後,又來了一個更可怕的敵人,拜勒聯邦。

老國王曾經有過這樣一個設想,那就是聯邦人有沒有一種可能,會扶持這個納加利爾青年黨來推翻本地的“半封建統治”?

有這個可能的,對吧,聯邦人讓納加利爾人打納加利爾人,到時候所有的省督、酋長,包括他這個國王都有可能死在混亂之中,死在一種民族意識的崛起之中!

而且這種發展的可能性很大,這也是為什麼老國王會繼續支持青年黨的發展,一旦他想到的這種事情變成了可能,即便他死了,他的兒子也能夠繼承他的權力。

畢竟他的兒子就是青年黨的領袖!

可總有些事情讓人措手不及,在納加利爾青年黨的黨章,路線,方式還沒有完全改過來的時候,一場意料之外的衝突爆發了。

之前他們的口號是驅逐外國人,畢竟這個口號在這個組織內部喊了那麼多年,不可能一時間就轉換過來。

但是他們已經普及了新的口號“為自己負責,替自己做主”,從這些口號的變化來看,就能感覺到他們在對待外國人事情上的軟化,把主要的矛盾點從“外國人”的身上,轉移到了“自主自權”的問題上。

這不正好符合聯邦人追求自由精神的那套麼?

到時候聯邦人推動這場巨大的變革,不僅能夠讓王室幾百上千年毫無辦法的割據局麵徹底的消失,權力高度統一,還能幫助納加利爾實現一次跨越式的發展。

但一切,都變得那麼快。

老王國的歎了一口氣,他很疲憊,很累,很想休息休息,可他又不能休息,在沒有找到更好的辦法抑製聯邦人肆無忌憚的誇張前,他還不能休息。

來自外麵的遊行示威聲勢越來越大,老國王的臉上忍不住出現了一種荒誕滑稽的表情,沒想到在這裡,還能聽見如此“動聽”的聲音。

等林奇知道納加利爾國內突然爆發了聲勢浩大的示威遊行時已經是三天後,他在看完信件之後搖了搖頭。

海底電纜的鋪設太慢了,慢到現在都沒有鋪好,這也太耽誤事情了,不過這一輪的遊行示威爆發也在林奇的預料之中。

本來能拿一百塊的工資,現在隻能拿六十,資本家還告訴你,沒有克扣你的工資,你的所有訴求都是不合理的,人民怎麼能不炸鍋?

更彆說這裡麵還有納加利爾青年黨那些人,以及聯邦的一些人在推動事情的發展,到時候不鬨都不行!

他收起信件,轉身回到了房間裡,房間裡正坐著蘭登市長和費拉勒,還有一些其他的市政廳主要成員,以及市長的侄子馬克。

州選結束之後歐州議會的名單也要發生變化了,這也是蘭登要在州選之後才結束這邊工作的主要原因,太早或者太晚對他,對整個事件裡所有的環節都會有更多的壓力,也會造成更多的危險。

這個時候辭職是最好的時候,他可以直接把檔案轉到其他州去,然後經過一段時間的工作,就可以被州議會提名為國會議員了。

現在大家在談論的是一些權力更迭交替的問題,蘭登市長要離開了,但是圍繞著他形成的一個利益群體沒辦法一下子全部離開,甚至是不打算離開。

等蘭登市長變成了“蘭登眾議院議員”時,他一樣能夠照顧到身在塞賓市的這些老朋友。

這是一場新老交替時的談判!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