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69 像太陽一樣發光發熱的林奇老爺(1 / 1)

加入書籤

攔住林奇的報童們在乾掉了報頭之後才發現,苦難的日子並不會因為一個壓迫,剝削他們的人消失而得到改變。

很多人總是把生活的痛苦說是有一塊石頭在頭頂上,隻要把石頭搬開,日子就會變得好了起來,他們甚至刻意的用某種帶著蠱惑的口吻告訴大家,剝削他們的就是支付他們薪水,讓他們有錢養家的那些人。

或許的確是這樣,但不完全是。

報頭死了,孩子們的境遇並沒有變得更好,因為真正壓迫剝削他們的並不是報頭,而是這個以利益為核心的社會。

甚至可能因為報頭的消失,讓這些孩子們的日子過的更難一點,沒有了報頭的社會關係,沒有了他對外人的震懾,孩子們就享受不到以前報頭能夠拿到手,在孩子們看來沒有什麼特彆,甚至是他們痛苦根源的資源。

他們買不到報紙,在這個紙媒依舊牢牢占據了主要媒體渠道的時代裡,報社根本不愁報紙的銷量問題,每天印刷的基本上都能賣完,這也意味著會有一部分的市場空缺。

當報頭消失之後,其他報頭就會想要吞掉這個份額,他們會拿著報頭的份額來擠占報頭的地盤和市場,在孩子們還不懂的利益勾結下,報紙被賣給了其他的報頭。

一些他們沒有見過的報童也開始出現在這附近,他們揮舞著新鮮出爐帶著濃濃油墨味道的報紙從彆人的口袋裡拿走一份又一份的酬勞,原本應該屬於他們的酬勞。

不僅如此,廢品回收站上下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和報頭關係不錯,現在報頭消失了,他們開始肆無忌憚的壓低廢品回收價格為自己謀取更多的利潤。

反正這些孩子們沒辦法與他們抗爭,他們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通過壓榨而來的金錢不需要有任何的後顧之憂。

孩子們總是覺得報頭是他們噩夢的源泉,但在這一刻他們才發現,他們對這個社會的認識真的太粗淺了。

報頭留下的錢足夠他們持續的生活一段時間,可如果他們找不到新的收入,這筆錢很快就會消耗掉。

幾個年紀大的孩子認為不能這樣下去,一旦他們拿不出錢給他們的父母,給福利院,他們就會被帶走,打散,然後送到其他什麼地方繼續接受壓迫剝削。

所以他們必須站起來,需要擁有收入,他們已經反抗了命運,也成功的掀翻了一塊石頭,那就繼續拚下去,終究有一天能撥開厚厚的烏雲,看見蔚藍的天空。

他們找到了林奇,或許這是他們目前能夠想到的,最簡單的方法了。

林奇看著這兩個孩子,微微搖頭,“抱歉,我已經不在做這種業務了……”

隨著大批的財務公司和洗衣店被查封,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有人可能會在硬幣上做手腳,硬幣的兌換業務剛剛迎來巔峰,就墜入低穀之中。

而且有了銀行開局的大額現金支取證明,福克斯先生也不需要再用這種落後的方法讓他的錢看起來更加的合法一些。

兩個孩子儘管想要表現的……風輕雲淡,可他們臉上難以抑製的失望還是流露出來。

其中年紀大一些的孩子忍不住又問道,“林奇先生,您是一個好人,有沒有什麼我們能做的工作嗎?”

他生怕林奇說不,緊接著補充道,“我們可以要比普通工人更少的工錢,隻要有飯吃,有一點零花錢就行,我們沒有太多的要求。”

瞧,現實就是如此的諷刺,他們搬開了石頭之後認清了現實,現在又在尋找另外一塊看上去比較合適他們的石頭,打算親手的壓在自己的身上。

林奇嘴角微微一√,他每次笑的時候都是他最善良的時候,笑容是一種跨越了種族,性彆,年紀,教育程度和理解能力的語言,它的親和能夠緩解焦躁的情緒,也能成為陌生人之間的橋梁。

“我的確有一些工作準備找人做,但是……”,他的笑容更慈祥起來,“……我認識你們的老板,就是那個報頭,如果你們需要一份工作,可以讓他來和我談,這樣會更好一些。”

“我知道你們受雇於他,如果我們越過他談這些事情,他可能會對你們不客氣,我不希望看到有人在這件事中受傷!”

聽聽,聽聽!

仁慈善良的林奇真是一個好心腸的人,所有人對他惡意的看法隻是因為不了解他,他認真的表情讓年紀大一些的孩子表情有些僵硬。

大家都知道,包括林奇都知道,報頭已經死了,就在那天晚上,被這幾個大孩子捅死在出城的馬路上,可他現在還在強調這個他明明知道的事情,他的目的也相當的簡單,那就是讓這些孩子意識到,在他們具備和成年人平等接觸之前,他們必須要有一個橋梁。

以前這個橋梁是報頭,現在他們缺失了,他們就必須找一個回來,除非他們自己能夠擔當這種角色,或者付出一些什麼。

小一些的孩子看見身邊的“哥哥”還沒有反應過來,哪怕在絕大多數人看來他已經足夠成熟了,已經可以被稱作為“小大人”,可他也依舊還是一個孩子。

一個孩子早早被催熟的心智永遠都沒有辦法和一個思維敏捷善於思考總結的成年人媲美,於是這個孩子說出了一句本來不應該說的話。

“報頭?他已經不在了!”

年紀大一些的孩子頓時麵露驚容,他一把拉著年紀小的孩子,一邊按著帽子向林奇鞠躬並且告彆,“林奇先生,我們占據了您寶貴的時間,非常抱歉……”

說著他就要和那個已經意識到自己說錯話的小一些的孩子離開這裡,報頭的死除了他們幾個大孩子知道之外,連宿舍裡的小孩子們都不知道,這是一個秘密。

一個隻屬於他們這些大孩子之間的秘密!

聯邦的確有未成年人保護法,但是這些法律保護的是那些無辜的,正常的,普通的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

對於犯罪的未成年人,特彆是殺人案這樣惡性案件的未成年罪犯,法律從來都不提倡要保護他們,甚至會在量刑方麵有更多的考慮。

判的輕了,會給這些孩子們一種“即使奪走彆人的生命也沒有嚴重後果”的錯誤認識,判的重了,反而會讓他們產生憎恨,扭曲的心理去仇恨整個社會,所以未成年人罪犯的服刑往往是非常複雜,還要輔以心理醫生,說是坐牢,不如說是一個……的過程。

人們每每對那些如同癡呆一樣,麻木的回答著人們所需要的標準答案的未成年罪犯表示讚美,偉大的聯邦又一次在人道主義戰爭中獲得了勝利。

好吧,扯遠了,兩個孩子剛準備離開,林奇就拉住了他們。

“不在了?”,他挑了挑眉梢,“他跑了嗎,邁克爾已經判刑了,他不應該跑才對。”

這突如其來的台階讓兩個孩子都愣了一下,林奇甚至都幫他們找到了掩飾的方法和借口,兩個知道秘密卻以為林奇不知道秘密的孩子突然有了一種想法——這人怕不是個傻子。

但正好他們順著這個台階走了下來,自知犯錯的年紀小一些的孩子閉上了嘴,大孩子點著頭說道,“是的,林奇先生,我們的波士跑路了……”

跑路了是一種街頭用語,這很符合這個孩子接觸到的環境,林奇滿意的點了點頭,“看上去你們現在的日子好像不是很好過?”

大孩子連連點頭,“是的,先生,我們的日子不好過!”

仁慈可親的林奇老爺舒了一口氣,“我喜歡孩子,也有一顆仁慈的心,我這裡有一份工作,或許你們會喜歡。”,他似乎忘了,自己也才二十歲而已。

不過他的打扮現在比較成熟,說他二十四五歲到也不算過分,二十四五歲的人看這些孩子,可不就是孩子們麼?

“您的仁慈就像太陽一樣照耀著人們!”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