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70 第二件遺憾的事情(1 / 1)

加入書籤

第一次在路邊露天咖啡廳中消費的兩個孩子有些拘束,他們坐下前拍打了不止一次的衣服,以確保自己的衣服不會弄臟這些座椅。

林奇並沒有阻止他們,隻是靜靜的看著,人們對世界的敬畏不會在某個瞬間就消失,如果一個人可以在一瞬間就對所有的東西都失去了敬畏,這個人很快也將會滅亡。

不懂得敬畏的狂妄之徒活不了太久,不是被彆人毀滅,就是被自己毀滅。

看著他們小心翼翼,謹小慎微的坐著,略微低著頭,就知道他們內心中還是有些敬畏的,哪怕他們做了很多成年人都不敢做的事情——殺人。

等侍者將三杯咖啡連同三片薄餅一起送過來,並且由衷的祝願三人有一個完美的下午茶之後,林奇談起了自己可以給他們的工作。

“最近我成立了一家拍賣行,目前還沒有什麼人為我工作,同時接下來一段時間裡我會有非常多的工作要做,我不可能完全的把自己困在那裡,我需要一些人為我做事。”

兩個正在用眼神交流的孩子立刻挺直了脊梁,林奇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他一手端著托碟,一手端著咖啡杯抿了一小口,“第一件工作,我需要有人每天為我去塞賓市所有的貿易市場詢問一些商品,包括原材料的每日價格,這是一個很簡單但又很細致的工作,需要能開口問,認識一些字,能寫一些字的人。”

現在福克斯先生還沒有意識到那份代表著財務的抵押貸款協議會給他帶來怎樣的麻煩,大量的各種雜物會堆滿他的倉庫,這些東西不像是黃金,珠寶之類的可以輕易的出手。

人家真的有這些東西也不會拿到福克斯先生這裡來,而是直接送去古董店之類的地方賣掉,很多時候古董店的另外一個名稱就叫做當鋪。

能拿到福克斯先生這邊來的,本質上都是一些難以立刻脫手的,和生活息息相關的東西。

短時間裡無法脫手,又舍不得丟掉,它又占據了大量的精力和體力,然後林奇會把這些東西按照抵押協議上的價錢進行折價,以更低的價格承包下來。

這樣算來實際上一筆買賣他從中賺了兩次的錢,而且第二次賺的可能會更多,但這不重要,因為它們並不是聯係在一起的,甚至是福克斯先生來主動要求他處理的。

市場的價格在波動,每個東西要賣多少錢需要做好一個預算,林奇已經明顯的感受到一種風暴來臨前的氣息。

經濟的萎縮讓更多普通人的消費觀念發生改變,他們開始嘗試購買二手商品來減少生活中不必要的開支,如何定價就成為了一門學問。

至於原材料……有時候市場中會有一些迷惑行為,比如說某件商品的價格能跌破它拆分後原材料的價格,最常見的就是二手車交易。

有時候一輛老舊的車隻能賣兩三塊錢,但是把它們拆成原材料甚至是一些配件,卻能賣出更多的價格。

以前人們可能因為人工價格高昂等原因在回避這種方式,可經濟的蕭條很快就要到來,人工會變得不值錢,人們會為了一份以前他們看不上的工作搶破腦袋。

這對於那些已經有了準備和想法的資本家來說,將是一場盛宴,畢竟在過去的經營中人工成本是整體成本組成中最多的一部分!

兩名孩子用力點了點頭,年紀小一點的孩子似乎被拒絕說話了,一直都是大孩子在說話,“林奇先生,我們都認識字,也都可以寫,我們很勤快,跑的也快。”

林奇點了點頭,“第二點我需要一些有一定說話技巧的人,要長得可愛一些,我們會有一些商品需要上門銷售……”

善良,仁慈這種東西往往都是人們在實現了財務自由之後,開始追求精神層麵的需求時才會誕生。

一個窮到連褲子都快要穿不起的人不會考慮“我今天要幫助彆人”以及“如何通過幫助彆人讓自己快樂起來”這樣的想法,他們隻想賺錢,然後填飽肚子。

隻有那些吃飽了沒事乾的人才想要通過自己過去的努力來證明自己高人一等,有時候對彆人的慈善行為,就是高人一等的表現。

我用對我來說微不足道的錢,換取你的感恩戴德甚至會為此跪下,那種由內而外,從腳底升起的優越感,人上人的快意以及精神上自我滿足的需求會讓人們有一種“我特麼靈魂境界升華了”的快感。

這種容易得到快感的群體往往也是中產階級,他們總是很有趣的一群人,真正的到了上層社會,人們早已見慣了,也體驗過了形形色色的人生百態,慈善比起精神的追求,更像是一種對自己醜惡的偽裝。

用可憐的孩子們去敲開中產階級的家門是很有效的辦法,這群正在謀其進步,謀求更多的參與到社會變革中承擔更多責任的中產階級會為孩子們來買單。

這是一筆不錯的生意,拯救了一些人,滿足了一些人,最重要的是林奇自己能賺到錢。

“也許以後我還會有其他的工作給你們,這要看我在這裡發展的怎麼樣……”,他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張現金支票本,簽下了兩百塊的現金支票,放在了桌子上。

“拿去買一些體麵的衣服,把自己弄得……”,他抬手比劃了一下,“看上去整潔一些,明天來倉庫區找我。”

說著他幾口吃掉了薄餅並喝掉了咖啡,站了起來,兩個孩子也緊張的站了起來,“我想我們談完了?”

“是的,林奇先生!”,年紀大一些的孩子低著頭,他表現的很溫順,這很好。

“那麼享用你們的下午茶吧,明天見,孩子們!”

“明天見,林奇先生!”

林奇離開之後兩個孩子都非常的激動,他們喝掉了咖啡,苦的五官都擠在了一起。

“見鬼,為什麼大人們喜歡喝這個東西?”,年紀小一點的孩子就像是尿完尿那樣哆嗦了一下,抱歉,女孩們和女士們可能沒有這種感覺,第二件遺憾的事情。

他心有餘悸的看著杯子裡的殘渣,忍不住的說道,“我更喜歡喝甜一點的果汁!”

年紀大的孩子也一臉苦進心裡的表情,他齜牙咧嘴的低聲嗬斥了一句閉嘴,然後把兩片薄餅用紙包好放回了包裡,這些要帶回去和大家一起分享的,他們已經成為了一體,就應該一起分享。

如果不是咖啡沒辦法帶回去,他們不會全都喝掉。

兩個孩子離開前還不忘用袖子擦了擦其實並沒有被他們弄臟的椅子,謹慎,且小心,看了讓人感覺心酸。

但這就是這個世界,有人出入尊貴奢靡的場所,隨口的噴塗汙言穢語,他們仆婦在聯邦乃至整個社會的上吸血。

也有人就像是這些孩子這樣,活的謹小慎微,不斷為社會貢獻自己的力量,卻連最基礎的尊嚴都很難保住。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