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74 傻子有時候也會說上幾句有哲理的話(1 / 1)

加入書籤

林奇來倉庫區就是為了處理這些倉庫裡的東西,而且這還不是全部,在福克斯先生其他的倉庫裡一樣堆滿了各種東西,有時候一張抵押協議中的抵押品並不是一個,是很多個。

他走在前麵,福克斯先生與他的兒子走在後麵,一前兩後的朝前走去。

“你的麻煩我已經很清楚了,我可以解決這些問題……”,他稍微放緩了一些步伐,讓福克斯先生差不多與他走在了一起,“你可以把這些東西委托給我負責銷售,我有一家公司可以處理你這裡的東西……”,他隨手畫了一下大概的範圍,“全部!”

福克斯先生表情微微一窒,他本以為林奇會有其他的方式來處理,比如說打包給彆人之類的,沒想到他打算自己做,這讓福克斯先生從他不斷膨脹的財富神話中稍稍清醒了一些。

他的財富正在快速的以他自己以前決然想象不到的速度快速翻倍,而林奇,則以他更加難以想象的方式,速度,不斷的前進,不斷的膨脹,不斷的增多!

他用了半輩子的時間去經營一些灰色的行業,整天擔驚受怕,才擁有了今天的一切,可看看眼前這個年輕人吧,大半個月之前他還隻是一個普通的失業者。

可現在,他的財富可能是之前的無數倍,但他隻用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去完成這個財富的神話。

更可怕的是,林奇的這些收入完全都是合法的,都是納過稅的!

福克斯先生在膨脹,林奇也在,而且更快,也更隱秘。

他恍惚了那麼一下就回過神來,思想的速度很快,快到林奇都沒有意識到福克斯先生在想什麼的時候,他就又重新控住了自己的身體。

“唔……”,短暫的沉吟後,福克斯先生帶著些許歎服的口氣問道,“那麼這次,我需要支付一點什麼?”

林奇你不是很清楚是什麼讓福克斯先生在極短的時間裡發生了如此巨大的改變,巨大到他甚至改變了自己一定程度的精神麵貌,不過這是一種好的表現,他不介意。

“這需要你自己選!”

“第一種,協議中抵押品的價格減掉三成,我直接買斷這些東西,它們將來無論是爛在我的手裡,還是賣出了一個更高的價格,都和你們沒有關係。”

“無論虧損還是盈利,都是我一個人的事情!”

“第二種,由我的公司來幫助你們銷售這些東西,你們需要給我兩個價格,一個是最低能夠承受的價格,一個是你們希望的價格。”

“我按中間價進行是收費,無論是否出售,你們都必須支付我百分之十的費用,我不能保證它什麼時候賣出去,以及成交價格是多少。”

林奇說著話,聽了下來,他看著這父子二人,臉上的笑容一如他們最初見麵時那樣的燦爛。

福克斯先生的臉上露著一些愁容,他和兒子小聲的商量了一會,覺得很難取舍。

他們其實都很清楚,這些東西在抵押協議中的抵價被壓到了很低的一個程度上,原本價值一百塊錢的東西,在他們這裡也就算作四五十塊錢的樣子,絕對會有人願意花四五十塊錢,五六十塊錢乃至更多的錢去購買這些東西,它們比它們放在商店的展列櫃裡時便宜的太多了。

但同時他們也有一些猶豫,這兩天他們也嘗試著去銷售這些東西,情況不儘人意,不是每個人都對它們感興趣,兩天時間裡也就收回了一千多塊錢。

如果要把它們全部都變現,恐怕不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時間也不會很短,會很漫長,在這個過程中倉庫的費用,管理的費用,人工的費用以及可能存在的意外損失費用,比如說某個東西摔壞了。

它們實際的價值就會縮水,甚至是現在它們已經開始縮水了,每一分花在它們身上的錢,都等於它們的價值在流失。

如果以協議價的七成給了林奇,老實說他們覺得太低了,一百塊的東西林奇拿走隻要三四十塊錢,這有點……太欺負人了吧?

但是選擇第二種方法也讓他們有些擔憂,如果林奇故意的放緩銷售的速度,僅僅百分之十的費用就足夠他們吃上一壺,更彆說他們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急需一部分錢來應對銀行的利息收割。

林奇明明給了他們兩個選擇,可在這兩個人看來,其實隻有一個選擇。

就在他們要作出決定的時候,林奇突然打斷了他們準備要說的話,“再仔細的考慮一下,兩位。”

“這是公事,所以我們要公事公辦,不介入任何個人感性情感的色彩去乾擾自己的判斷,也請你們不要因為和我的關係就認為我一定是一個好人,其實我也是一個商人,知道社會上那些普通人把商人叫做什麼嗎?”

不用福克斯先生父子回答,林奇就笑著答道,“他們把商人叫做貪婪的魔鬼,這就是商人的本質,追求更多的利潤,我不一定會為你們著想,但我一定會儘量滿足自己的利益訴求。”

他說著放低了聲音,“不過在公事之外,我現在以私人的角度來說,我認為第二種方法更合適一些,當然對我個人而言,你們其實選什麼,都一樣。”

林奇直白的話讓父子兩人心中小小的不快消弭在他營造的“耿直”中,他們此時用林奇所說的,不帶有個人感**彩的去看待這件事,林奇的要求實際上並不過分。

他們正在承受的,以及快要承受不住的,都將要轉給林奇去承擔,他們卻不要為此再支付任何一分錢,還能夠從林奇那邊得到錢。

林奇在做事,不是在撿錢,加上他的這些話,福克斯先生也歎了一口氣,“就選第一種吧!”

“你想好了嗎?”,林奇似笑非笑的問道。

“想好了!”,福克斯先生回答的聲音不太響亮,卻很堅定,“我小的時候父親告訴我,不能隻看盜賊大手大腳花錢時的風光,也要想一想他們失敗時被毆打,被警察抓住送進監獄,甚至是在野外被殺死時的情景。”

他的語氣有些感慨,“任何事情都有光鮮的一麵,也有我們不願意見到的一麵,這是你掙錢的能力,我沒有這份能力,就不該嫉妒你。”

他聳了聳肩,“相同的,我賺錢的方式,你也用不了,我也相信你不會嫉妒我,對嗎?”

林奇露出了有些誇張的表情,很是讚同,“這是充滿了人生哲理和智慧的話,福克斯先生,你是一名智者!”

福克斯先生哈哈大笑起來,“這是我活這麼大頭一次有人說我是聰明人,要知道彆人總喜歡說我是個笨蛋,或者蠢貨!”

他伸手摟著林奇的肩膀,“就這麼決定了,什麼時候來把這些東西拉走?”

“那要看你什麼時候有空!”

這段時間裡林奇來回在福克斯先生還有金彙銀行之間幫助他們倒騰現金,自己也弄了不少好處,足以應付這裡的東西,其實他本來是可以做的更壞一些,不過他現在心情不錯,並不打算那麼做。

所有的一切都在上正軌,隻會越來越好,沒有必要行險。

很快,林奇就安排好了倉庫,把理查德這些暫時失業的人也重新招募了回來,接下來就是一場大乾,或者說一場新的財富神話的誕生。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