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370 唱反調(1 / 2)

加入書籤

如果一種商品在國際市場中的價格沒有劇烈的浮動,那麼對於那些想要短時間裡獲得巨大收益的投資者來說,獲利就會變得很困難,不過對於長期投資者來說這反而是一件好事。

隨著采集數據的時間跨度越來越長,大致的已經能夠分析出未來價格的總體趨勢,加上使用對衝手段規避常規風險,如果不強求年回報率,這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甚至一些基金會認為這才是最完美的市場,一切都有章可循,一切都可以被預測,一切風險都在控製之中。

但永遠都不要忘記,資本家們追求巨大利益的渴望是永遠都不會得到滿足的。

平穩的價格或許對一些人來說很友好,可有些人卻不願意見到。

林奇拿出了一張報紙,“這是南方機械研究所在兩天前發布的報道,他們已經攻破了一個難關,能夠使銅礦的開采量在目前原有的基礎上,提升至少百分之二十五!”

報紙就在林奇的手中,他把報紙遞給了身邊的人,很快在場的人們都看過了這份報紙,的確有這樣一個新聞,而且它還是刊登在聯邦日報上。

這可是聯邦半官方的報紙,曆來以嚴謹著稱,很少會出現假新聞,除非……給的太多。

當然林奇不會告訴這裡的人,他為這條新聞掏了多少錢。

“現在不僅是在聯邦內取得了很大的反響,就連一些其他國家也派出了代表團,希望能夠引進這項技術,隨著這項技術的普及,銅礦石的價格還會持續的走低。”

其實人們總在說市場,市場這個詞也讓很多外行糊塗,但說白了,無非就是供需關係的變化而已。

一種商品買的人多了,但是賣的人少了,那麼價格自然會隨著競價機製不斷的上升。

如果反過來,一種商品買的人少了,但是賣的人卻越來越多,那麼價格就會越來越低。

無論是什麼商品,終究逃不過供需和競價的本質,人們之所以暈頭轉向,無非是在供需的關係中又人為的增加了很多乾擾因素。

政治因素,軍事因素,地理因素,氣候因素以及時間因素等,這才會讓人變得一頭霧水,可實際上它並不複雜。

林奇的拿出來的這份報紙讓人們清楚的認識到一點,一旦整個世界的銅礦石產量出現了明顯的增加,如果需求不增加的話,那麼銅礦石的價格就會下降,並且成品銅因為原材料的價格下降,也會出現價格下降。

一些商人頓時醒悟過來,有幾人直接說著抱歉,走到隔壁的電話房間裡聯係他們的操盤手,查詢世界銅價和銅礦石的價格——這兩個可不是一回事,銅是練好的銅,而且根據銅含量分為很多品類,銅礦石是原材料,也分很多品類。

隨著一些人的進進出出,在另外一個關乎於數字的市場中,一個又一個期貨賬號開始出現密集的交易,它們大致的內容都十分的相似,做空銅礦石!

拜勒聯邦內一個個做空的信號出現,立刻引發了更多資本家的密切關注,當他們從某些小道消息了解到其中的一些內容時,也開始建倉做空銅礦石。

那麼多人都在這麼做,那這麼做一定是對的,而且對於整個世界的期貨來說,資本的參與程度對價格的影響也是一種很重要的考量。

無論其中涉及到怎樣的關係,其實都還是離不開供需關係,也就是買賣關係。

聯邦內大量的空盤出現,很快就影響到了世界期貨的動向。

按照目前世界期貨交易行的規定,每隔十五分鐘,就會進行一次數據更新,之所以會有十五分鐘這麼久的間距,也是因為目前通信手段落後的原因。

其實現在已經比以前好多了,在電話和無線電還沒有出現之前,數據的更新從半天到幾天不等。

那個時候的國際期貨市場才是最神奇,隻要跑的快,有些商人能夠依靠“速度”跑贏價格,隻要在公布更新價格的船之前抵達交易港口,他們就可以憑借超前的信息穩穩的賺到更多的錢。

甚至還有人冒充交易行的信息員傳遞假消息,那可真是一個荒誕的歲月,但也很有趣。

不過在現在,這種事情已經不再出現了,至少商人們跑不贏電話纜線,也跑不贏無線電。

拜勒聯邦出現的空盤給整個世界的銅礦石帶來一些壓力和陰影,也就在林奇這些人正在舉行沙龍的一個多小時裡,世界銅礦石的價格再次出現了輕微的下降。

一旦南方機械研究所的發明被證明屬實,百分之二十五的新增產量足夠讓目前的銅礦石價格再次出現跳樓式的下跌,但在這之前,影響還不算巨大。(消息擴散的程度和速度)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