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61 愚蠢的和光榮的(1 / 2)

加入書籤

重物落在地上的聲音,砰的一聲,甚至讓人能感覺到腳下有一點震動。

一些人走到了落地窗邊朝著外麵望去,外麵的街道上在短暫的沉寂之後爆發出一些女性的尖叫聲。

這次費拉勒舉辦慶祝典禮的地方是在酒店,他自己在塞賓市沒有可供這麼多人共聚一堂的大房子,也沒有什麼大彆墅和大莊園,在自己家裡舉辦隻會露怯。

最終他選擇了在塞賓酒店舉辦這次的慶祝典禮,酒店的經理也非常識趣的免掉了費拉勒所有的費用,並且還贈送了不少的酒水飲料,以及冷餐會上需要的一切食物,也包括了一個樂隊和一男一女兩名歌手。

他們選擇的房間正對著酒店外的十字街頭,也是最繁華的地方,此時人們才意識到,有人跳樓了。

這種事情其實並不新鮮,去年跳樓的人更多,但是在人們的麵前跳樓,還是會讓這些有錢人們感覺到一種他們自己都不願意承認的某種悸動。

那個低聲驚呼著“太可怕了”的女士眼裡閃爍的興奮光芒就出賣了她,而離開她不遠處的男士撕了撕領結,目光緊緊的盯著跳樓的人,呼吸有些急促,瞳孔微微放大,這可不是恐懼的表現。

每個人的表現都有所不同,費拉勒也有點好奇,以前他也遇到過這樣的事情,隻是以前的他是處理後事的那種人,減少不必要的影響,擺脫一些負麵的報導,現在地位的變化讓他覺得有些有趣,他端著酒杯站在落地窗邊,看著腳下還在抽搐的跳樓者。

這名跳樓的先生選擇了一個不太好的地方跳樓,塞賓酒店的主體建築樓層並不夠高,跳下來不會一瞬間就陷入死亡,這種身體支離破碎的痛苦至少會持續十幾秒到幾十秒不等,遠不如選擇其他方式離開這個世界。

“我認識他……”,有人突然驚呼出來,“他辦了一家公司,好像最近徹底的破產清盤了。”

本來人們還有些幸災樂禍的臉上頓時變得有些戚然,這裡的人大多數都是商人,他們有一種感同身受的錯覺,誰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也會選擇這條路。

這其實比起金融海嘯剛剛降臨的時候好的多,當時的布佩恩各大高樓的天台都排起了長隊,跳樓都必須等你彆人跳下去才能往下跳,不然有可能摔不死。

有人用某種很抽象的方式通過語言來描述那天的場麵——“人就像是天主和惡魔的晚餐,被無形的力量啪啪的砸在地上,把自己砸成一灘肉餅,還撒上了番茄醬”

林奇也走到了落地窗前,瞥了一眼地上已經不在抽搐的屍體,挑了挑眉梢。

“你認識他?”,費拉勒問了一句,他覺得林奇剛才的表現有些不太對勁。

林奇則搖了搖頭,“不,我隻是想到了一個家夥,他說就算下地獄也不會把他的工廠賣給我。”

費拉勒聽完之後忍不住笑了起來,“怎麼會有人拒絕你?連我這個不做生意的人都知道,趁著手裡的東西能賣掉的時候儘快處理掉,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他和林奇碰了碰酒杯,兩人各自抿了一口。

“所以你適合當一名政客,而不是當一個資本家。”,林奇放下酒杯後認真的點評了一句。

這個世界上有兩種生意相當的穩妥。

一種是政策生意,做這種生意必須有人,而且身居高位的人。

一個地區乃至整個國家接下來要大力發展什麼,在外麵還沒有消息的時候,你先得到了消息,用幾乎不花什麼本錢的方式先拿到一大片優質的資源,等政策下來之後,手中的資源價值一飛衝天。

第二種是大材小用,用“大材小用”來形容這種方法其實並不完全的正確,這種企業不會虧本的原因並不是他們有什麼方法能夠避免虧損,而是他們虧得起。

就像是沃德裡克先生打算為他的女兒收購一家製片公司,哪怕這家製片公司幾十年都不拍攝電影,年年虧損,也撐得下去。

除了這兩種之外,所有的生意其實都是具有賭博性的,就是賭一個不確定的未來,賭自己能撐到黎明到來。

有人能成功,但更多的人還是失敗了,這個世界上沒有那麼多的奇跡,想要等到經濟轉好,那絕對不是三五天,三五個月就能實現的,這可能要三五年,或者更久。

看不清的,就像是眼前這位一樣,除了明天的報紙有可能會在中版報道一下之後,他就會永遠的消失在這個社會裡,沒有人會記得住他。

包括他的妻子,他的孩子,他的家人,在經過短暫的悲痛之後,很快就會從悲痛中走出來。

林奇看著那具屍體,微微搖了搖頭,自殺,最蠢的解決方式!

當然林奇並不清楚,此時此刻在樓頂,還有一位先生準備跳樓,隻是他看著地上慘死的那個家夥,突然不像剛才那麼的有勇氣了。

他的雙手緊緊的抓著他的爵士帽,爵士帽的帽簷都被他用力的抓的有些變形。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