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77 自帶流量,舍我其誰(1 / 1)

加入書籤

伍德,一個普通到丟到大街上喊一聲這個名字,至少有四五個男人會朝你看來的程度。

臥底在林奇身邊的這個年輕人就有這樣一個看起來有些上個時代風格的名字,簡單,粗暴,還有一絲時代的氣息。

當然,這個名字可能看上去有些老派,但它比“迪克”、“普西”之類的名字要好得多,多得多!

中午吃完飯後林奇和那些報童就先一步離開了,他離開之前給寫了一張支票給理查德,讓理查德帶著他們稍微的找一下狀態。

伍德立刻就進入了角色中,“理查德,我看波士似乎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們幫忙嗎?”,他臉上燦爛的,還帶著一絲討好的表情讓人很舒服,他還特意的炫耀了一番自己的肌肉。

理查德隻是瞥了一眼看向了手中的支票,他不喜歡這些肌肉男,要說肌肉,工廠裡那些工作時不穿衣服的工人們每一個都有很多肌肉。

這已經不是一個透過肌肉來評價一個人的未來是否具有潛力的時代了,隻有過去的農夫和工人們才會把肌肉當做一個了不起的東西。

在這個全新的時代裡,能賺錢的腦子和財富,才是衡量一個人在社會中價值的重要參數,而不是那些僵硬的肌肉。

雖然,他有時候會有一些羨慕。

“做好你的事情比多管閒事重要得多,你叫什麼名字?”,理查德把支票收了起來,林奇給了他一筆錢,讓他帶著這些小夥子們去定做兩套統一的製服——兩件短袖的襯衫,在胸口上要有公司的名稱,還有兩條褲子,三十個真皮的公文包,以及一千條皮帶。

這些皮帶有大用,理查德已經放棄了去思考這些皮帶有什麼用,在他看來皮帶就是皮帶,這種廉價的皮帶不是很暢銷。

不是所有的東西隻要便宜了,就已經會有好的銷路,有銷路的隻有那些生活的必需品,皮帶不是。

不願意,也不講究的人用一根繩子就能解決這個問題,講究的人則不會買廉價的皮帶,他不知道林奇要這個有什麼用,以他的腦袋來說太難了。

他正在努力的向林奇靠攏,他正在學習,孜孜不倦的學習,認真的學習,他不認為自己一輩子都是為彆人工作的那種小角色,有朝一日他也要成為一名老板。

理查德看著伍德,有些躍躍欲試,林奇給了他一個僅次於林奇自己的位置,這說明在這個小團體中,他才是最值得信任的人。

來自林奇的信任,還有他自己的責任感,使命感,催生出了一種他沒有體會過的東西,一種美妙的東西,權力!

“伍德,棒小夥……”,他拍了拍伍德結實的胳膊,真的就像是在拍一塊石頭,和拍在自己身上還有一些回彈的感覺完全是兩種體驗,“你很有精神,那麼你幫我一個忙……”

片刻後,伍德得到了一份非常合適的體力工作,而他自己則和剩下來的這些人談起了自己和林奇的結識。

再美好的未來都抵不上已經發生過的事實,林奇吹的再好,總會有人將信將疑,理查德直接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後,談起了之前和林奇之間的合作。

在他看來是一種合作,當然也能說是被雇傭,不過他更喜歡前者這種相對平等的說法。

“你們完全體會不到我們那段時間有多麼的瘋狂,我每天的收入兩三百左右,這是我從出生以來能找到的最好的一份工作!”

周圍新手們的驚呼讓理查德非常的滿意,他露出了手腕上嶄新的表,“看見了嗎,我隻用了一周時間,就買下了這塊我本來並不打算買的手表,而且我又有了新的目標。”

這塊表價值兩千塊,它隻是一塊入門級的奢侈品手表,在整個係列中隻能說是最低端的產品。

也許是因為它的入門級彆以及它相應的廉價,很多人購買的第一塊奢侈品品牌手表都是這一塊,逐漸的人們就把這種在富豪們眼中和垃圾一樣的玩意叫做“經典款”,並且極為追捧。

這也造成了一種有趣的現象,在社會中下層階級中廣為流傳的奢侈品品牌以及一些型號,在真正的那些什麼“經典款”和“熱銷款”,那隻是用來滿足中低層民眾可怕的虛榮心的銷售手段而已。

如果非要追究那些頂級上流社會的大人物們會穿戴怎麼的衣服,飾品,他們有可能會給你一個設計師的名字,或者一個你從來沒有聽說過的手工從業者名字。

不過,對於底層社會,這種“經典款”的意義就非常的明顯了,當理查德露出了手腕上的這塊手表時候,人們的目光就無法從它的身上挪開。

按照目前塞賓市的人均工資,除了吃喝等日常開銷,一個沒有結婚的年輕人差不多要省吃儉用兩三年的時間,才能夠買得起這樣一塊表。

一塊好表對一個人的形象提升很重要,皮鞋,皮帶,手表,領帶夾和領帶,很多人都在通過這些東西去觀察一個男人,它的作用相當的大。

之前他的說那些話這些人可能隻信了三分,那麼現在他們信了七分。

就在理查德很滿意這些人的反應時候,從外麵提著兩提食盒的伍德突然追問了一句,“如果真的這麼賺錢的話,為什麼我們不繼續做你們之前的那些工作,而是做這些我們不了解的事情?”

理查德瞥了他一眼,其他人則都在看著他,他搖了搖頭,“如果你們看過報紙就知道。”

之前兩大權局在塞賓市掃蕩了一波地下財務公司,抓了一批涉嫌洗錢犯罪的犯罪分子,也打掉了一些剛剛興起的零錢兌換業務。

倉庫裡的氣氛有些沉悶,過了半分鐘,理查德拍著手讓那個總是給自己找麻煩的小子把咖啡送上來,然後他則繼續和大家談著如何順利的入職。

晚上,伍德回到了獨居的家中,他剛準備掏鑰匙開門,瞳孔就收縮了一下。

在他離開前他做了一些小手段,拔了一根頭發塞進了鑰匙孔裡,如果有人嘗試著打開門鎖,隻要有插入鑰匙的行為,再拔出來的時候就一定會帶出頭發。

現在頭發沒有了,說明有人動過他的門鎖。

不管是臥底在一些犯罪集團中,還是臥底在像林奇這樣的人身邊,都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警惕是他們活下去的唯一保證。

也就在這個時候,門內傳出了他熟悉的聲音,“進來吧,是我……”

是他的上司,他打開門進入了房間,不快的翻著白眼,“我差點被你嚇死!”

他的上司則笑了笑,解釋了一下,“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回來,如果一直在這附近出現,有可能會被人發現,所以就直接進來了。”

他很快的結束了上個話題,“今天的情況怎麼樣,看見了林奇嗎?”

伍德點了點頭,“我看見了林奇,還有他的生意夥伴,叫理查德……”

“理查德?”,伍德的上司皺了皺眉,“據我所知這個理查德隻是一個連外圍都算不上的小嘍囉,你確定他是林奇的生意夥伴?”

伍德聳了聳肩膀,走到廚房裡為自己接了一杯水,喝了一大口,“我能做的就是把情報轉交給你,分析情報不是我的工作!”

伍德的上司沉默了一下,他把在這條記在了本子上,然後又追問道,“還有其他什麼特彆的事情嗎,把你今天的經過和我說說……”

這一說,就說了一個多小時,兩人大眼瞪小眼的,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上司眉頭緊緊抓著,用不太確定的口吻問道,“你確定……他說前三名收入能過萬嗎?”

“他說過,但能不能達到我不清楚,我會嘗試一下……”

上司很快就作出了決定,“到時候我們會支持你,這可以讓你更接近林奇,被他當做自己人,從而接近他的犯罪證據,注意保護好自己!”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