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79 最可怕的不是你想做什麼,而是我覺得你想做什麼(1 / 1)

加入書籤

這是一頓看上去有些浪漫的晚餐。

優雅的餐廳環境,人們都在小聲的交流,整個餐廳中除了鋼琴的樂章,也隻有輕微的餐具與碗碟摩擦的聲音——隻要在這裡吃飯,總要用餐具切割什麼,這是無法避免的聲音,雖然大家都在極力的避免。

這種環境即使是坐在大廳中,也會給人一種自然而然的,和其他餐桌之間存在隔離的感覺。

每一張桌子都是一個小空間,隻能容納下桌子邊上的人。

桌子上的一些花瓣,紅色的桌布,以及一些精美的餐具,即使林奇沒有做什麼太過於刻意的安排,也會讓人覺得有些浪漫。

也許是因為花瓣,也許是因為環境,大多數在這裡就餐的都是一對對的年輕男女。

趁著廚師還沒有把他們的東西加熱好之前,林奇聊了聊工作的情況。

有時候女人們看上去很容易說話,可她們內心中還是有一些堅持,同時也會有一種讓人捉摸不透的東西,甚至她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或那樣。

所以核心的主旨不能放,林奇請薇菈來用餐,主題是工作,他如果不說這些東西會讓薇菈覺得不適,進而胡思亂想,但他說了,其他的那些東西就會成為一頓美妙晚餐的點綴。

“你知道,最近我一直忙著新工作的事情……”,林奇抖開了餐巾,笑了笑,帥氣的人笑起來總會讓人賞心悅目,就像是漂亮的人笑起來總會讓人入迷一樣。

林奇是一個帥氣的人,帥氣是他最重要的通行證,其實對於他來說,帥氣,或者醜陋並不是阻擋他邁向巔峰的障礙,但帥氣,能讓這個過程更加的簡單一些。

就像是現在,一個帥氣的年輕人邀請一位正在和丈夫冷戰的夫人共進晚餐,氣氛有些曖昧,這位夫人可能會麵色微醺的享受這種有些危險的甜蜜。

但如果林奇是個醜鬼,彆說氣氛曖昧了,可能她連林奇的電話都不會接。

薇菈看著林奇的臉,點了點頭,“你和我說過,你有一些新公司的計劃。”

“是,我說過……”,他的聲音仿佛帶著一種魔力,能讓人透過他的聲音感受到他內心的愉悅,這是一種很特彆的技巧。

表情,眼神配合聲音能夠釋放出足夠的誤導信號,讓人覺得他很快樂,對於美好的事情人們會下意識的放鬆警惕,不隻是人,動物也是一樣。

“我打算成立一家覆蓋全州範圍的大型公司,最晚今年下半年到明年年初,就會把公司組建完畢。”

林奇剛說了一半,一名侍應生帶著歉意的道歉後站在了桌子邊上,林奇也停下了他口中的內容。

侍應生手中托著一瓶紅酒,欠身行禮,“抱歉,女士,還有先生,這是你們選的酒。”,他展示了一下酒標,“現在要打開嗎?”

薇菈摸了摸臉頰,並不是責怪的笑著說道,“我不知道你還要了紅酒。”

“如果你不喜歡的話我們就喝點其他的,果汁還是飲料?”,林奇很果斷的更變了選擇,這反而讓薇菈不好意思說不,她隻是說了一句沒關係,就默認了晚上佐餐的飲料含有酒精。

當然她也很信任林奇,她不認為林奇會對她做什麼過分的事情,有時候有一張帥氣的臉蛋真的讓人羨慕。

在嗅了嗅橡木的酒塞,看了看掛壁,感受了一下香氣變化以及澀味變化之後,林奇拿下了這瓶已經窖藏了十年的紅酒。

等侍應生走遠了之後,他才笑著說道,“其實我並不太喜歡喝紅酒,它的味道……”,他聳了聳肩,這反而讓薇菈笑了起來。

“如果你不喜歡,為什麼你會要一瓶酒紅呢?”,薇菈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問出這樣的問題,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答案。

林奇卻拿起酒瓶為薇菈的酒杯倒上了一些酒,他把這個原本應該屬於侍應生的工作搶了過來,一邊倒,一邊說,“我以為你會喜歡,我看過一些書,書上說女士們喜歡紅酒,不是嗎?”

他回答的角度很驚奇,直接堵死了薇菈繼續追問下去的打算,如果她要問為什麼你要看這些書,那麼答案可能會讓大家都很尷尬。

但是在她沒有追問,林奇也沒有給出肯定的答案的情況下,她會胡思亂想,就算她不表現出來,在飯後酒精開始發揮作用的時候,她也會胡思亂想。

一個帥氣的年輕人,為什麼要取悅自己,她會按照自己的需求給自己一個強行合理的理由,然後一邊竊喜,一邊享受這種氛圍。

她甚至會告訴自己,追求自己是林奇的決定,但她不會答應他,這就不算是背叛,或者出軌,她總不能因為自己的想法去阻止彆人的自由,也許這和事實完全不一樣。

有時候女人們的想法就是這樣的矛盾,當然男人們有時候會更矛盾。

薇菈臉上的淡妝已經掩蓋不住她開始發熱的臉頰,那一抹讓人心動的酡紅讓她有一種朦朧的美感,氣質也變得更加的芬芳。

“……這次我組建的公司會有一個專門的會計部門,我不太放心其他人,所以我希望你能負責這個部門。”,林奇把紅酒放進了帶有一些冰塊的酒桶裡,現在的溫度太高,餐廳準備了專門的酒桶。

冰塊化成的水不會和酒瓶直接接觸,酒瓶的瓶體也不會和冰塊直接接觸,這就讓酒瓶的溫度不會過低,保持著非常合適的適飲溫度。

一談回工作,薇菈的表情也認真了一些,她看上去有些不自信,“我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工作,也許你應該找一個有足夠專業的人來做,我可以協助他她它。”

林奇注視著她的眼睛,搖了搖頭,“我不信彆人,我隻信你。”

被人需求絕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薇菈的眼神又軟化了一些,她的聲音也比剛才更輕柔了一些,“我會幫你盯著的……”

“我堅持!”,林奇看著她,“我不怕你弄錯,我不怕任何損失,這個部門就是你的,我們就這樣說好了。”

她有些無奈的點了一下頭,“我會儘力,如果做弄砸了一些事情你不要怪我。”

林奇笑了笑沒說話,稍微停頓了大概有十來秒鐘的時間,讓薇菈有一個充分的理解,接受,儲存這些信息的過程後,他才繼續說道,“新的工作可能會比較忙碌,我會有多個對接的公司,有可能會占據你一些額外的時間,如果……”

薇菈抿了抿嘴,打斷了林奇的話,“我會幫你的,放心吧!”

有了責任感和使命感之後,一股莫名而生的力量就會灌注進入人的身體裡,給人增加一種叫做鬥誌的東西,這種東西可以創造出很多的奇跡。

接下來林奇就談起了一些工作上細節的問題,廚子們也終於把他們的晚餐弄好了,送了上來。

豐盛的晚餐,精美的餐具,優雅的環境,還有燈紅酒綠,難怪人們總是向往著財富,因為真正的幸福,就藏在財富中。

這頓飯吃了有一段時間,晚上九點多林奇開著車送薇菈回到了她所居住的社區外,本來他是想要送薇菈回家的,但最後還是停在了社區外。

用林奇的說法是如果她的丈夫看見自己的妻子坐著一個年輕異性的車回來,也許會因此生氣,影響了他們之間的感情。

所以林奇這個好心人隻把車停在了社區外的大門外,還說這樣可以讓薇菈散一散酒氣。

麵對如此貼心,想的如此周到的林奇,薇菈心中十分的感動,和林奇告彆之後她提著包心情愉快的朝著家裡走去。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