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82 文化是一把看不見刀刃的刀子(1 / 1)

加入書籤

經濟倒退,人們的消費能力就會變成一個笑話,收入降低之後就沒有嚴格意義上的“消費”,更多的是為了維持生活不得不做的花銷。

但是並非所有的東西在經濟衰退期間都會和經濟指數一樣一路向下,一蹶不振,比如說出生率和墮胎率。

經濟衰退之後人們能夠娛樂的機會變得更少,長期因為失業在家,某些方麵的需求在煩躁中開始旺盛,於是新生兒將會成為組成浪潮的一部分,持續的衝擊著這些本來就已經搖搖欲墜的家庭,一些本來有生育打算的家庭也會因為經濟上的困境,打掉那些本來會生下來的孩子。

新生兒浪潮和墮胎率並不衝突,這也是非常有趣的一點。

還有比如說犯罪率會有明顯的提高,很多人迫於生活的壓力不得不鋌而走險,開始從事違法的犯罪行為來獲取生活必須的基礎,有些人甚至會主動的犯法以謀求進入監獄裡吃免費的飯菜。

在這種充滿了壓力,焦慮的環境中,整個社會都會出現一種病態的情況,同時財富也會加快的從社會底層向上流入。

普通人缺少通過勞動等價交換報酬的渠道,他們的錢會在維持生活的過程中被一點一滴的榨乾,這些錢都流入了資本家的手裡,社會上的仇富意識開始滋生蔓延。

每當經濟衰退,社會蕭條的時候,就是資本家們狂歡的時候。

但也有一些行業,會悄然的興盛起來,而這部分行業的興起實際上也和社會的形態有一定的關係。

比如說折扣店和零售業,還有一些批發市場,這些行業化會變得炙手可熱,人們的消費必須按照計劃來,他們要精打細算的去使用每一分錢,包括了中產階級在內,他們沒辦法像過去一樣儘情的享受財富帶來的樂趣和階級差異化。

這也是中產階級為數不多的和社會底層接觸的機會,他們不會開車,因為加油需要錢,他們會提著菜籃子像是他們很多時候不太會用正眼看的普通人那樣去購物,斤斤計較。

和農業有關係的行業也會有一定幅度的提升,很多家庭其實已經開始在住處附近種植一些可以食用的食物來貼補家用,如果不是城市範圍內不允許飼養牲口和家禽,這些人恐怕連牛都已經養上了。

在眾多基金會的投資項目中,資金流向農牧業的比例比往年的幅度提升許多,其實投行和基金方麵對市場的變化更加的敏感,從他們在農牧業投資的比例就差不多能看出未來經濟的趨勢。

如果未來經濟會有明顯的發展,他們會把錢投在恰當的實業或金融領域內,當他們開始大規模的投資農牧業,縮減其他的投資時,就意味著寒冬要帶來了,可很多人總是忽略這個問題。

煙草,酒精,以及娛樂業,也都會得到快速蓬勃的發展。

香煙和酒精可以讓人們暫時忘記憂愁,而娛樂業,則可以讓人們短暫的忘記生活中的痛苦,如果這份快樂的售價並不高,人們會擠出一點錢來購買這份快樂。

加上即將到來的風暴會打散已經半固化的拜勒聯邦資本統治階級的城牆,一些人為製造的門檻,城牆,會被風暴打碎,一些不那麼惹人注意的行業就會變得更容易進入。

當然,除了這些之外,二手市場也將會得到前所未有的興起,這就是林奇要組建一個全新的,覆蓋全州,專門從事二手商品交易,拍賣公司的原因。

他掌握著天時地利,這次他要狠狠的撈一筆,如果不出什麼意外,等這場風暴結束之後,一個商業奇才就會在這裡冉冉升起。

當然現在談這些都有些多餘,他簡單的和福克斯父子大概的解釋了一下,然後談到了娛樂業背後另外一條賺錢的方法。

“娛樂業,和文化有關係的娛樂業真正盈利的方向來自於兩個部分,一方麵是正常的經營所得……”,林奇豎起了一根手指,“……這些我相信你們能夠聽懂並且理解。”

福克斯父子兩人點了點頭,營業所得,就像是拍電影然後賣票一樣,票房就是營業所的,他們繼續看著林奇,而林奇舉起了第二根手指,也接著說道,“第二部分來自於聯邦政府的補貼行為……”

福克蘇父子兩人對視了一眼,林奇這個說法真正的激起了他們的興趣,從畏懼聯邦政府,到端起聯邦政府的飯碗,兩名不久之前可能還涉嫌違法行為的父子搭檔,突然有了一絲衝動。

隻是不知道,聯邦政府的這碗飯,到底好不好吃?

“社會很快就會變得動蕩不安起來,大量的失業人口會成為每一個城市的不穩定因素,加上聯邦在國際社會上的獨善其身(保持相對的獨立,沒有明確的立場),已經引發了一些問題,釋放社會的壓力,按撫民眾的情緒,和在國際社會上尋求某種共性,成為了聯邦政府下一個階段重要的工作。”

林奇說到這裡頓了頓,突然間問道,“福克斯先生,如果你和一名外國人站在一起,在什麼樣子的情況下,你才會在最短的時間裡接受這個這個外國人,和他成為朋友?”

福克斯先生想了想,說道,“如果我們的語言能夠溝通,我談到的一些事情他知道,他說的一些事情我也知道,我們有共同的話題甚至是愛好的話,我們很快就會成為朋友。”

林奇指了指他,“說的很對,文化的共性,我們很少有時間會坐下來認真的讀完一本來自外國的書,即使它是一本世界級的經典著作。”

“但是我們卻能夠認真的,仔細的看完一部來自國外的電影,甚至會為電影背後的東西去思考,這就是電影的特彆之處。”

“娛樂業不僅能夠幫助上層社會按撫下層認識對社會形態的不滿,減少一些階級之間的摩擦矛盾,也能夠輸出到國際上尋求更多的共性與認可,做這些事情不僅可以光明正大的賺錢,吃聯邦政府的補貼,還不需要擔心來自某些利益集團的報複,這是一個有未來的行業。”

林奇說了一大堆,福克斯先生非常的心動,小福克斯也很心動,他學的是管理,不是社會學,不是金融經濟,他不懂這些,不過他覺得林奇說的很有道理。

他看向了福克斯先生,似乎想要確定福克斯先生的態度,而後者則問了一個非常直接的問題,“林奇朋友,如果我們聽從了你的建議,投資娛樂業,你會入股嗎?”

在福克斯先生看來,如果娛樂業真的能賺錢,林奇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這段時間的相處他已經很清楚,也很深刻的認識了林奇,這就是一個純粹的生意人,他的一切行為都是為了謀求最大的利潤,包括了幫他實現從違法到合法,把錢洗白的這些過程。

這都是林奇為了在他身上撕咬血肉而付出的努力,但福克斯先生並不討厭著這份算計,或者說不討厭林奇的這種方法。

如果能讓他的資產不斷的打著滾翻倍,像林奇這樣的人再來一些最好。

娛樂業是一個他不太熟悉的行業,如果林奇真的覺得這個行業適合進入,那麼他應該會投資。

仿佛早就看穿了福克斯先生的小心思,林奇聳了聳肩,“為什麼不呢?”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