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86 誰坑誰還真的不一定(1 / 1)

加入書籤

親隨官,這是人們對某一位大人物幕僚的尊稱,同時也體現了這些人特殊的身份。

他們和大人物的關係很親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左右大人物的想法和決定,但同時他們又不那麼的引人注意。

這是一份很特彆的工作,不過也不全是優點,也有很多的缺點,是很多。

不過現在不是討論這些事情的時候,費拉勒正在麵臨一個選擇,林奇的說法很到位,也很簡單,他不需要費拉勒提供任何除了“顧問”之外的服務,甚至不需要他去為自己在某些方麵聲張,他隻需要偶爾回答林奇的一點問題,或者說一些自己的看法。

這是合法的收入,沒有人能說它是非法的,今天來這裡的目的明明是讓林奇妥協,卻沒有想到……最終要妥協的是自己。

房間裡的氣氛陷入了一種寂靜當中,隻剩下一個逐漸粗淺的呼吸聲,林奇看著費拉勒,費拉勒看著桌子上的支票。

他要給自己一個能堅定自己想法的理由,他要說服自己不要拿起這張支票,但如果他沒有成功說服自己……

其實從他開始想著說服自己不要拿起它的時候,他就已經輸了。

誰都知道,人給自己找理由的時候,什麼東西都能成為借口。

過了大概四五分鐘,費拉勒拿起桌子上的支票,折疊了一些,塞進了上衣的口袋裡,林奇主動站起來伸出手去,麵帶著一些感激的和費拉勒握手,“有了你的加入,我相信我和我的公司會不斷的創造奇跡。”

看林奇的樣子就好像是他廢了很大的力氣才說服了費拉勒,費拉勒能幫助他是他的榮幸一樣,但此時的兩個人心裡都知道,這就是這個社會最難掌握,同時也是最重要的東西——表演。

在“感激涕零”結束之後,兩人重新落座,此時房間裡的氣氛已經隱約的發生了一些變化。

“顧問先生,我現在遇到了一些麻煩……”,林奇向後坐了做,“有人告訴我,塞賓市超過五十人的聚集需要提前向社會服務局提出申請,時間上我們已經來不及了,那麼我們是不是有其他的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從而不耽誤我們明天的交拍會?”

在這一刻,費拉勒深深的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氣勢從林奇身上洶湧而出,看似優雅,實則狂暴。

他見過很多人,市長,各部門的最高長官,塞賓市的一些名流,大資本家,形形色色的人。

有些人的身上的確存在一些氣勢,可沒有一個人能夠比得上林奇,他看著年輕,給人的感覺卻如同麵對一名四五十歲左右,叱吒聯邦,享譽國際的大人物。

隻是語言,語氣,眼神,態度,即使是一個細微的小動作,都讓人有一種親不自禁挺直脊梁,屏住一口呼吸的想法。

他下意識的動了一下,這讓他有些不安,但支票現在就在他的口袋裡,從他拿起支票的那一刻開始,有些事情就已經發生了變化。

這次他來這裡的原因其實並不是找林奇的麻煩,相反的可以說是給林奇送好處來了。

也許這個年輕人並不清楚,他的那些傳單在這個不大的城市裡引起了多少的風波,雖然隻是一條皮帶,可已經有很多人關注並且打算參加,甚至有一些地方人們都在討論這件事。

這是前所未有的第一次活動方式,免費送皮帶,市長在市政廳之外的辦公室——每一個主政者都會有一個獨立於聯邦政府之外的私人辦公室,這個辦公室負責主政者一些其他方麵的工作和業務。

包括了一些商業上的行為,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在拜勒聯邦想要做點事情,第一離不開總統內閣的支持,第二就是離不開資本家的支持。

沒有總統內閣的支持有些事情還有辦法,但沒有資本家的支持……。

辦公室這邊注意到了林奇這場交拍會已經引起了一些轟動,到時候最少會有兩三千人前去圍觀,有可能會更多。

如果市長想要聚集這麼多民眾在一起,可能要調用很多的資源,包括和一些資本家達成一些協議,這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也許要籌備兩三個月。

但林奇隻用了一周時間就能聚集到這些人,辦公室立刻就有了一些想法。

塞賓市和聯邦國內其他的城市一樣,都麵臨著很多的麻煩,經濟衰退,失業人口增多,犯罪率提高,城市不安的情緒增加……,在這之前市長就已經有了一些新的想法,他打算搞一場露天的公開演講。

一方麵是為了提振塞賓市全市民的士氣,同時也會宣布一些新頒布的政策來按撫民眾的恐慌。

當然,林奇的交拍會不會成為市長演講的地方,這有點太掉檔次了,這隻是一場預熱,同時辦公室那些幕僚還有更進一步的意思,那就是把林奇的這個大型的二手商品交易拍賣會,說成是市長推動的惠民幫助之一。

辦公室裡的幕僚們已經討論過,這是一個確實有效的辦法,經濟即使在倒退中,人們的消費**卻不會因此完全的熄滅。

用一些物美價廉的二手商品,滿足一些人潛在消費**,不僅能夠按撫一下民眾的情緒,同時也能解決一部分社會性的問題。

更重要的是,他們在傳單上看見了一個人們都沒有太關注的東西,林奇的公司也向社會回收各種二手商品!

盤活二手商品經濟能不能解決底層民眾生活的需求還是一個有待驗證的命題,但至少它也是一個希望,天空正在逐漸的變黑,哪怕這顆“星”不是太亮,多少也能綻放一些光芒。

林奇這些人如果能把這件事做好,那麼毫無疑問這些都將成為市長閣下主政塞賓市的重要政績之一。

如果林奇做不好這個工作,不了了之,或者出了一些問題,這也隻是證明了一個恒古不變的真理,政策的製定都是好的,但執行的時候出了問題。

至於林奇會不會答應?

不用考慮這個小問題,他們已經調查過林奇了,他最近的確賺了一些錢,但也隻是一些錢而已,他們隨手就能捏死。

林奇沒有向社會服務局申請集會許可隻是一個臨時的借口,如果他不答應,就算他推遲了交拍會,他也申請不到任何許可以及場地。

想要卡主一個普通人,辦法真的太多了。

隻是費拉勒沒有想過,事情還沒有辦,自己先栽了進去,不過很快他就有了一絲快意,如果林奇知道他的來意未必是壞事的時候,會不會心疼自己口袋裡的這五千塊?

他很期待,於是他很配合的說出了林奇關心的問題的答案。

隻要配合市政廳進行一係列的宣傳,到時候市政廳那邊會派人過來搞一個揭幕之類的,把這個定位為惠民的政策,那麼林奇就不需要去社會服務局申報了——市政廳的權力和職能高於社會服務局,事後通知一下就行了。

他還談到了這裡麵的一些好處,然後認真的觀察著林奇,不過他注定會失望。

林奇並沒有表露出對五千塊額外支出的心疼,他隻是又問了一個問題,“有補貼嗎?”

這句話讓費拉勒愣了一下,他有點懷疑自己剛才是不是聽錯了什麼,微微前傾了一下身體像是湊近了一些的問道,“抱歉,你剛才說什麼?”

“我說有補貼嗎?”,林奇放緩了一些語速,也讓每一個吐字更加的清楚,“如果把交拍會當做是市政廳推動的行為,甚至是重要的決策,那麼應該會有響應的補貼吧?”

“有多少,如何申請,向誰申請?”

突然間,費拉勒覺得這個顧問費不是這麼容易拿的,林奇一上來就給他找了一個麻煩。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