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64 分期綁架(1 / 2)

加入書籤

“不……不要錢?”,看著老實的工人有些意外,他伸出小指,掏了掏耳朵,“你不是逗我玩吧,先生?”

喊外國人先生,已經成為了一種很普遍的現象,也有一些更極端的地區據說開始喊外國人老爺,這裡的氣氛不那麼緊張,林奇也不希望有人那麼做。

先生是尊重的稱呼,但老爺不是。

所以如果有本地人喊林奇的員工“老爺”,林奇會要求員工糾正本地人的說法,他們隻是“先生”,不是“老爺”。

看著老實的本地人指著小鐵鍋問道,“我能拿起來看看嗎?”,他說著還把掛在脖子上的工作證拿了出來,“我是這裡的工人,我馬上就要轉二級工了,我能賺到錢!”

他似乎是害怕賣東西的外國先生不信他的說法,他還把工作證打開,裡麵有他工作的啟示日期。

現在的納加利爾和聯邦在某些問題上出現了一些奇妙的相同之處,比如說有人混進工地工作,所以這邊也需要給工人發放工作證。

每天他們必須出示自己的工作證才能進入工廠,每一個證都對一個人,這很好的杜絕了那些想要混一份工作的人。

賣東西的外國先生點了點頭,“當然,你可以拿起來看看,這是顧客們的權力。”

看著老實的本地人把小鐵鍋拿了起來,很精美的煮鍋,可以放不少東西進去,至少在本地他沒見過這樣精美的鐵鍋。

他還用手指敲了敲,鐵鍋震顫時發出的餘音有一種特彆的韻

實心,美觀,手感很沉,看著老實的本地人不相信它是免費的。

他把它放了回去,有些渴望。

他已經在這裡快工作一百天,他已經改善了他的家庭生活條件,讓家人的臉上出現了一些血色,甚至他都有了一筆積蓄。

這次加利爾的升值讓他,以及更多一些像他這樣有存錢習慣的人們一下子“暴富”起來。

他們都通過各種方式,把手裡的加利爾兌換成為了聯邦索爾,甚至是夫拉,所以說他的確很有錢。

他想要再為家庭做點什麼,比如說買一口小鐵鍋。

到目前為止,他的家裡使用的是一口破的鐵皮鍋,用手用力按一下都能按出一個坑來的那種薄鐵皮鍋。

坑窪不平的鍋體加上修修補補,也應該退役了。

作為一名有著穩定工作的“富人”,他的消費**其實已經被隱秘的催生出來,此時他見到了他想要的東西,購物的**開始不受控製的蔓延。

“先生,你剛才說它……不要錢?”,看著老實的本地人問了一句。

賣東西的外國先生點了點頭,他拿起小鐵鍋敲了敲,“有兩種方式你可以得到它……”,看著老實的本地人連連點頭,示意他正認真的聽著。

“第一種方法,你可以花錢買下它,買下它隻需要十九塊錢九十八分的聯邦索爾,相當於你二十天工作的報酬……”

一聽到要二十聯邦索爾,看著老實的本地人就有些打退堂鼓,太多了。

他不覺得這個小鐵鍋值這麼多,他可以花更少的錢,買個稍微過得去的鐵鍋,而不是買這樣一個高檔的小鐵鍋。

鐵鍋不知不覺的因為價格的原因,在他的眼裡成為了“高檔”的產品,實際上這玩意在聯邦很多家庭裡都有,它就是一個普通的煮鍋。

“第二種方法,你不需要一次性拿出這麼多錢來買下他,我聽說你要升二級了?”

看著老實的本地人連連點頭,“是的,下周我就是二級工人了。”

賣東西的外國先生則繼續說道,“你可以現在就拿走它,但是我們會從你的每日薪水裡扣除一部分,我們把這種支付方式叫做‘分期’支付。”

他拿著筆在一個本子上寫寫畫畫後說道,“因為你馬上就要升二級工,我可以給你一個一百天的分期,每天你隻需要支付二十八分聯邦索爾,你就能帶走它。”

“等一百天之後,你將徹底的擁有它,如果在這之前因為任何原因,你失去了支付能力並且終止支付,我們將把這個鐵鍋拿回來。”

第一次了解到“分期”這種概念的看著老實的本地人一下子就被吸引了,“每天隻要二十八分的聯邦索爾,我就能把它帶回去?”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