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094 一魚三吃(1 / 1)

加入書籤

有人高興,就一定有人會沮喪,無論這些人是否認為林奇之前是在欺騙他們,至少現在他們看見了一部分真實的東西。

錢,沒有比錢更真實的東西了,有人拿著四百來塊錢,眼睛卻盯著其他人手裡更多的錢。

他們其實非常的敷衍,在不知道這項工作是否真的那麼神奇之前,他們的態度就是很敷衍的,他們甚至都沒有考慮長時間的在這裡工作下去,隻想著看到第一次交拍會結束之後的結果,再做選擇。

現在他們為自己過去一周多時間裡的懈怠後悔了,這種後悔隻有在巨大的收益差下才能體現出來,同時他們也打算好好的努力,加把勁讓自己在下一次交拍會中成為能夠出人頭地的那種人。

在眾人目光所聚焦的地方,幾名十二三歲的報童口乾舌燥的從林奇的手中接過了一筆提成,足足八千多塊錢的提成,他們的貢獻幾乎快要趕得上其他十來個人相加的總和了。

他們自己也沒有意識到他們創造了怎樣的財富神話,他們隻是按照林奇說的那樣,把傳單散發給需要它的人們,他們甚至都沒有人覺得自己具有拿提成的可能,這隻是一份工作。

其實這些孩子們比理查德等人都更具有優勢,優勢體現在兩個方麵,第一個方麵是他們整天在街上跑,可能他們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但他們知道如何通過一個人的穿戴去評估這個人的身價。

第二個優勢在於他們的覆蓋麵很廣,他們不是一個人,他們有很多人,他們可以讓更多優質的“資源”看見傳單,同時也會更大限度的篩選潛在的客戶。

理查德他們並不是輸給了一個團體,而是輸給了團體中的這些人,其實孩子們並不能算是嚴格的勝利者,如果把錢平均的分給他們每一個人,他們的收入瞬間就會倒退到中下遊的層次。

林奇笑看著孩子們在遠離其他人的地方激動的滿臉通紅的竊竊私語,看著以理查德為核心的人群,人們獻上了讚歌和諂媚,看見了伍德站在理查德身後麵帶笑容的看著這一切,這裡就像是一個微縮社會的一瞬。

林奇的承諾也算是完成了,僅僅是第一次交拍會就產生了如此巨大的收益,根本不需要他自己補貼,就有至少五個人差不多能夠在月底結束時拿到一萬塊以上的提成。

如此巨大的收益讓每一個人都紅了眼睛,在這個人均工資隻有兩百多的塞賓城裡,一個月拿到一萬塊以上的工資是什麼概念?

一萬塊是一個家庭大概七八年左右的各項基金存款總和,但這些,他們一個月就賺了,他們已經可以自豪的告訴彆人,他們站在了塞賓市月收入的最前麵,至少是為彆人工作這個階級的最前列。

林奇等著他們的情緒稍稍平複了一下,潑了一些涼水,“這是一個很好的開局,但並不是每一次都會像今天這樣能有這麼多的交易額,人們總是對新鮮的食物感興趣,這種火爆的場麵持續不了多久。”

這句話並非隨口說說的,經濟的滑坡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再往後很多家庭會徹底的取消任何個購置計劃,連二手商品都不會考慮,交易量也會逐漸的下滑。

好在塞賓有八十萬人口,大約十五萬到二十萬個家庭,不會都是貧困家庭,二手商品交易的行為還會持續的存在,但很難創造出如今天這樣可怕的成績。

這也是為什麼林奇一上來就把這個計劃覆蓋到整個州去的原因,一個城市養不起他的野心,必須把整個州都扒拉進自己的餐盤裡,他才能獲得自己想要的那些東西。

財富,名氣,地位,還有權威。

房間裡的人們因為他的這句話稍稍冷靜了一下,理查德也收起了笑容,他剛剛才享受帶前段時間享受到的,甚至更可怕的暴利,現在林奇的一棍子讓他立刻衝散了腦袋裡的熱浪。

他喜歡這種生活,他覺得自己離不開這樣的生活。

每天的和不同的人聊著天,吹著牛,然後坐在某個地方把錢賺了,彆人還要感謝他提供的機會,他開始有點迷上這種生活了,雖然這種生活才開始沒有幾天。

看著這些家夥冷靜下來,林奇滿意的點了點頭,他對著理查德勾了勾手指,把那份名單拿在手裡,低著頭一邊看,一邊說,“從小學開始,到走進社會,我們都知道這個世界上不僅有獎勵,還有懲罰……”,這半句話突然間讓房間裡的氣氛有些沉重起來,他們不知道林奇說的是什麼意思。

林奇看完名單把它交給了薇菈,然後回過頭來看著其他人,“在我這裡也一樣,我們在和時代賽跑,我不能把有限的資源浪費在你們其中一些人的身上。”

“我聽說你們中有人最開始的三四天時間裡都沒有出去工作,隻有最後兩天才開始進入角色,可能我們之間對待工作,生活的看法不太一樣。”

“我不會勉強你們必須認同我的價值觀,同樣我也不會體諒你們的價值觀,十七個人,最後五名被淘汰了,你們可以收拾東西回家了……”

一開始的時候林奇就談過這個末位淘汰製度,當時沒有人在意,甚至很多人都忘記了這個說法,因為在很多人看來,他們反正一周之後就要離開,有沒有淘汰什麼的無所謂。

但當他們此時見到了以報童,理查德和伍德這樣的人為首的頭部銷售人員和他們的提成時,這些人就不願意離開了。

說一句不好聽的,他們就算在這裡睡大覺,一個月能都賺個幾百上千,他們為什麼要走?

可林奇的一句話直接把他們打入深淵,那個拿著四百塊錢還沾沾自喜的家夥更是連手中的鈔票都沒有抓住,整個人都傻掉了。

於是很快兩夥人,分成了三夥人,孩子們還是保持著獨立,他們站在林奇身後稍微遠一點的地方看著這邊發生的事情,有些超然於外的感覺,這也是伍德一開始疑惑這些孩子和林奇關係的原因,他們和林奇的關係並不太像是員工和老板的關係。

第二批人則是理查德,伍德這些能留下來的十二名業務人員,末位淘汰製度雖然讓他們感受到了緊迫的感覺,但也讓他們有了一種優越感。他們冷眼旁觀一分鐘前還和他們稱兄道弟的人。

第三批人,他們的表情很奇怪,有的人臉上掛著悲傷的表情,有的人在後悔,有的人在驚慌,也有的人在憤怒,他們都在看著林奇,說著自己想要說的話,希望能夠挽回機會。

麵對他們的哀求或者憤怒,林奇並沒有立刻表態,隻是看著他們,等了大概三五分鐘的時間,所有人都覺得這一切都無法改變的時候,林奇突然開口了。

“其實我可以給你們一次機會,或者說你們還有挽回這份工作的機會。”

“從下一場交拍會開始,我會固定競拍席位的總數,理查德……”,他看向了理查德,後者應了一聲“波士”後站了出來,林奇看著他說道,“你們這些人,將免費得到一百個競拍席位,包括孩子們,席位數量不變,而且免費。”

“你們……”,他收回目光看著眼前的這些人,“五塊錢一個席位,有效期隻有一次,這是對你們的懲罰,但又是你們的機會。”

“隻要你們找來的人在成交價上能夠超過你們的‘成本’,你們可以賺到很多錢。”

“繼續,還是結束,選擇權在你們!”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