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567 彆停(1 / 2)

加入書籤

林奇很喜歡賭場,並不是因為他喜歡賭博,自從他第一次賭博輸了五塊錢心疼了半天之後,他就意識到賭博和自己沒有什麼緣分了。

他不是一個喜歡賭博的人,也無法癡迷其中,讓他為之著迷的其實是賭場中的人生百態。

他遇到過一個賭術高手,真正的高手,這個高手的勝率很大,不是作弊的那種,就是真正的憑借某種玄之又玄的實力的那種。

林奇和他交了朋友之後,他告訴林奇,他其實沒有太多心得,他贏錢的方法就是觀察。

觀察每一個人細微的表情變化,快速的透過數次觀察分析出一個高效可靠的觀察模式,然後把接下來的牌局帶入到這種模式裡,他就可以輕易的躲開所有有可能讓他輸錢的概率,讓自己贏錢的概率極大的提升。

每個人拿到好牌和壞牌都有一個下意識的變化,有些生理上的變化是不受人為控製的,比如說瞳孔的收縮和擴大,比如說突然改變的呼吸習慣。

除了這些之外還有一些小動作,比如說手部的小動作,比如說眼神方麵的小動作,比如說突然調整的坐姿。

其實拿到好牌的人第一個接近本能的想法就是隱藏自己的真實狀態,可就是這種想要隱藏的狀態,往往會出賣他們。

林奇的觀察能力也是那個時候開始提升的,在他通過觀察賭徒的表情變化從而贏了一個人的錢之後,他就開始喜歡這裡。

每個人對喜怒哀樂的表達方式各有不同,這是一種很有趣的遊戲,你得找到那種規律,然後驗證自己的猜測,最終帶走彆人口袋裡的錢。

金錢的輸贏已經不再重要,那隻是無所謂的添頭。

海倫被林奇拉了一下,她才反應過來,跟著林奇換了二十塊錢的籌碼——隻有一個籌碼。

在這艘豪華遊輪上,現金和籌碼具有相同的價值,在可以使用現金作為支付方式的地方,用籌碼也具備了相同的價值和權力。

值得注意的是,一般來說遊輪上的籌碼在下船之前必須全部兌換,就算有些乘客打算參加下一年的郵輪航行,這些籌碼也不建議保存。

因為等到了下一年,為了防止某些人動一些小心思,遊輪會使用新的籌碼。

這些年裡科技越來越發達,各種以前人們沒有遇到過的事情頻頻發生。

偽造支票的,製造假幣的,偽造籌碼的……,什麼樣的都有,更可氣的是一開始人們還不能發現,總是會讓人蒙受損失。

很多賭場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更換一批有新的防偽標識的籌碼,來杜絕一些人通過偽造籌碼的方式牟利,可依舊會有些人能跟得上賭場換籌碼的速度。

好在遊輪上的賭場不需要擔心這些,每次出海時使用的籌碼也和上一次不一樣。

此時林奇手裡的籌碼是一枚就是嶄新的籌碼,綠色的花邊以及中間的二十代表了它的價值。

“一個夠嗎?”,海倫看著林奇手中唯一的籌碼,表達了她不太信任的想法。

相較於女孩不那麼自信的提問,林奇就顯得自信多了,“足夠了!”

海倫有些崇拜的看著林奇,在這段時間接觸中海倫被林奇身上一種讓人無法忽視的自信所吸引,更吸引人的是他仿佛永遠都是對的,永遠都不會犯錯,他的每一次決定,看似好像沒有太多的思考,但總能卡在最正確的節點上。

一個永遠都不會犯錯的男人,這就是林奇還海倫心中的形象,此時林奇說一個二十塊錢的籌碼足夠了,那就一定是足夠了,她堅信這一點。

她甚至相信隻要林奇願意,他能用著二十塊錢的籌碼贏下這條遊輪,隻要對方給他這樣的機會。

但很快,她發現自己其實並不像她自己想象中的那樣了解林奇,他總是給人帶來一些讓人無法理解的新鮮感,還有不知道算不算驚喜的驚喜。

“你……好像輸了。”,站在賭桌邊上看著林奇把唯一的籌碼放在投注區,然後看著荷官把那個籌碼帶走,沒有任何的意外和反轉。

林奇很隨意的點著頭,“是的,我輸了。”,他很直接的承認了,沒有給自己找理由,痛痛快快的承認了。

“我以為……”,海倫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內心的感受,“我以為你說‘一個籌碼夠了’的意思是,你用一個籌碼就能一直贏錢!”

她是真的這麼想的,林奇當時臉上的自信,他輕鬆的語氣,都給了女孩一種莫大的信心,讓她堅信林奇依舊能夠創造奇跡。

可……這才第一次投注,就輸了,這有點讓人接受不了哇!

林奇倒是很無所謂的和賭桌邊上其他的玩家打招呼後站起了起來,並且帶著女孩朝後麵走去,“我說的夠了是我每次來賭場,隻玩二十塊錢的,絕對不會超過二十塊錢。”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