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04 委屈的快要哭出來的林奇(1 / 2)

加入書籤

下午,林奇在一個露天咖啡屋和女性權益保護者協會的人見了麵,一名三十來歲的男性,一名三十歲上下的女性。

“林奇……”,林奇一邊自我介紹,一邊和他們握了握手,這兩個來人也沒有表現出太過於強烈的憎愛,反倒是很客氣的和林奇握手之後,坐在了桌子邊上。

經濟不景氣讓露天咖啡店的消費者比以前少了許多,在過去,這裡經常會坐滿人,但是現在,整個路邊小花園裡隻有兩桌。

一桌是他們,另外一桌則是一對年輕的男女,看上去不似普通家庭。

“我從其他途徑聽說我和你們之間可能存在一些誤會……”,他的話說到這裡就停了下來,引出這次見麵的目的,剩下來的就是溝通。

坐在對麵的兩人對視了一眼,其中的男性點了一下頭,“有可能是,林奇先生,你認識一名叫做朱莉的女士嗎?”

來者也沒有回避,直接把問題的核心拋了出來。

朱莉算是塞賓市女性權益保護協會一個還算有一點份量的成員,早些年塞賓市橄欖球俱樂部正火的時候,朱莉的影響力比較大,可以借助俱樂部的名氣自己或和一些球員一起發表一些看法,人們也有耐心看著她說些協會需要她說的話。

但是這幾年她在塞賓市輿論和民眾的眼中影響力逐漸消退,她在協會中的地位也開始下降,不過鑒於以前她的努力工作,有些人還是很看重她的。

總不能因為她有影響力的時候就表現一個樣子,沒有影響力的時候就表現出另外一個樣,這樣不太好。

昨天朱莉被解雇之後就去了協會,然後找到她的幾個朋友把這件事說了一下,經過一場短暫的閉門會議之後,協會方麵決定幫助朱莉討回公道。

其實啊,哪有什麼公道好討回?

經濟不好,各個層麵都在凋零,協會方麵也有這樣的問題,會費難以收取,申請的資金批不下來,社會上的讚助也越來越少,再不動一動,鬨出一點動靜,塞賓市這邊的分會可能都要解散了。

不管是折騰一下林奇,讓那些有大量女工的企業明白他們的價值和重要性,還是讓上麵的協會劃撥一些維持資金下來都很重要,當然前提是一定要鬨出動靜。

至於為什麼是林奇,誰讓他被抓住了把柄呢?

林奇也沒有回避,他點了點頭,“我和朱莉女士在工作方麵存在分歧,難以找到平衡,所以我把她解雇了……”,他似笑非笑的頓了頓,“我記得我多補償了她一個月的工資,我違法了嗎?”

按照拜勒聯邦目前現行的法律,沒有提前辭退對方隻需要補償一個月的工資,這樣能給對方一個月的緩衝,不會因為突然間被解雇在生活上造成問題。

林奇一點也沒有違法的行為,協會這邊也不會拿這個來說這件事,即使鬨上拜勒聯邦最高法庭,林奇也沒有做錯任何事情。

坐在一旁的女性,她自我介紹的時候自稱是“泰勒”,此時的她表情微微有一些嚴肅,有一種很特彆的東西從她身上逐漸的發出。

這讓林奇能夠感覺得到,她在協會中一定有一定的地位,這種弄氣勢往往被人們稱作為上位者的氣質。

“林奇先生,朱莉女士和我們談起了你們分歧的原因,她說你要創辦一擋以女性運動員為核心的體育運動,但有涉嫌取悅男性的成分,在她主張女性應該享受到的權利時,你開除了她,是這樣嗎?”

坐在她身邊的男性偏頭看了泰勒一眼,他覺得泰勒有些過於急躁的想要把這件事結束掉,不過他也沒有說什麼,泰勒是這邊協會的副會長,還是有一些權力和地位的。

他們的目的就是鬨一鬨,製造輿論,給林奇壓力,讓人們看見他們的力量。

“如果說一項運動的觀眾有男性就是羞辱女性,泰勒女士,你覺得我現在在羞辱你嗎?”

泰勒愣了一下,她的腦子正在處理林奇的前半句,她覺得這種說法有點混淆概念,緊接著就要麵對後半句。

一個女強人不應該被人為難住,她的臉色在微微發生了一些變化之後,輕微的搖了搖頭,但她沒有說話,這樣即使出現一些後續的情況,在她弄清楚了林奇的想法後也能隨時改變自己想要表達的內容。

搖頭可以是肯定,也可以是否定,怎麼說全在於她自己。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