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05 毫無疑問,我滿身都是優點(1 / 2)

加入書籤

“你是不是和林奇之間有什麼個人的矛盾?”

泰勒回到協會之後第一時間把她和林奇見麵的結果告訴了大家,朱莉很快就被一個電話找到了協會這邊來。

在這個不景氣的時候,兩千個給女性的工作崗位足以讓塞賓市女性權益保護協會成為本州乃至全國的焦點。

輿論一旦跟上,上級協會必然會加大對這邊的關注力度。

有關注度,有著實存在的功績,就能夠得到更多來自社會上的援助,大家的日子也就更好過一點。

組織遊行示威,組織集會,為協會全職工作人員發放工資,還有日常的消耗,這些都是要錢的。

但是作為一個非營業性的民間組織,他們自己沒有什麼經營單位機構,隻能靠上級協會撥款和社會讚助,還有一些自發的捐款。

兩千個工作崗位足夠讓他們擺脫現在的局麵,所以當大家稍微了解了一下之後,朱莉立刻受到了聲討。

這邊分會的會長也是一名四十歲上下的女士,搞女性權益運動的這些人大多都是這個年紀,年紀更大一些的思想也更加的傳統,她們也沒有精力和體力去搞這個,甚至她們不會覺得自己是不幸的,自己的生活是痛苦的。

隻有那些年紀小一些的人才會看重這些,希望自己能夠得到更多和男性平等的權力,並且願意為此奉獻自己個人的力量。

會長叫做伊蓮娜,來自一個中產階級家庭,事實就是這樣,本州的州協會會長據說還是政治家庭出身,有時候她們的確比普通的女性更清楚這個社會的運作方式。

伊蓮娜的提問頓時讓朱莉有一種天旋地轉的感覺,她也從其他人的目光中感受到了一種叫做“敵視”的情緒。

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昨天晚上這些還要為她向林奇討回公道的好姐妹們,一下子調轉了方向來針對她?

她的臉色微微有些發白,搖了搖頭,否定了會長提出的看法,“昨天是我第一次見到林奇,我們之間沒有矛盾?”

就在這個時候,和林奇見麵的那名男性——他的工作是協會雇傭律師,任何一個完善的機構組織都需要有自己的律師,在他們和林奇告彆之後,林奇突然又補充了一句。

他談到了朱莉昨天的裝束問題,認為這可能是一個問題所在。

此時這位律師輕聲的說道,“昨天你穿了一件開胸的襯衫,以及一條很短的短裙,是嗎?”

朱莉不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她猶豫了一下,不過還是點頭承認了,有些東西藏不住,而且她不認為自己沒有選擇自己穿著的權力。

自由的穿著打扮也是女性權益運動以來爭取到的權力,這和化妝等被視為最成功的的平權項目之一。

律師再次點頭,“你想勾引林奇,但是沒有成功,所有你對他產生了某種痛恨甚至是仇恨的情緒,對嗎?”,律師說完不顧朱莉瞪大了眼睛一臉難以置信的模樣,繼續說道,“我上午的時候詢問了一些比較熟悉你的人,他們對你的穿著評價都是‘保守’……”

他說到這裡適時的閉上了嘴,雖然他沒有繼續說,但在他的引導下,會議室裡的女性們的表情基本上都發生了變化,包括了伊蓮娜會長的表情也發生了變化。

在這裡的人都認識朱莉,以前朱莉經常和球員為女性權益保護者協會站台,在輿論上支援他們,在這些人的眼裡朱莉的確是一個穿著保守的人。

加上她在一個全都是男人的職業運動俱樂部工作,如果穿著太暴露的話,有可能會引起一些麻煩甚至是危險。

儘管這個社會不願意承認,但又不得不承認,那些職業運動員的文化水平與個人涵養,包括了他們對法律的了解,都在水平下之下。

有時候他們這個群體經常會爆出一些讓人匪夷所思的醜聞來,所以在這人麵前穿著爆率不隻是有麻煩,還有危險。

一個穿著保守的人突然變得穿著暴露……,無論她最初的目的是什麼,現在都解釋不清了。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