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07 規則之下沒有人情(1 / 2)

加入書籤

林奇和本地女性權益保護者協會會長的會麵,注定是一場成功的會麵。

在雙方都做好了準備的前提下,隻要沒有突破對方原則上的底限,就沒有什麼東西是談不攏,談不了的。

林奇很直接的告訴了伊蓮娜會長,他目前可以在前期先拿出大約一百個工作崗位出來,有些和女子橄欖球運動員以及相關的配套工作有關係,而另外一些則和他的星際貿易公司有關係。

公司要擴張,不能總是弄一群大老爺們在那裡,有時候他們互相打雞血的確能夠振奮士氣,可是也不能因為硬度上的增強忽略了韌性上的降低,否則即便是鋼鐵,也會和玻璃一樣一摔就碎。

需要解決這個問題就是加入一些女性員工作為調劑,同時林奇打算把話務工作也安排上,到時候需要一些話務員來。

比起那些容易惱怒,沒有什麼耐心的男性,女性們更適合這個工作。

伊蓮娜會長再次高度讚揚了林奇的誠實,當然她也有一些自己的要求和看法。

工作崗位的建設肯定不是三五天就能完成的,否則整個世界的女性同胞們早就站起來了,她可以理解這需要時間,不過她希望林奇在安排這些崗位的時候,最好能和本地的協會有一個溝通,哪怕隻是打一個電話。

這樣能夠避免他們之間產生的誤會,也能讓一些效率變得更高,作為本地協會的會長,她表示有些工作林奇可能不那麼好做,但是讓協會來做就比較簡單了。

總體來說就兩件事,第一件事女性權益保護者協會將會全麵支持林奇在本地乃至州內推動“女性職業運動員”的計劃,伊蓮娜女士還會發動自己的力量,在全國範圍內儘可能的掀起一場體育平權運動。

第二件事,林奇需要提供更多的適合女性的工作崗位給伊蓮娜會長操作,也隻能提供給她,包括了其他城市的工作崗位,都交給塞賓市的協會來安排,這就是伊蓮娜會長的底線。

雙方沒有太大的分歧就達成了口頭上的協議,在場的還有其他一些人,他們作為第三方見證者,這種口頭的協議本身其實已經具備了法律效益,隻是它不像是正式的合同那樣簡單明了,也有可能存在一些變數。

在雙方沒有爆出新的,不可調和的矛盾之前,不需要擔心這些。

從協會出來之後,林奇就去了俱樂部,昨天簽過協議之後這家俱樂部就已經是他的產業了,今天凱恩把所有人都召集在了一起,等待著新老板的巡視。

對於有人願意接手俱樂部,俱樂部內的其他人也是非常開心的,至少他們不需要每個月去聯運會看彆人臉色拿工資了,至少他們有了一個可能還算光明的未來。

那些不願意轉會,主要是沒有人要他們的職業運動員終於可以回歸運動場了,他們已經受夠了工作的辛苦,還是當運動員輕鬆一點,也更賺錢。

中午過後,林奇就來到了這邊,他隻是把上午的發行稍稍換了一下,換上了一套深色係的職業裝,一下子就把一個年輕多汁的帥氣年輕人,變成了一個看上去老成的成年人。

在俱樂部後的訓練草坪上,林奇看見了這些人。

他們加起來大概有三十多人,每個月僅僅是工資都要超過七千塊,林奇簽下協議的那一刻,聯運會前來負責簽字的人,臉上都快笑開了花。

有林奇接手,他們就不需要負擔一個廢物俱樂部的維持費用,更何況還有一筆“債務”。

看著這些人林奇沒有直接表態,他隻是簡單的談了談對俱樂部未來的看法後就讓他們先去做自己的事情,並把凱恩叫來了辦公室。

關上門,經理辦公室內的氣氛有些凝重起來,林奇坐在辦公桌後看著凱恩,麵無表情,眼神有些深沉,這讓凱恩的心一直往下沉,同時感覺到了一絲不易呼吸的窒息感。

“老板……”

他開口說了一句話,打破了房間裡的寂靜,可他後麵的話沒有說出來,林奇就打斷了他,“這些人中除了電工,水工,其他人全部開掉,包括運動員。”

凱恩擠出了一個很難看的笑容,三十幾人裡,水電工加起來也就三個人,剩下的都是原來一隊二隊的運動員和一些相應的從業人員,包括了教練和教練助理,還有保潔人員。

一個球隊的運作不是說隻需要一個教練就能完成了,一個主教練下往往還有體能教練,爆發力教練等細化的分類教練,這些教練負責的是根本主交流的需求安排日常的訓練工作。

他們的下麵還有一些助理,來記錄每一個運動員的身體情況,以便於主教練在需要的時候可以隨時掌握每一個運動員的身體情況。

這是一個不算小的群體,除了他們之外還有一些沒有能夠轉會離開的運動員,這些人本質上其實已經不是運動員了。

他們一邊拿著聯運會的最低生活補貼,一邊在外麵找工作上班,其中有不少人的體型完全的走形,更重要的是他們的年紀都大了。

職業運動員的職業生涯就那麼前後十來年的時間,這還是指他們在能夠保持狀態,不斷參加比賽和訓練的情況下。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