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09 對困境中家庭的人道主義關懷援助(1 / 1)

加入書籤

看了一會《交易報》後,林奇又拿起了本地報紙,交易報上了解的東西大多數都是一個宏觀方麵的變化,對現在的林奇來說沒有太多的作用。

反倒是本地的一些報紙可以為他提供一些重要的信息,讓他更快的了解到一些本地的變化。

比如說又有幾家工廠倒閉了,大量的失業工人湧上街頭,讓本來就不那麼安全的治安環境變得更加的不安全。

比如說某個家庭的公貓居然懷孕了,肚子腫脹的看上去好像很快就要生了,貓主人據說還給這隻公貓請了專門的護士來看護。

比如說農場裡的擠奶工說他被外星人綁架了,外星人搶走了他的一撮腿毛,又把他放了回來,他還在畫家的幫助下畫出了外星飛船的樣子和外星人的模樣。

以及……,林奇看了一眼目錄,翻到了本地新聞報的中版,上麵有一小塊消息,消息稱不久前轉送到其他地區監獄服刑的前稅務局調查組組長邁克爾,承認自己要求自己的孩子為自己承擔下一些責任,以此來逃避法律的製裁。

現在他認識到了自己的過錯,向監獄管理人員自首,並且在昨天的時候法庭宣判了。

小邁克爾被無罪釋放,但是邁克爾的刑期則被增加了四十個月,三年零四個月,加上之前的刑期,就算約翰遜局長想要動用“特殊人才征用條例”把邁克爾撈出來,恐怕也沒有什麼機會了。

七年之後約翰遜局長都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也許他還有能力這麼做,比如說他升入了州辦公室擔任顧問一職。

但也有可能他沒有能力這麼做,我們都知道,倉庫管理員根本啟動不了這樣的條例,哪怕他名義上升入了稅務局州立辦公室。

這是一樁不知道該說它劃算,還是不劃算的“買賣”。

也許在不同的人眼中它有不同的價值,比如說在邁克爾夫婦的眼裡,至少這樁交易是劃算的,小邁克爾提前了幾個月的時間從監獄裡出來了,並且還獲得了“無罪”這樣重要的判決。

州法庭參考了一些具體的實際情況,認為如果邁克爾要求小邁克爾做一些事情,雙方作為父子,同時又是主從關係,小邁克爾難以拒絕。

加上小邁克爾的年紀,所以包庇罪和偽證罪名並沒有成立,州法庭的法官很人性化的給了小邁克爾一個“無罪”的最終判決。

這也意味著原本落在了小邁克爾卷宗上的人生汙點因為這次判決,以及邁克爾額外的三年多刑期徹底的抹除了。

他的人生軌跡發生了一些變化。

就在林奇撇了撇嘴對邁克爾的遭遇表示憤慨和一定限度基於人道主義的同情時,門鈴響了起來。

林奇放下報紙,拿著手巾擦了擦嘴,起身走向客廳,女傭簡單的收拾了一下餐桌上的東西後,又忙著去給林奇開門了。

這年頭一份好工作非常的難得,更何況是這樣隻需要打掃打掃衛生的工作。

林奇一般隻要不在家,她就會躺在沙發上看電視打發時間,每個月還有一份不錯的薪水,她很在意這份工作,這也是她想要私底下和林奇談談的原因,她希望能在這裡乾的再久一些。

房子的大門很快就被打開了,站在門外的約翰遜局長看見女傭的著裝時愣了一下,很快就轉移開了目光。

鬼知道這些人會不會有一些難以啟齒的小癖好,萬一因為多看幾眼惹惱了林奇,或者發生了一些意外,他真的是有嘴都說不清。

在簡單的詢問之後,女傭引著約翰遜局長去了客廳,然後主動離開。

“我剛才還在報紙上看見了你。”,林奇和約翰遜局長握了握手之後坐了回去,他翹著腿,麵帶微笑的看著約翰遜局長,“有什麼為你效勞的嗎?”

看上去是一個很正常的態度,但是約翰遜局長卻感覺到了被林奇表麵這些東西隱藏起來的一種氣質,一種說不上來的東西,孤高?

也許是,也有一點像是傲慢,不是很好描述。

他說的話,他的表情隻是為了敷衍自己,約翰遜局長很肯定這一點。

他沒有在意林奇的這些表演,反而有些奇怪的問道,“我上了報紙嗎?”

按照沒有明文的規則來說,一個地區某個權力機構的一把手,在沒有征得對方同意的情況下,這些人是不會主動的出現在媒體和民眾的麵前。

一方麵是為了保持和保護他們的神秘性,另外一方麵也是為了不給他們造成麻煩。

這個世界總是有很多的瘋子,他們從來都不會考慮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符合規矩,他們隻會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包括去騷擾一些在他們看來傷害了自己的人,哪怕其實並不是這樣。

林奇點了點頭,“我看見邁克爾的刑期增加了……”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約翰遜局長撓了撓頭,苦笑著說道,“我就知道瞞不過你,是我做的,這也和我的來意有關係。”

林奇微微頷首,意識他繼續往下說,同時他也意識到了約翰遜局長來這裡的目的。

但他不會主動說出來,有些話他自己說,可能價值更大一些,但有時候他自己說了,反而起不到太好的效果。

邁克爾在服刑,小邁克爾也在監獄裡獨家,邁克爾的妻子可能到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麵對接下來突然變化的生活,這個家庭中的任何一個人,都不具備改變現狀的能力。

能改變的,也有權利這麼改變的,隻剩下一個人,那就是邁克爾的老上司,約翰遜局長。

林奇不會懷疑是邁克爾的同事們做的,那些人無論是基於怎樣的情況踩了邁克爾一腳,他們都不會讓自己和邁克爾之間再有什麼聯係,隻有約翰遜不同。

這是一個老好人,有時候太善良很難說是對還是錯。

在猶豫了一段時間之後,約翰遜局長有些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我前兩天見過邁克爾,他說這件事到此為止了,同時也為他以前對你做的那些事情感到後悔,並且讓我轉達他對你的歉意,希望你能夠原諒他……”,林奇點了一下頭表示自己知道了,但從他臉上沒有什麼變化的表情來看,似乎對邁克爾的表態很無所謂。

想一想也是,十年後,一個剛剛出獄的犯人,一個可能已經更加成功的大人物,彼此之間早就沒有產生瓜葛的機會了,他為什麼要在意?

但有些事情還是需要解決,約翰遜局長硬著頭皮繼續說道,“這件事……我們花了不少錢,小邁克爾回來之後要轉到其他地方的學校去重新學習,加上一些其他的費用……”

約翰遜局長下意識有些局促的搓了搓手掌,老實說他可能不是一個優秀的人,但是他幾乎從來都沒有犯過法,更沒有像今天這樣過,主動的做些什麼。

聽到這裡,林奇意識到差不多了,他首先表明了一下自己的態度,“我和邁克爾之間沒有什麼好處的,也沒有什麼交情,就算他的妻子和孩子不得不去路邊乞討,那也是他們應得的。”

“但是……”,他的話鋒一轉,“我和你是好朋友,你有困難的時候我願意幫你,這不是看在邁克爾那些狗屁話上的原因,是因為你,約翰遜局長。”

林奇的話讓他有些惱怒,有些歎然,但又有些莫名說不上來的得意?

其實任何一個人的價值被其他人肯定的時候,而且是給了一個更高的肯定時,他們都會為此開心。

“我不知道……”,約翰遜局長有些茫然。

林奇則掏出了轉賬支票本,寫上了一個數字後遞了過去,“看在你的麵上,本著人道主義精神,我願意救助這個可憐的家庭,但是這筆錢我需要有人監督它的使用,並且分次交給他們,你有時間去做這件事嗎,約翰遜局長?”

撕拉一聲,支票被林奇從支票本上撕了下來,拿捏在手中,他在等著對方的回答。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