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10 善有善報,樂於助人(1 / 2)

加入書籤

從林奇家裡離開的時候,約翰遜對於林奇的感覺,態度都變得非常複雜起來。

之前林奇給了他一筆錢,他查了一下,兩萬塊錢,這不是一筆小錢,林奇當時的說法很討巧,說是給他一個照顧邁克爾家人的機會。

這種說法讓約翰遜對林奇的惡感減輕了不少,不管他是如何說服自己的,總之林奇和邁克爾之間的問題並沒有繼續延伸出去,林奇反而選擇了後退一步,在邁克爾被判決後反而拿出了一筆錢來安頓邁克爾的家庭。

他不是一個好人,更不是一個好東西,可不知道為什麼卻不給人機會去赤果果的憎恨他,有惡感,卻不多。

而且整件事的起因都是因為邁克爾自己,用媒體的話來說,林奇一直都是一個受害者。

這次的事情是邁克爾自己提出來的,他坐牢了,而且時間也不算短,也有了心理準備。

在監獄裡碰到了一個自學成才的律師獄友,據說這個家夥因為一些小事情被送進了監獄裡,他自學法律,打算出去考一個律師證,就算考不上,下次也不會被莫名其妙的關進去。

可能是基於大家都屬於被陷害的感同身受,這位獄友和邁克爾談論起了一些這些事情,反正他已經坐牢了,為什麼還要讓自己的孩子和自己一起倒黴?

如果他把小邁克爾的罪名攬在身上,他的孩子至少有很大可能還會有一個光明的未來。

有了這樣的想法之後邁克爾就聯係了約翰遜,因為他關押的監獄並非是塞賓市地區監獄,換了一個地方關押,避免監獄裡有人認出他曾經是有“牌照”的人,被裡麵的人惡意報複。

所以本來應該很簡單的一些事情,變得不那麼簡單起來。

服刑人員自首引發的調查和訴訟會比一個普通人自首然後發起調查訴訟難一些,這裡麵有些地方要打點,而且也不算太少——他們想要證明法庭判決錯誤,實際上等於在打司法部的臉。

即使邁克爾承認是自己以父親的名義讓小邁克爾承認那些他本來沒有犯過的錯,司法部也未必會承認他的自首行為,這簡直就是在告訴民眾,法庭在沒有調查出事實的情況下,僅憑借一些證詞就直接有了結果,這不是什麼好事情。

所以哪怕邁克爾在監獄裡想要自首,都是一件很複雜的事情,複雜到約翰遜最終還是動用了林奇給他的那筆錢。

加上邁克爾在銀行裡的一些積蓄,湊齊了五萬五千塊,打點完所有的事情之後這件事情才迎來的轉折。

同時,也因此有一名正在實習期的工作人員因為瀆職等原因,被解除了職務。

現在小邁克爾那邊還有一些手續沒有走完,今天下午就能出獄,這本是一件好事情,但又是一件麻煩的事情。

他們的錢用完了,邁克爾的積蓄已經用完,林奇的錢也用完了,約翰遜局長自己也填了一些錢進去。

邁克爾的妻子並沒有任何工作的經驗,自然也不具備工作的能力,她沒辦法養活自己和自己的孩子。

加上小邁克爾有可能要轉學甚至轉到其他城市的學校去,這又是一筆驚人的開支,這個已經支離破碎的家庭很難再支撐的起了。

約翰遜局長是一個好人,可是好人不意味著可以沒有底限,他能夠拿出一部分自己的錢來幫助邁克爾和他的家人,但不可能無止境的拿出錢來幫助這家人。

他的確對邁克爾有些愧疚,畢竟最後是他做出放棄邁克爾的決定的,但是愧疚不會成為無償幫助這些人的借口,更何況他自己也有家庭,自己也有孩子,孩子們也有孩子,他也需要錢來生活。

等他退休之後失去了主要的經濟收入,養老保險隻能讓他活的比較輕鬆,可醫療基金等問題還是需要錢來解決,他必須攢一點錢。

任何一場疾病都能摧毀一個中產階級家庭,這也是為什麼隻要拜勒聯邦的總統在上台前宣稱自己已經有了解決醫療問題的方法,就會得到人們支持的原因。

人們實在是看不起病了,雖然這個國家看上去那麼的富有,但人真的不能生病,也看不起病。

這就導致了約翰遜局長需要有人來伸手幫助他們,一開始他考慮過讓稅務局捐款的方式,可後來想了想放棄了這個想法。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