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

0111 林半城的林老爺(1 / 2)

加入書籤

目送約翰遜局長以及小邁克爾母子離去的獄警把目光從遠去的汽車背影上收了回來,一邊關上監獄的大門,一邊和同時開著玩笑,“看見了嗎,這就是有錢人的特權,剛關進去才多久就被放了出來,而且他的妻子那麼年輕,當他的女兒有可能年紀都小了些……”

旁邊的同事嘿嘿的笑了笑,搖著頭沒有再說什麼,像他們這種人能夠見到很多普通人永遠都見不到一些畫麵。

有些人前腳進監獄,後腳就能離開,這幾乎都成為一種慣例。

有些人進來的時候就非常的風光,根本就不像是來坐牢的,而是來接受人們敬仰的,當然他們也的確做到了。

這些人離去的時候同樣無比的風光,僅僅是在監獄外前來迎接的車隊都至少有十幾輛甚至幾十輛之多。

在這裡有時候還能夠看見一些本地名人被一群他們在外麵看不上眼的家夥們毆打,被打的喊爸爸。

也能夠看見一些人明明被判了刑,不僅可以隨意的出入典獄長的房間,還能隨意的進出監獄。

有時候他們這些獄警,包括工作人員,還會偷偷的帶一些女人進來,總有那麼一些人有能來把監獄變成酒店。

有時候看多了,什麼都不會覺得奇怪,一個個五六十歲的老頭娶了一個三十來歲的妻子,生了一個十幾歲的兒子有什麼過分的嗎?

不,一點都不過分,甚至都沒有一些監獄裡的事情離奇。

另外一邊,林奇吃早餐之後就和費拉勒一起去了市政廳,接下一個職業體育俱樂部,要重振塞賓市的體育精神,如果隻是為了使用城市體育館,林奇絕對不會承擔下這份責任。

經營職業的體育事業有多難,投資有多大,他很清楚,窮一點的集團公司都未必玩得起,更何況他還沒有這麼大的能耐。

但是富有富玩,窮也有窮玩的方法,他選擇的就是窮玩的方法,同時他的目的也不完全都在體育館的使用權上,而是想要跑馬圈地。

他給市長畫了一張大餅,那麼自然市長和市政廳方麵,也要有能夠放下這些大餅的籃子。

這就像是他給理查德這些人畫餅一樣,首先要有能力,才有機會看見他畫的餅,如果連能力都沒有,自然也不具備看見這個餅的可能。

畫餅看上去好像是單方麵的一種類似欺詐誘導的語言技巧,但實際上這本身是一種交易行為——出售夢想。

購買夢想是需要支付代價的,有可能是很簡單的身體力行,也有可能是一塊地。

來到市政廳沒有多久,市長和林奇簡短的見了一麵之後就匆匆離開了,他這段時間很忙,總有做不完的事情。

林奇則和費拉勒一起來到市長辦公室裡,有市長打過招呼,加上費拉勒這個熟人在,也不會有人這麼不開眼的攔著他們。

最後林奇站在了一張巨大的地圖麵前,一般人可能看不懂這張地圖,它不像是某些介紹地理的科普類書籍上的地圖,一眼就能看個大概。

這是一張規劃發展設計圖,有一部分是已經建成的,有一部分是在建的,有一部分是規劃中的。

各種大塊的色塊和線條充斥著這張圖,如果對這些東西不是很熟悉,可能一些普通人都找不到自己的家在什麼地方。

站在地圖前林奇看了一會,伸手點了點東南方向緊鄰著城市的一塊閒置空地,“這裡怎麼樣?”

費拉勒搖了搖頭,“暫時我們沒有向東南地區發展的未來計劃,其實西南會更好一點。”

塞賓市位於拜勒聯邦中南部偏南一些的位置,擁有八十萬人口,在本州來看已經是第四大城市。

城市的發展規劃往往會遵從幾個原則,地方的特色經濟,旅遊經濟,輕重工業經濟,勞動輸出經濟……

總之總要圍繞著一個核心去發展,塞賓市發展的核心就是圍繞著輕工業來發展,至於為什麼會圍繞著輕工業來發展,那是州政府的問題。

↑返回頂部↑

書頁/目錄